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二十二章 盟約后續
    這時,那黑袍人卻神色緩和,眸內血絲稍褪。

    “呵,你看著辦吧,那人的兒子,呵,呵呵。”

    一陣嘶啞的冷笑后,黑袍之人便消失了蹤影。

    又過了許久,凌夜才緩了口氣,重新看向場上剩余的兩人。

    “前輩,這位晴前輩是跟我父輩有所牽連吧。”

    凌夜面無表情,如此斷定道,“想必,你們都是認識我父母的。”

    “呵呵,我和晴兒確實與你父母,準確的說,是與你父親凌君熟識。不過,星……語的情況又不相同。”小女巫的老師輕笑著答復。

    凌夜有些意外,瞧了眼行至身邊小女巫,正要繼續發問。

    小女巫卻淡然接道:

    “我還是嬰兒時,便被凌前輩帶來此處,交于老師撫養。”

    “等等,”

    凌夜聽了這段信息量略大的話語,心中一驚。頓時手指向小女巫,脫口而出一句,

    “你不會是他的私生子,我的妹妹吧!”

    場上三人,剎那間如死寂一般。

    片刻后,凌夜瞧著小女巫泛紅的臉頰,和羞怒無比的眼神。

    “哈哈哈!”

    耳邊還傳來了她老師猶如嘲笑般的聲音。

    他的臉上也頓時一陣滾燙,口中輕微開合,卻不知說些什么。

    “我才不是你妹妹!”

    小女巫略顯孩子氣的撇了撇嘴。

    老師終于忍住笑意,制止了這場將要愈演愈烈的鬧劇:“好了,還是說正事吧。你們倆個的事情,私下自己談去。”

    “不知前輩找我過來,是要做什么?”

    凌夜也是瞬間就一本正經,也不理身旁的小女巫仍是一臉羞意瞪視著自己。

    老師喚了一聲:

    “星語。”

    “是,老師。”

    小女巫臉色一板,正對著老師微微曲身。

    隨即,她斜瞥著凌夜,對其冷聲解釋:

    “先前我說過,老師早已卜算到了你的到來。而實際上,老師于多年前便在尋找你的蹤跡了。”

    “這是什么意思?”

    凌夜聽著卻更是不解。

    小女巫不理,繼續解釋:

    “這要從二十年前說起,當時,老師與你父親,由于某種緣故,共同立下了一個盟約,”

    “等等!”

    凌夜疾聲插話。

    “其內容不便透露,然而這約定是須兩方同時完成……而在進行最關鍵的一個步驟時,你的父親卻就此消失……凌君雖不見了,但還留下了他的兒子,也就是你。”

    小女巫語畢,凌夜從方才開始就一直地大聲呼喊,此刻也沒停過:

    “我也是從小就沒見過那家伙,連母親也是帶我漂泊了幾年,最后剛安頓下來,就離開了。”

    “這些年我可都是一個人過的,那家伙是欠你們什么東西吧?”

    “我跟那家伙一點關系都沒有,他要是欠了什么巨債,或者造成了什么損失。”

    “我可不賠!”

    凌夜口中一直重復著呼喊,卻直到喉嚨已感不適,也不見有人回復他一句。

    他立時哭喪著臉,不顧身旁鄙夷的乜視,拱手告饒:

    “兩位神仙姐姐,我可真沒那么多錢賠你們。我渾身上下,也沒有值錢的東西。”

    “呵呵,那可不一定,你腦袋里不還有個神器嘛?”

    高座上傳來一陣和藹的輕笑。

    過了小半晌,她又說了句,

    “玩笑話罷了。”

    “呵,呵,前輩真愛開玩笑。”

    凌夜使力扯了扯嘴角,擺了個笑容,不動聲色地松開抱頭的雙手,以及停下欲要狂奔逃竄的腳步。

    “那前輩是要我做什么,晚輩義不容辭。”

    認清了形式的他,一副信誓旦旦樣子。

    “其實這未完成的前半部分,你業已完成。至于后面的,你且上前來。”

    高座上之人一聲輕笑。

    “是,是。”

    凌夜有些迷惑,但仍急忙應是。他瞥見了小女巫略顯擔憂的眼神,卻視若無睹。

    他三兩步便跨步行到了銀白王座邊,頷首站立于那人近前。

    “抬頭來。”

    凌夜順從,表面倒是淡定從容。他一抬頭,那人已起身正坐,仍是看不清容貌。

    只見她身覆薄紗,膚凝如脂,一雙紫眸微轉,輕輕向他勾手。凌夜只覺鼻尖微癢,忙低頭走更近了些。

    凌夜低聲道:“前輩,要我做……”

    “抬頭。”

    淡淡的一聲,卻蘊含著完全不容凌夜拒絕的威嚴,“你可知吾等這一日,等了多久?”

    她看似平靜地問道,沒見著動作,身上氣勢卻愈加深沉。

    “晚……晚輩……不知”

    凌夜胸前壓抑感漸深,頓字答應。

    對方也未在意,只繼續道:

    “我原道你還當得上梟雄二字,能與之謀就大事,不想也是讓人失望的貨色。”

    “你自稱算無遺策,敢算天地,又有過那般經歷……然而這回的最終結局,倒也未必皆能如你之意。”

    “前……前……輩!”

    凌夜已無法呼吸,竭盡氣力擠出了聲。

    “老師!”

    他恍惚間覺察到星語急切的聲音。同時,一只溫潤的纖手輕撫著他后背,壓力立時大減。

    “呼呼,前輩做完事了嗎?”凌夜被人攙扶著,大聲喘氣道。

    “還沒開始呢。”

    她呵地一笑,便輕伸出玉手,并悄然貼上了凌夜的額頭。

    凌夜感受著額間的冰涼,也沒抱有絲毫恐懼的情緒,心中卻只是抱怨,還沒小女巫的手暖和呢。

    然后,他便昏了過去。

    “老師!”

    小女巫手中緊緊扶著凌夜,口中卻立時嬌聲道。

    老師溫和一笑:“呵呵,這時倒關心起這位小情郎啦。”

    “他……他應是不壞的。”

    小女巫辯解道,隨即耳根霎時粉紅,徹底撒起嬌,“老師,你再這樣就不理你了。”

    老師假意嘆道:

    “唉,想我辛苦養育你十余年,你卻還是被人用個名字就拐跑了。”

    “銀月女士,請您端正些!”

    小女巫細眉倒豎,似將撲上去。

    “好好,已經找到了,你且扶穩些。”說著,女士的眼神一肅,貼于凌夜額間的玉手泛起了銀輝,并緩緩前伸。

    天上的月色似是暗淡了一絲。

    在小女巫緊張的注視下,女士又緩緩抽出了手。

    指間玉潤如脂,不見著血跡,還捏了顆珠子。

    鵝暖石般大的珠子,內里土黃色的渾厚氤氳繚繞,表面不時閃著晦暗的銀光。

    “這便是乾坤珠?”小女巫問。

    其老師答:“這便是了。”

    小女巫一臉地嫌棄:“好丑!”

    “丑極了。”

    老師應是。

    小女巫開始催促道:“老師你還是快些吧。”

    老師叫苦:

    “還真使喚起老師了?行吧,我這副勞苦命啊。”

    又過了不知多久。

    “呼,終于完成了。這珠子上封印竟有被人用空間之力腐蝕過的痕跡,不然我這把老骨頭可是要費苦功了。”銀月女士松了口氣,似贊嘆了某人一句。

    小女巫卻不管這些,急促催促著:“老師你快塞回去,神器認主后,他又無法駕馭,不能離身太久的。”

    “讓我歇會!”

    老師青筋凸起,完全沒了不久之前神女的氣質。

    “快點,快點。”

    小女巫只顧催促。

    月巫抹了抹額頭并不存在的汗水,見小女巫都未瞧過自己,頓時吃味道:

    “好了好了,這回全搞定了。老師我去休息了,你就在這陪你的小情郎吧。”

    “老師慢走。”

    小女巫揮了揮手。

    月巫做著委屈的表情,假意怒道:

    “你!我可真走了啊。”

    “走罷。”

    小女巫沒好氣道。

    轉瞬之間,小女巫周身的景象大變,兩人便身處在了一片豪華的帳篷之內。

    她卻并無意外之感,只是緩緩將手中攙扶的人放置于華貴的毯氈上,而后偷偷向其脖間掛上一個物件。

    最后,似有些疲乏了,她便閉目靜坐在旁,法杖橫放于腿上。

    四周就此重歸于了寂靜。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