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終極斗羅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謝幕
    “東暉!冰天棵怒吼一聲,可也已經來不及了。

    也就在這時,遠處也隨之響起一聲慘叫。冰天樑意識到了什么,臉色大變,瞬間翻身而出,化為一道刺目紫電掠去。

    可迎面而來的,是從他身邊掠過的大片的紅色光芒,正是積分。

    銀白色光芒閃爍,劉鋒面帶微笑地看著迎面而來的冰天樑,攤開雙手,做出一個“你能奈我何”的動作。此時,他身上多處傷口正在流血,可臉上只有笑容。

    電光爆發,劉鋒的身體在電漿中泯滅,可他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在凍千秋全力爆發的同時,他已經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在冰霧的掩蓋下追上了那名退開的二環魂師,不惜被對方重創,以傷換傷,硬是在金紋藍銀草的增幅結束之前將對方擊殺,奪下了對方的積分。

    死也值了!

    “渾蛋!”羽天氣得雙目通紅,他萬萬沒想到,在己方擁有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居然還讓對方殺了兩人。那女的似乎是在爆發之后泯滅了。可是,對方又殺了他們一個組的人。哪怕他們最終把對方的人全都殺光了,對方只能獲得整體一半的積分,也足以出線啊!

    凌天學院在之前那段時間積累的積分,大部分都被他們掠奪走了,哪怕是一半,也絕對可觀。

    羽天掄起陌刀,人隨刀走,直向藍軒宇撲去。他現在只想將這個家伙斬成兩半。此時他怎會看不出,這個人才是天羅學院這一組人之中的指揮者。藍軒宇看著他,臉上只有微笑。雖然一切都險之又險,但是,他最終的目的終究還是達到了,而且,似乎比他原本計劃的效果更好。凍千秋的強大,著實是彌補了他計劃中的缺陷。

    陌刀落下,他自然是無處閃躲,他卻突然抬起右手,用自己拇指上的指環迎向刀鋒。他想試試看還能不能再次召喚出先前的那柄畫桿方天戟。,但是,羽天并沒有重蹈覆轍。陌刀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竟避開了藍軒宇的手掌,直接切人了他的胸膛。

    “噗!”藍軒宇的整個胸口都被陌刀斬入。

    羽天這一刀下去,頓時有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總算是將這家伙殺了啊!他有絕對的信心,這一刀下去,對方的心臟已經被斬破了。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一瞬間,藍軒宇的雙眸突然變得特別明亮,竟是在心臟被斬破的情況下,猛地合攏雙手,做出了他最后的一個動作。

    七彩光芒伴隨著他自身白光的爆發而綻放刺目光彩彌漫,吞噬了他自己,也吞噬了手持陌刀,臉上還露出痛快神色的羽天。

    “轟——”七彩光芒爆炸,遠處的冰天棵此時才剛剛回過身來,正好看到那彩光將兩個人的身體完全吞噬。

    而就在那最后一瞬間,先前倒在藍軒宇身邊,已是奄奄一息的金絲魔猿突然猛地撲出,也撲入那七彩光芒之中,消失不見。

    光芒足足持續了數秒鐘,才漸漸收歇。

    藍軒宇消失了,羽天也同樣消失了。

    戰場上似乎所有的生命都已經泯滅,剩下的就只有冰天棵一人。

    冰天棵呆呆地站在那里,此時此刻,在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啊?

    他簡直無法相信自己所面對的這一切。

    九個人,他們足有九個人,整整三組,每一組實力都不弱。三組加起來,三環以上的魂師就有幾個。

    可是,對方只有一組人。就算加上鈕一偉那一組,也只是兩組人啊!可結局是對方全滅,已方只剩下自己一人,就剩下自己這孤零零的一個人。對方幾乎拿走了包括鈕一偉那一組的全部積分。哪怕是只剩下一半等等。

    冰天棵瞳孔驟然收縮,因為他發現并沒有數量龐大的積分向自己涌來,藍軒宇結束了選拔賽,可是,并沒有積分出現。

    他呆住了。怎么回事?他突然回想起先前劉鋒看著他時臉上露出的笑容。那絕不是同歸于盡的表情。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心念電轉,回憶起先前發生的種種。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好像,在先前自己把那個家伙重創之后,還出現過一個人,一個胖子,那人只是出現了很短的時間就消失了,然后凍千秋就出現了。當時因為他正在和金絲魔猿大戰,并沒有太關注這邊的情況。那時候他早已認為藍軒宇沒有任何威脅了,唯一讓他注意的是那柄畫桿方天戟。

    是的,還有一個人,是那個胖子。那個胖子才是和他同組的。可是,之前那個女孩,還有用長槍的男孩難道就不是和他一組的了?

    “啊——”冰天棵憤怒地咆哮一聲,一道道電芒從他體內射出,近乎瘋狂地向外釋放。周圍一株株大樹被炸開,可是,此時他又上哪里去找錢磊呢?

    遠處,錢磊龜縮在樹洞之中,用精神力全面掩蓋著自己的氣息。就在剛剛,一股熾熱的氣息洶通而來,足足持續了半分鐘之久。這是多

    少積分啊?!軒宇、瘋子,你們到底搶了多少積分啊?出線應該是完全不成問題了吧。哈哈哈!哈哈哈終極>

    在樹洞中偷著樂的錢磊自然感受不到此時冰天棵內心之中的痛苦。模擬艙緩緩開啟,周圍的營養液退去,藍軒宇足足緩了半分鐘,才勉強從模擬艙中爬了出來。

    倒不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出模擬艙了,而是他好好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施展了武魂融合技之后,魂力會從二十級跌落到十九級。

    但是,正如之前娜娜幫他判斷的那樣,已經達到二十級的他,哪怕是使用武魂融合技,也并不會讓自己的修為掉回到十九級。只是,他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那金銀旋渦中的血脈之力消耗了許多,甚至連模擬艙都無法將其恢復回來。

    藍軒宇不禁有些無奈,原本以為有可能找到這武魂融合技的一個破綻,在二十級的情況下能夠肆無忌憚地使用,現在看來,并不是那么回事兒啊,還是不能隨便亂用。否則,血脈本源消耗過度,恐怕會更加麻煩。

    幸好,他能感覺到,在又一次使用之后,自己金銀旋渦中心處的那一點彩色似乎又清晰了一分。

    同時他也在暗暗反省,其實最后時刻是可以不使用武魂融合技的,因為擊殺羽天并沒有什么實際意義,只要冰天棵不死,就不會得到額外的積分那一下,坦白說只是為了爽而已。

    藍軒宇畢竟還是年輕人,在當時那種情況下終究按捺不住內心的熾熱,被冰天棵重創的他,心中本來就憋著一口氣,最后時刻總算是發泄了出來。他完全可以想象,當冰天棵發現他脫離選拔賽后并沒有獲得積分的心情。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