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六十六章 回歸
    “閻王”聽完了三人中以女子為主,壯漢為補充的敘述,已大致了解到這三人的擔憂。

    她說:“我知道了,你們先在這里休息,我去看看便是了。”

    “大人,求求您,一定要救救隊長,我已經沒哥哥了……”

    被那女子緊抱住的女孩如此哭泣著說道,聽起來聲音還顯得有些沙啞。

    說完,女孩還往壯漢背后背著的一個安靜的小男孩那處柔弱地瞧了一眼,細看之下可以發現他羸弱的身子是被繩子拴住才不至于不慎跌下去,淚水再次溢出眼眸。

    “……”

    女士沒有正面答話,她向正好行出來的一人輕聲吩咐,交代要照顧好他們,而后便動身離開了。

    閻王徑直朝市中心奔去,路上再無任何阻攔,只有路過正回程的、以一位獨眼壯漢為首的獵魔人們,她才稍停頓下來,交談了片刻,而后再次疾行而去。

    很快她就來到了鬼境的入口,卻見那處校門口外站立著兩人,一個稍年輕些的男子正單方面地與另一中年人交談著。

    “韓非!這是怎么回事?你難道真的……”

    女士怒瞪著男子喊道,下意識地就將兩件事聯系到了一起,以她對此人的了解程度,在真的見到韓非之時,甚至連最壞的那種可能都想到了。

    韓非就是一直這樣的懶散,此時也表現出不滿道:“你別一上來就對著我一陣痛罵好嘛!我都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件事了……”

    “哪件?其余的先不提,高泠呢?她在哪!”女士看在與這家伙多年的情分上,決定還是先禮后兵好了。

    韓非見似乎跟自己沒多大關系,神色稍放輕松了些,雙手伸了個懶腰,說著:

    “哦,你早說嘛,原來是這件事啊……不過你找那位高大小姐,你就自己去找唄,這又不關我的事。”

    “不關你事?你知道她在哪?她現在怎樣了?”

    女士凝眉問道。

    “嗯,跟我徒兒在一塊呢,”

    見她舒了口氣的模樣,韓非再次淡定補充了句,

    “不過死沒死就不好說了。”

    女士急聲問:“你!他們在哪?你做了什么?”

    “自然是在鬼境嘍,其實也差不多快出來了吧,至于我,我只是全程旁觀而已,可什么都沒做,”韓非雖然有些顧左而言他,但基本還是很老實就交代了,“怪我又算怎么回事?”

    “我是說,他們究竟在哪?!”

    隨著女士切齒之話語的落下,她以“閻王”的身份,輕踏腳步上前,便是朝韓非擊出了看上去輕飄飄的一拳。

    “嘭!”

    銀光閃過,一道沉悶的聲響之后,地面上便多出了一道極深的拳印。

    一眼望去,似乎威力并不大,然而韓非可知道,剛才她那招,就算擊中自己所知的靈寶以下的任何物體,一樣會是這么一般大小的拳印。甚至普通靈寶受此一擊,也非要極大地損傷靈性不可。

    “你瘋了,你差點就殺死我了!不過是一個小丫頭罷了,你什么時候變成別人家的保姆了?”

    韓非一臉的不可思議,他有些弄不清楚對方為何這么生氣的樣子。

    她神情微冷,轉身對站在自己剛才所處位置的韓非發出了最后的警告:

    “哼,說吧,不然下一擊,我不會再留情了。”

    “尊……”

    然而中年人直到現在都未曾理會過他。

    “我說!”

    就在那如刀鋒的拳勁已然逼近、刺得臉上生疼的時候,韓非瞬間投降,并指了指此刻女子的后方。

    恰好,兩人回來了。

    “我回來了,韓非你個……等著……”

    少年甫一出現,話未說完就虛弱地倒地了。

    而女子臉色慘白且透著一股異樣的青紫之意,她柳眉倒豎,似要將之化作利劍一般直刺韓非,嘴唇翕動三四下,似乎在說——你,死,定,了!

    緊接著,她便也跟著少年倒地不起……

    閻王連忙上去,確定了某個自己一眼瞧過去時、已察覺到了的糟糕事實,頓時一陣勃然大怒。

    但此時還不是責難的時候,先穩定住這位高家大小姐的傷勢才是緊要之事。

    女士心知在場是沒人擅長療傷的,只好自行耗費自身絕強的靈力,耗費了諸多的珍貴心力,才勉強將高泠逐漸暴動的境界之力暫時壓制下來,剩下的傷勢反而好辦得多……

    ……

    少年醒來,發現自己已躺在了自家的沙發上,他正感到肚子在叫喚時,遠處臥室的房門一道響聲傳來,高泠緩行而出……

    高泠還未走近,便率先問話,聲音一如往時的森冷:

    “你傷得如何?”

    少年先未答話,而是細細打量了幾眼女子,發現她身上已換了件寬松的衣服,諸多傷口也被一一包扎完好。

    只是面色依舊毫無紅潤之意,眼眸間還殘余了微弱的光澤,行走時還要攙扶著身旁的墻壁,看上去極為憔悴,甚至顯得有一絲軟弱的病態。

    “不如何,倒是你看上去比我慘多了。”

    少年好不容易才狠下心來,如此冷淡地回道,隨即拿起位于身前茶幾上的一袋面包填著肚子。

    她同樣收回了審視少年的視線,發現他確實沒有什么嚴重的傷勢,在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之余,便有些不在意地問說:

    “無事便好,那我也安心了許多……我很快就要返回帝都,若是你……”

    “先不用急,錢的事情,看在你現在狀態這么糟糕的情況下,我就大發慈悲免上你幾個月好了,”

    少年此刻也聯想到了什么,卻與女子思考之事截然不同,徑直放下吃完的面包袋,拍了拍胸脯道,“但先說好,打折是絕不可能給你打折的!”

    “……誰跟你說這個了!我是說,你愿意去帝都學習嗎?要知道帝都學院所教授的,可是包括各種頂尖修行法門、于外界只存在傳說中的玄奧秘法、修行界諸多奧秘等在內的系統知識,”

    女子無言了半晌,方才從少年神奇的腦回路中擺脫了出來,之后她擺出的鄭重表情也透出了一種無力感,“可不會像你在這里跟著那種家伙,連個修煉等級這樣的常識都毫無了解。”

    “我……你先顧好你自己吧,站都站不穩了。”

    少年終是不太擅長應對來自他人的善意,略顯慌張地拍了拍自己身下的沙發。

    女子挪步到了沙發邊緣,撐著沙發的靠背,緩緩坐了下來,期間還數次嚴令禁止少年過來攙扶自己。

    “我還沒想好,你說的有些太突然了……”系統而完整的修煉方法,對于飽受兩個無良老師摧殘的少年是一種莫大的誘惑,然而正是這種太過于美好的事情,反而讓少年猶豫了起來——他一向堅信這世上不會免費的便宜可以占。

    “也不急,學院是兩個月后開學,你若是想去,可以電話聯系我。”

    說著,她一手扶著沙發,一手遞來了一張紙條,上面手寫著一串號碼。

    “那個,需要考試嗎,我的成績……我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三好學生對吧,哈哈。”

    稍松了口氣的少年,便開起了玩笑,只是越說在女子平靜的眼神注視,反而越發地緊張了起來。

    “當然是要考試的了,不過那是一般程序,對于你嘛,我可以帶你去特招部,”

    女子瞧見少年難為情的表情,竟少見地輕笑了出聲,同時還解釋道,

    “畢竟雖說你修煉資質不行,但依你這副身子骨,怎么說也足夠混進去了。”

    “……”

    原來自己只是能混進去的程度嘛,少年面上無言,內心卻瘋狂吐槽道。

    “好了,正事講完了,該談談關于我們……”

    高泠正想主動提起雙方都默契地一直回避的話題,她從來不是那種敢做不敢當之人,就算真的是自己錯了,那也沒什么可辯解的,認下了就是。

    可老天仿佛在與她開玩笑一樣,門外漸近的喧嚷聲,打斷了女子將說出口的話語。

    再要說下去,此時也不是合適時機了。

    少年也感到氣氛突然不對勁了起來,連忙起身,小跑去開門了。于是他自然聽聞不到,女子剛剛張嘴輕聲言說、幾近于無聲的那三個字……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