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終極斗羅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我不好吃吧
    “哼!”樂卿靈這才滿意的哼了一聲,掛斷了通訊。

    揉了揉自己被吵得有些顫抖的耳朵,唐樂也很是無奈。

    從第三天開始,樂卿靈每天都是好幾個魂導通訊打過來。開始的時候他還不接,但后來樂卿靈就開始用信息傳遞轟炸他,各種威脅,讓他趕快回去。

    而此時的樂卿靈,正坐在房間里生悶氣。

    這家伙,終于答應回來了。兩個星期啊!他這次一走就是兩個星期呢。

    不知道為什么,此時的她,心中突然產生出一種恐慌的感覺。兩周能做的事情太多了。而吸引一個男人兩周不露面,還是有大量工作的情況下,會是什么事?

    難道,他喜歡上了別人?去陪人家了?這才放自己鴿子?雖然樂公子偶爾也會不靠譜,可像這次這樣,一下消失兩周還是前所未有的。要知道,他最近雖然沒有演唱會,但各種通告很多,尤其是幾個大廣告商的拍攝,都是迫在眉睫了。

    要不是因為現在的樂公子正如日中天,廣告商也不敢得罪他,恐怕真的是要重罰罰金的。

    現在,唐樂答應回來了,可樂卿靈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她最擔心的是,樂公子這兩周去做什么了。

    ……

    藍軒宇幾乎是一路小跑來到鍛造協會。一進門,他就碰上了已經有幾天沒看到的楊英明。

    “學弟來啦。怎么樣啊自學的。”楊英明笑呵呵的問道。

    他看了考勤表,最近藍軒宇可是天天都到鍛造協會這邊來,這意味著這個小學弟已經徹底準備投入鍛造的懷抱了。可是,他只是一直自學而已,自學能有多少進步?最多也就是熟悉一些鍛造的知識罷了。要知道,鍛造是有很多技巧的,都是記錄不下來的。必須要有人指點,不斷嘗試才能有跨越式的進步。

    他覺得,藍軒宇積累了兩周,應該有不少問題,也該是找自己學習的時候了。

    “還可以吧,學長,我先去了哈。”一邊說著,藍軒宇趕忙加快腳步,直奔自己的鍛造室跑去。

    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們選擇副職業最少的就是鍛造,可鍛造又十分重要。鍛造協會這邊有充足的鍛造室來提供給這些學員們。所以藍軒宇這個鍛造室已經是他專屬的。

    史萊克也并不完全是死要錢,譬如鍛造室這種,就是免費給學生們使用的。這要是換了在別的地方,這種級別的鍛造室,一個學院也有不了幾間,那都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搶得到使用的問題了。

    楊英明看到一路小跑離開的藍軒宇不禁有些愕然,他這是著什么急啊?自己還沒問清楚他學的怎么樣呢。而且看他的樣子,竟是一點也沒有要向自己學習的意思啊!難道說,他找別人學習了?可是,記錄上卻沒有啊!

    真是個摳門的小家伙。可是,學習上可不能只是摳門,不會有進步的。回頭自己還是要多提醒他一下。還是說自己的報價太貴了,應該給他降降價?

    藍軒宇可不知道楊英明心中在想寫什么,此時他已經快速沖到了自己的鍛造室之中。

    關上門,長出口氣,正在他努力的準備讓自己平靜下來的時候。突然發現,在鍛造臺上,放著一張紙。

    他下意識的拿起來,上面有著漂亮的字跡,“軒宇,我有工作要先走了。這兩周時間和你在一起非常愉快。你是個很聰明的孩子,鍛造方面也非常有天賦。接下來只需要按照我教你的繼續練習就好。不要急于去使用稀有金屬練習,而是把我交給你的基礎做好。什么時候你能把錘法練習到連續三十六錘不間斷,并且還有余力。就可以嘗試用稀有金屬來鍛造了。之前我鍛造的那塊精鐵留給你,等你以后制作斗鎧的時候,可以作為胸鎧的一部分來使用。等以后有時間,我會再來看你的。——見字如面,唐樂。”

    “樂叔叔!”藍軒宇幾乎是脫口而出叫道。

    可是,這次卻沒有任何回應。

    唐樂走了?他竟然這么快就走了。而且都沒最后見自己一面,只是留下了這紙條。

    頓時,一股巨大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藍軒宇一屁股坐在鍛造臺上,頓時失去了鍛造的心情。手中捏著紙,心中充滿了不舍。

    永恒天空城。

    “走了。”

    “他走了?”

    “嗯。”

    “什么都沒有說是吧。看來,他是專門為了那個孩子而來的。不知道和那個孩子有什么淵源。或許,就是緣分吧。”

    “他真的只是個歌星嗎?一個這樣的存在,對于聯邦會不會是巨大的潛在威脅。他這種層次的強者,真要作惡,那可是毀天滅地的效果啊!”

    “永恒之樹的意思我們必須要遵循,還是保密吧。他成為歌星也有不少年了,根據我們的調查,從未出現過什么問題。永恒之樹自然有它的意思。或許,以后他還會再來。”

    “嗯,就這樣吧。對那個孩子也多關注一些。”

    “嗯。”

    夜幕降臨。

    樂卿靈站在寬大的露臺上凝望遠方。這是一棟高層建筑,他們住在最頂層。最上面的兩層,加起來超過一千五百平方米,包括頂樓一個露天泳池,都是他們的。

    這座建筑一共有一百六十二層高,是明都數一數二的奢華公寓。

    這是樂卿靈幫唐樂買下來的,房產登記也是在唐樂名下。

    這些年,唐樂的收入伴隨著他的影響力水漲船高,可他自己卻從來沒有管過錢,所有的收入都是由樂卿靈來支配。

    樂卿靈除了給他留下一部分之外,大部分都置辦成了各種保值增值的資產。也只有她才知道,樂公子現在究竟有多少錢。

    像明都這種聯邦政府所在地,房產價值一直是非常保值的。單是這套房子,就價值五千萬聯邦幣以上了。而且每年都還有穩定的升值。

    樂卿靈自問,自己絕對對得起唐樂的信任,這些年過來,除了她自己應該拿的經紀人費用之外,唐樂的錢,她一份都沒有多拿過,都是盡職盡責的幫他投資、梳理。而且她發現,自己很喜歡做這些事情,經常看看唐樂的資產清單,已經是她最開心的事情之一了。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地主婆心態吧。

    只是,這次唐樂一走就是兩周,她甚至連去數一數那些資產的心情都沒有了。

    這個家伙,難道真的外面有人了?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所做的一切豈不是都要給別人了?到時候,移交給別人,自己會不會難受呢?

    不,不會難受的。只會心疼!哎呀,心好疼、好疼。

    樂卿靈一想到這些,頓時倒在沙發上打滾,嘴里還喃喃的自言自語道:“唐樂、你這個壞蛋、壞蛋,大豬蹄子,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我不好吃吧?”唐樂有些無奈的聲音傳來。

    樂卿靈頓時如同觸電一般彈身而起,只見不知道什么時候,唐樂已經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正一臉無奈的看著自己。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