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終極斗羅 > 第三百四十章 顫栗的凍千秋
    那是什么?為什么距離這么遠竟然會讓自己產生如此巨大的反應。呼吸艱難,全身都開始發熱,藍軒宇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在輕微的顫抖著,金紋藍銀草和銀紋藍銀草甚至有種要自行透體而出的沖動。

    我這是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啊!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藍軒宇大為震驚。那是一種全身毛孔都張開的感受,最讓他吃驚的還是自己心中突然產生出的那種渴望,前所未有的渴望。

    整個人仿佛都在瞬間變得極度饑渴起來,這顆神秘的九彩寶石究竟是什么?為什么會引起自己如此劇烈的變化?哪怕是身在海神湖之中,沉浸在那濃郁的生命能量時,藍軒宇也不曾有過這么強烈的渴望啊!

    臺上,凌依依緩緩掀開紅布,露出了下面的黑色頸托,頸托是模仿人的脖子和前胸形態制作的,一枚彩色寶石就被鑲嵌其中,散發著淡淡的彩色光暈。

    寶石體積不大,光芒也不算太強,看起來遠沒有屏幕上放大的效果那么強烈。

    “好了,介紹這么多,我們下面開始競拍。起拍價二十萬聯邦幣。每次加價不低于一萬。”凌依依面帶微笑的說道。

    藍軒宇用力的深吸口氣,調整著自己的魂力和血脈之力,盡可能的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同時迅速的回頭看了一眼。

    有競拍意愿的人似乎并不是很多,確實,聯邦幣的購買力是相當強的,如果只是裝飾性寶石的話,二十萬聯邦幣的價格就太貴了。

    藍軒宇死死的盯視著神秘的九彩寶石,幾乎在凌依依話音剛落的一瞬間,就舉起了自己手中的號牌。

    “三十三號,二十萬聯邦幣。”凌依依有些驚訝的看向藍軒宇,在她看來,這枚寶石雖然很美,但要說價值,就實在是有些太高了一些。二十萬聯邦幣,可以買相當不錯的天材地寶輔助修煉了。而對于史萊克學院的學員來說,還有什么比修煉更重要的事情嗎?這個時候花錢買一個根本沒什么用的裝飾品,要么就是特別有錢,要么就是腦子有問題了。

    從藍軒宇之前的情況,她知道這不是個特別有錢的孩子,那他這是要干什么?自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啊!這枚神秘的九彩寶石已經經過了聯邦最精密的檢測,也沒有發現它有什么切實作用。事實上,無論是金屬還是寶石,只要內部沒有能量蘊藏,就只有外表的裝飾作用了。

    不只是凌依依,藍軒宇身邊的同伴們也都被他突然舉牌的動作嚇了一跳。

    錢磊眨了眨眼睛,這才仔細去看那寶石,他對藍軒宇是最了解的,藍軒宇舉牌動作極快,而且他就在藍軒宇身邊,能夠清晰的看到藍軒宇此時有些急切的表情。

    在錢磊的記憶中,藍軒宇從來不會做無謂的事情,他想要的東西一定會有他的意義。

    藍夢琴輕輕碰了碰凍千秋,低聲道:“買給你的?”

    凍千秋俏臉一紅,“你別瞎說。也許他知道這個寶石有什么用吧。”

    藍夢琴撇嘴道:“最精密的儀器都監測不出來,他能知道啥?二十萬,二十枚白級徽章呢。真舍得啊!”

    凍千秋沒在吭聲,但眸光看那寶石的眼神卻略微變了變,心中暗想,可是自己對于彩色的東西,不怎么喜歡呢。自己喜歡的是白色和藍色。要不要告訴他,不要亂花錢呢?

    可要是說了,他不是買給自己的,多尷尬啊!

    她猶豫了猶豫,卻還是沒吭聲。

    只是……

    突然間,凍千秋的身體也是一僵,一個源自于靈魂深處的記憶突然浮現而出。剎那間,她整個人的身體都輕微的戰栗起來,眸光突然變得凝固,死死的盯視著臺上那枚彩色水滴狀寶石。

    彩色、水滴狀,她見過,她好像見過。在、在很久很久以前……

    她下一瞬將目光迅速投向藍軒宇,而此時的藍軒宇,眼神只是死死的盯視著臺上的那枚寶石,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關注。

    他那握住號牌高高舉起的右手之上,金色的菱形鱗片若隱若現。

    金色鱗片、彩色水滴寶石,還有他那在初次見面就似曾相識的面龐。

    他長大了一些,稚氣褪去幾分,那初次相見時就曾有過的熟悉感似乎也隨之更加強烈了幾分。

    他是誰?他究竟是誰?

    剎那間,凍千秋在顫栗中心亂如麻。

    藍夢琴就在她身邊,頓時發現了她突然的變化,不禁疑惑的道:“就是一枚來歷不明的寶石而已,千秋你不至于這么感動的吧?”

    凍千秋沒有吭聲,只是貝齒輕咬下唇,她突然覺得自己有些頭痛欲裂,原本已經深藏在腦海中的一些東西,似乎開始翻騰,那些早已被自己可以掩埋的記憶似乎就要破土而出似的。

    她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只是輕輕的搖搖頭。

    “二十萬,三十三號出二十萬,第一次。”凌依依習慣性的直接報出了次數。

    這枚彩色寶石本來也沒有引起競拍者們太多的注意,后方一片安靜。

    藍軒宇的心頭卻是一陣緊張,必須要拿到,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必須要拿到這枚寶石,這是在他內心最深處一直急切向他呼喊著的聲音告訴他的,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

    應該會像唐雨格先前拍賣那樣直接拿下的吧!藍軒宇在心中暗暗的期盼著。

    事與愿違,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側面傳來。

    “二十一萬!”

    藍軒宇猛然扭頭看去,就在史萊克學院的區域之中,坐在另一側角落,有一個號牌舉了起來。

    凌依依眉毛微微上挑,“四十三號,二十一萬,第一次。”

    史萊克內戰?后面沒有參與拍賣的競拍者們也頓時有了興趣。這么一枚看起來沒什么用的彩色寶石竟然引起了兩名史萊克學院學員的爭奪?那是不是意味著,這枚寶石是好東西?

    一時間,后面的競拍席位之中出現了一些低低的議論聲。

    藍軒宇凝神看去,四十三號號牌的擁有者也正朝著他這邊看來,那是一名看上去十六、七歲的青年,笑瞇瞇的向他這邊看來,微笑道:“我女朋友就喜歡這些彩色的東西,學弟不如讓給我如何?”

    在他旁邊還坐著一名和他同齡的女學員,因為有他的身體遮擋,從藍軒宇這邊不太看得清樣貌。

    “抱歉學長,這枚寶石我有點興趣,我女朋友也喜歡。”一邊說著,他朝著凍千秋的方向努了努嘴。

    在這個時候,他是絕不會說這枚寶石對自己有多重要的,背后的議論聲已經開始了,如果在這個時候自己表露的太過焦急,讓所有人都感覺到這枚寶石的重要性,哪怕是有史萊克學院的潛在規則在,也很容易引起其他人參加競拍。

    藍軒宇才有多少錢?如何能夠面對這么多財大氣粗的競拍者。

    那青年聞言不禁失笑,“小學弟,你才多大啊!早戀不好哦。”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