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龍城 > 第二十七節 會戰
    “來了來了,待會幫我找好角度!一定要把我一米八大長腿拍出來!”

    “準備好了沒?把無人機放出去,找好角度!根據我的經驗,這次視頻可以賣個不錯的價錢!”

    “Z-1178無人機是誰的?麻煩挪挪位置,擋住我的無人機了!我開了直播!”

    長長的光甲專用通道盡頭,大門滑開,光線涌入。

    一具并不高大的光甲身影出現,它仿佛鑲嵌在白光之中,殺氣騰騰。

    人群更加興奮,親眼見證如此好戲,不打卡留念一下,怎么證明自己在現場?

    光甲泊區擠滿了人,他們頭頂漂浮著密密麻麻的自拍無人機,看上去就像一群嗡嗡的馬蜂。

    飛入光甲通道,龍城徹底放心下來,鬼火劍放入劍匣,背在燕隼背上。他在總結今天的戰斗,總體來說完成得還行,亮點是自己沒殺人,還不夠好的地方是戰利品太少。

    不過沒關系,只要沒殺人,戰利品以后總是有機會。

    嗯,前面是什么?

    燕隼忽然停下來,龍城察覺前方聚集了很多人。他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尤其是經歷了趙雅影迷見面會的襲擊事件,他對人多的地方更加警惕。

    莫非有人埋伏?

    他搖搖頭,動靜這么大,還能聽到爭吵聲,好像是因為什么位置在爭吵。

    應該不是埋伏。

    可惜沒有高爆雷,要不然先扔兩顆過去探探路。

    他把高爆雷暗記在心,等手頭上寬裕一點,是要備點貨。這種常規武器,可以用到很多地方。想想自己空蕩蕩的光甲庫,空蕩蕩的武器庫,手上的鐵壁兩段就變得一點都不重。

    等等,莫非這些人是想打自己手上戰利品的主意?

    上個訓練場,只要好一點的裝備,就會成為所有人哄搶的目標。

    腦控儀內,龍城舔了舔有些冰涼的嘴唇,殺氣乍現。

    左手的【嘆息之壁】重新找了一下重心,從半截光甲里扯出一段線纜,捆住雙腿牢牢套住燕隼的脖子,右手抓緊上半截光甲的手臂,如果遇到突發情況,掄起來可以充當重錘。

    在裝備中心內這種狹小的空間,龍城有把握在五個回合之內打出對方的腦花。

    燕隼殺氣騰騰走出光甲通道,進入光甲泊區。

    “來了!來了!”“耶!”“茄子!”

    啪啪啪啪!

    無數閃光燈驟然亮起,龍城眼前瞬間白花花一片,什么都看不見。

    不好!閃光彈!

    龍城身體做出本能反應,大盾倏地放置身前,眼睛緊閉,側耳傾聽,右手抓住的上半截光甲如同拖在地上的鏈錘,稍有異動就會掄起來給對方致命一擊。

    等了兩秒,沒有人。

    龍城的視野恢復正常,他警惕不減,又過了兩秒,還是沒人上來。

    到此時,龍城已經知道不是埋伏。

    剛才四秒,是最好的攻擊機會。

    燕隼沒有配備無人機,只能從大盾后伸出腦袋,映入他視野,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和密密麻麻的無人機。

    龍城嚇一跳,他猛地一縮腦袋,躲在大盾后面。

    縮腦袋是本能反應,龍城不明白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這些人難道也盯上自己的戰利品?可為什么他們在那又蹦又跳就是不上來搶?

    龍城一頭霧水。

    然而剛才那一幕,被許多人忠實地錄下來,立即引起一片歡呼。

    “哇!剛才那個動作好萌!”

    “哈哈哈哈,有一點可愛,像烏龜!”

    “烏龜縮殼!”

    一些熱情豪放的女同學,已經高喊:“龍城,我們約會吧!”

    “你長得這么丑,誰給你的勇氣?龍城,我們兩個約會!”

    約會?

    盾后的龍城聽到這兩個字,不由皺起眉頭,約會是什么?

    他只知道約戰,上次訓練營,有幾個家伙來和他約戰,說什么來一場光明正大的戰斗。龍城說好,然后約戰前一天晚上摸黑過去把這幾個悄悄干掉。

    龍城覺得約戰是很愚蠢的行為。教官說過,如果你想殺死一個人,你不要告訴他。

    約會……約戰……莫非

    ——是約一場會戰!

    想透了一切的龍城不由暗自搖頭,約戰已經是很愚蠢的事情,約會是比約戰更愚蠢的事情!

    不,也許可以等時機更成熟的時候,試試約會一場!

    等他的光甲庫停滿最好的光甲,等他的武器庫琳瑯滿目應有盡有,那就約一場大會戰,把他們一網打盡!

    免得自己一個個找上去,效率太低。

    想通一切的龍城,裝作若無其事,扛著比燕隼還高的大盾,拖著光甲身子掛著光甲腿,穿過人群。

    “太可愛!太萌了!”

    “粉了粉了!”

    “看看這氣勢,有沒有一種沙場歸來的感覺?”

    教官還曾經對龍城說,你是個殺手,殺手殺人悄無聲息,要隱藏你的意圖。如果你的演技不夠,那你只能選擇閉嘴。

    龍城保持沉默,目光掃過人群。

    這些人的光甲,都很不錯啊……

    啪啪啪,龍城這才注意到,閃光的是那些無人機。但奇怪的是,它們只是不停地閃,卻沒有進一步的攻擊。

    這樣的閃光彈有什么意義?

    真是奇怪。

    【天王宮號】,氣氛極度壓抑,中央屏幕上正在放著直播。燕隼拖著鐵壁二段,扛著大盾,健步如飛的場面,讓所有人臉色鐵青。

    樸鉉海氣得渾身發抖,血沖腦門。但是哈羅德在場,他強自克制,沒有發作。

    而當燕隼“靈魂一縮頭”,被直播的同學反復播放,異常的靈性。旁邊還同時放出烏龜縮腦袋的影像,堪稱神同步。

    直播現場歡聲雷動,女聲的尖叫聲不絕于耳。

    哈羅德輕笑一聲,就像述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看看,我們被玩弄了。我們光甲社威風掃地,淪為笑柄。今年的招新,會有人來嗎?不會有人來!這幫新生會說,光甲社啊,就是被龍城踩臉的那個?”

    “我們就像發臭的垃圾堆,人家大老遠就捏著鼻子繞著走。”

    他已經冷靜下來,有些時候他有些剛愎自用,但他不蠢。

    大家沒吭聲,這次陣仗搞得這么大,打臉也打得夠痛。

    一個大漢騰地站起來,甕聲道:“老大,我們盯死龍城!”

    “干死他!”

    “提高懸賞他的宿舍坐標!”

    哈羅德搖頭,他成竹在胸,冷笑道:“不,我們不把矛頭對準龍城。急什么,他又跑不掉。”

    “這次除了龍城,新生有不少脾氣大的,先把這些刺頭都收拾一下。不要我們自己動手,找個小社團,把水搞混。放出話去,針對新生,沒錯,針對所有新生!”

    “我們要把局面制造成老生和新生之間的矛盾,打得狠了,那些刺頭可不管是哪個社。既然我們光甲社招不了新,那干脆大家都招不了新。總不能我們光甲社在前面打生打死,他們在后面撿便宜吧。”

    “把水搞渾,來一場全校大會戰,多美妙!天天有人打架,龍城不是風紀處嗎?他又怎么躲得了?到時候,他在明我們在暗,嘿嘿。”

    大家眼睛都亮起來,老大這個辦法妙啊!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