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終極斗羅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拍下
    坐在藍軒宇不遠處的唐雨格冷冷地哼了一聲。

    那名青年也不惱怒,微笑著道:“我當是誰,原來是和雨格學妹一起來的。難怪這么舍得花錢,一定是大家族出來的吧。”

    藍軒宇眉頭微蹙,卻還是舉起了手中的號牌,而此時凍千秋并沒有因為藍軒宇的表示有什么反應,只是看看他,然后再次將目光投在了那彩色寶石上。

    “三十三號,二十二萬,第一次。”凌依依也略微皺起了眉頭。史萊克學院是非常團結的,所以正常來說,學院內的學員相互競拍的情況非常少。

    青年再次舉起號牌,微笑著道:“三十萬。學弟,你要是再出得高一點,我就讓給你。但我總不能沒點表示,不然我朋友會不高興的。”

    藍軒宇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他緩緩深吸一口氣,不再壓制體內因為受到刺激而產生強烈波動的血脈旋渦,緩緩站起身來。

    隨著他的起身,一股淡淡的氣流從他身上奔涌而出,在沒有壓制的情況下,他的雙手分別浮現出金色和銀色的鱗片,低沉的龍吟聲在胸腔內回蕩,一時之間,熾熱的血脈氣息驟然迸發。

    別看藍軒宇修為不高,當他這血脈氣息向外釋放的時候,周圍的空氣都隨之震顫起來,尤其是在那低沉的龍吟聲中,在場所有魂師的武魂都因受到刺激而出現不同程度的變化。

    藍軒宇沒有釋放武魂,只是釋放了血脈氣息,可在那金銀雙色氣流的涌動之下,藍軒宇給人一種威震全場的感覺。

    那名喊出三十萬的青年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身為史萊克學院的字員,對血脈氣息的感知自然十分敏銳。他能清楚地感覺到這個年紀很小的學弟身上散發出的血脈氣息格外強大,他自問武魂不弱,可此時竟然有一種戰栗感覺。

    以他的實力,當然不至于懼怕現在的藍軒宇,可問題是,在史萊克的學員中,怪物實在是太多了,現在不怕,不代表以后也不怕。唐雨格看上去有些孤僻,可性格不算太強橫,而且他之所以參與競拍其實是和唐雨格有點關系的,卻沒想到這個看上去年齡如此小的學弟居然有如此潛力。

    “三十一萬。”藍軒宇緩緩舉起了自己的號牌,任由自身血脈氣息恣意迸發。他雙眸之中隱隱有金銀雙色光芒閃爍,當他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在場所有競拍者沒有任何人因為他的年齡而小看他。

    藍軒宇之所以站起身,并不是針對那名青年,而是針對身后已經蠢蠢欲動的競拍者們。他這是在告訴在場其他人,跟他搶東西,要考慮一下是否會得罪一名史萊克學院的非常有潛力的學員。

    果然,當他再次舉起號牌的時候,包括那名青年在內,再沒有人和他爭奪那枚寶石了。

    “三十三號,三十一萬,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成交!”

    拍賣錘“啪”的一聲落下,這件拍品的拍賣完成了。藍軒宇緩緩收回手中的號牌,扭頭看向先前那名青年,向他微微頷首致意,看上去好像是在感謝對方沒有繼續和自己爭搶。可那青年明白藍軒宇眼神中的意思:因為你,我多花了十一萬聯邦幣。

    青年此時心中也有些后悔,如果藍軒宇真的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那自已得罪對方著實是有些不明智的,雖說兩人的生活也未必會有交集,但這樣完全沒有必要嘛。

    藍軒宇坐回座位,其實他也有些心疼,他的白色徽章只有幾十枚,如果都花了,他真有點舍不得啊!

    藍軒宇心中暗暗決定用一枚黃色徽章加十一枚白色徽章來支付剛剛的拍品。不過,總算是拍下來了。這也讓他松了口氣。

    凍千秋繃緊的身體也漸漸放松了下來,只是腦海中依舊是各種回憶碎片。她低聲向藍夢琴道:“夢琴姐,我有點頭疼,我想先回去。你們在這兒繼續參加拍賣吧。”

    藍夢琴一愣:“你怎么了?是不是生那家伙的氣?他其實就是找個借口而已,沒必要生氣的。”藍夢琴雖然偶爾會去挑釁一下藍軒宇,但并不是真的要針對他。

    凍千秋搖搖頭:“沒有,我只是身體有點不舒服。軒宇、錢磊,我先走了啊!”

    藍軒宇道:“那我跟你一起走吧,剛花了這么多錢,我應該不會再拍別的東西了。錢磊,你呢?”

    錢磊興致勃勃地道:“我想再看看。夢琴,那讓他們先走吧,我們再看會兒怎么樣?”

    藍夢琴猶豫了一下,看看凍千秋,再看看藍軒宇,終究還是點了點頭:“那好吧。藍軒宇,你可要保護好千秋。” 藍軒宇翻了個白眼:“我何誰保護誰啊?”論真實戰斗力,他恐怕真不是凍千秋的對手,更何況,這是在史萊克城,哪里會有什么危險?尤其他們還是史萊克學院的學員。

    凍千秋沒有再說什么,直接轉身向外走去。藍軒宇把需要支付的徽章給了錢磊,讓他替自己結賬和領取拍品,然后就跟著凍千秋出去了。

    唐雨格和先前那名與藍軒宇竟拍的青年都沒有離開,他們只是看了看藍軒宇和凍千秋離去的背影。那青年主動來到唐雨格身邊坐下,低聲道:“剛剛那人是誰?幾年級的?我怎么沒見過?”

    “新生。”唐雨格淡淡地道。

    “新生而已啊!”青年有些尷尬,先前自己竟然被一名新生嚇住了。

    “就是視頻上擊敗我的那個戰隊的領隊。”唐雨格瞥了他一眼,補充了一句。

    “什么?”青年失聲驚呼,聲音有些大,甚至連后面的競拍者都聽到了。這一刻,他的臉色真的變了。領隊?那個看上去只有二環修為,卻帶領著一群新生戰勝了三年級最強戰隊的小子?

    這青年可不會因為藍軒宇只有二環修為而小看他,正相反,以二環級別的魂力竟然能考上史萊克學院,并且成績還是年級第一,這才是真正的“怪物”。不出意外的話,這樣的人未來是一定能夠進入內院的。自己無意之中竟然得罪了一個潛能無限的人。

    出了拍賣場,藍軒宇和凍千秋并肩而行,凍千秋低著頭,也不說話,藍軒宇不時看看她,只能看到她垂下的深藍色長發,看不到她的臉。

    “千秋,你沒事吧?”

    凍千秋搖搖頭,突然停下腳步,扭頭看向藍軒宇:“你……你真的叫藍軒宇嗎?”

    “啊?”藍軒宇一呆,“我不叫藍軒宇叫什么?”

    凍千秋猶像了一下,再次問道:“不姓唐?

    藍軒宇心中覺得莫名其妙:“姓唐?我為什么要姓唐?”

    凍千秋搖搖頭:“沒事了,可能是我想多了吧。走吧,我們快點回去,我真的頭疼。”記憶奔涌,帶動著她自身血脈也在變化,陣陣強烈的刺激仿佛要將精神之海毀滅似的,她的腦袋中不斷傳來陣陣疼痛。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