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終極斗羅 > 第九章 武魂覺醒
?    “我們人類的武魂可以是任何東西,譬如,你媽媽的武魂就是冰,是一種非常強的元素武魂。而爸爸的武魂呢,是書,雖然威力不大,但卻讓爸爸有著遠超常人的記憶力。你也會擁有屬于自己的武魂。而當我們的武魂在六歲的儀式上覺醒之后,如果伴生有魂力出現,就可以通過修煉魂力來提升自身,從而成為一名魂師。如果你真的有魂力出現,爸爸以后再給你講述有關魂師的知識。現在,我的兒子,你準備好了嗎?”

    藍瀟笑瞇瞇的看著面前的藍軒宇,向他伸出右手。

    是的,藍軒宇六歲了。對于這個兒子,無論是藍瀟還是南澄,都有些寵溺。實在是因為,這孩子太乖了。

    除了最初追求蛋殼的哭聲之外,這孩子平時就沒哭過,總是笑瞇瞇的。唯一的缺點可能就是說話有點不太清楚,一般孩子兩歲就能較為清晰的說話了,而藍軒宇直到現在,說話才勉強能算得上清晰,可他的聲音中,卻有種特殊的奶音,聽起來特別好聽。以至于藍瀟和南澄都不太想糾正他的發音,覺得這樣的童音也是很好聽的。

    六歲的藍軒宇粉妝玉琢的,自從三年前整個古魂獸研究所搬到了斗羅聯邦發現的第二顆行政星天羅星之后,他就一直在研究所附屬幼兒園上學。

    一般家長在去接孩子的時候,都會經常說出最漂亮那個孩子是我家的這種話。可自從藍軒宇去了幼兒園之后,這句話就變成了:那個就是藍軒宇吧,不愧是幼兒園第一小帥哥啊!

    藍軒宇的皮膚很好,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因為無論是南澄、藍瀟、幼兒園老師,甚至是幼兒園的其他小朋友,和他在一起的時候,都會忍不住摸摸他的酒窩,親親他的面頰。

    他特別乖,而且總是很安靜。笑瞇瞇的惹人疼愛。似乎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只有快樂,從來都沒有過痛苦似的。

    “爸爸,那我進去嘍。”藍軒宇笑瞇瞇的向藍瀟揮了揮手。

    “軒宇。”藍瀟突然叫住他。

    藍軒宇轉過身,大眼睛看向父親,萌萌的問道:“爸爸,怎么啦?”

    藍瀟莫名的有些緊張,在他腦海中不禁回憶起當初那個有著金銀雙色花紋的蛋,莫名的,心頭仿佛壓抑著了一些什么。他有些期待著藍軒宇不一樣的覺醒,可是,他卻發現,現在自己更多的卻是擔憂。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成為實驗室被試驗的對象。

    六年了,這孩子幾乎已經博得了周圍所有人的愛。

    “去吧,爸爸就在門口等著你。”深吸口氣,鼻子有些發酸,但他還是向藍軒宇揮了揮手。

    “嗯那。”藍軒宇笑瞇瞇的再次揮手后,走進了前方的金屬大門。

    藍瀟按動手腕上的魂導通訊器,幾乎是第一時間,另一邊就已經接通。

    “怎么樣?怎么樣了?覺醒的是什么?”南澄迫不及待的聲音傳來,哪怕是通過通訊器,也能清晰的聽出她那聲音之中的緊張。

    “軒宇剛進去,還不知道覺醒的是什么。”藍瀟趕忙說道。

    南澄頓時有些怨懟的道:“那你打過來干嘛?這不是讓我白緊張一場嗎?待會兒還要再來一次。”

    藍瀟苦笑道:“你不來是對的,我其實也很緊張。南澄,我是想跟你說,無論孩子的武魂是什么,那個……,功勞算了吧。大不了我以后把功勛都分給陳煒、李庭音他們,我不升職了。那個蛋的事,大家忘了吧。”

    另一邊的南澄沉默了,藍瀟做古魂獸研究所所長已經有不少年了。雖然搬遷到天羅星之后,古魂獸研究所的級別上升了,現在的藍瀟已經是中校軍銜。可是,他卻似乎也到了瓶頸。以他的學識,應該走的更高的,欠缺的,很可能就是一份契機。

    所以南澄特別明白,當藍瀟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是一種怎樣的放棄。藍瀟有著聰明的頭腦,可他的武魂本身卻很難修煉、提升。一直卡在四環級別。唯有特別優秀的科研成果才有可能讓他繼續升職。在這方面,南澄反而要有優勢的多,她的武魂很好,現在已經是六環魂帝了。軍銜也已經到了中校,和他平起平坐了。如果不是為了陪著他,南澄已經可以調派去其他更有前途的地方。

    “你想好了?”南澄深吸口氣,問道。

    如果藍軒宇真有什么與眾不同的地方,尤其是那曾經出現過的十萬年魂獸能量強度。帶給藍瀟的很可能就是一場大機緣。

    “想好了。其實,自從三年前遷徙過來,我們決定不再要孩子那一天的時候,我們就都已經想好了,不是嗎?我們都愿意全心全意的愛這個孩子。”藍瀟毫不猶豫的說道。

    “噗哧!”另一邊的南澄突然笑了,“現在是不是應該我說你傻了?就像你當初對我說的話,現在回贈給你。我就喜歡你傻傻的樣子。我們現在的生活也挺好啊!古魂獸研究所挺好的。我的功勛以后也給他們吧。咱們就留在這里,陪著我們的孩子成長。你說好不好?”

    “嗯。”藍瀟笑了,在這一瞬間,他們想到的其實都只有一個字:家。

    “滴滴滴、滴滴滴!”可就在這時,警報聲卻突然從覺醒室的方向響起。

    藍瀟驟然色變,驚愕的向覺醒室的方向看去。

    覺醒室內。

    小小的藍軒宇站在這個六邊形的房間中,大眼睛里滿是好奇之色。一位叔叔剛剛跟他說過,讓他站在中間不要動。

    下一刻,周圍就開始亮起了點點光芒,奇異的光芒縈繞在他身體周圍,讓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些暖洋洋的。更為奇異的是,在這暖洋洋的感覺中,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點癢。

    剛開始的時候只有一點點,但很快,這種癢癢的感覺就開始增強了。

    藍軒宇不知道這是不是正常的,小臉蛋開始變得有些蒼白,可那癢癢的感覺實在是越來越強烈,那可是比疼痛更可怕的感受。

    終于,他受不了了,大叫一聲,忍不住的雙手去抓撓自己的身體。自身也不斷的扭動起來。

    覺醒室是古魂獸研究所內部的,事實上,這樣的覺醒室在很多聯邦機關中都有,專門給適齡的孩子們使用。

    負責覺醒室的工作人員還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一般來說,無論是覺醒出什么武魂,都是順利出現就完了才對。

    藍軒宇大叫出聲的時候,他還以為是這孩子的武魂要覺醒了,可下一刻,藍軒宇就已經癢的滿地打滾,用力的抓撓著自己的身體。

    毫不猶豫的工作人員就按動了警報裝置,同時迅速跑出來,就要向藍軒宇的身體抓去。

    可不知道為什么,突然之間,他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在心底出現。雖然只是一瞬,可他卻清晰的感覺到,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顫栗讓他猛然停住了腳步,駭然看向那孩子。

    藍軒宇的皮膚表面,多出了許多紋路,金色與銀色糾纏,隱約之間,還有彩色若隱若現。

    “砰!”門從外面被撞開了,藍瀟幾乎是飛也似的沖了進來。

    “啊——”就在這時,藍軒宇猛的大叫一聲,小小身體從地面上彈了起來,在那一瞬間,他身上的所有光紋全都消失不見了,一簇藍瑩瑩的光芒從他雙手掌心之中鉆了出來,扶搖直上,足足鉆升出一米多,在空中搖曳、擺動。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