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六十七章 離去
    開門后,原來是韓非與另一個戴著面具的陌生女人,而兩人之間關系看上去也頗為微妙。

    少年一看過去,險些笑噴了,頓時好一陣地嘲笑:“喲,師父大人,怎么今兒又換了個造型,嘖嘖,竟比上次還要……額別致、鮮艷。”

    韓非臉上這次不僅紅腫,還鮮血淋淋,看上去比惡鬼還像惡鬼。而他的雙手上緊扣著一道刻滿奇異符文的的手鏈枷鎖,鎖鏈的另一頭卻是被那位少年并不認識的獵裝女子牽著。

    盡管未曾蒙面,但既然能制服這個惡劣而且貌似蠻厲害的家伙,那一定是更為厲害的大人物了。

    凌夜一邊于腦海中這樣急速思考著,一邊熱情洋溢地連忙迎入了這位貴客,從始至終都未再將視線瞥回正大呼小叫的韓非身上一眼。

    剛迎進了這位女士進來,少年待要禮貌地問詢一下對方姓名與來歷,也好對他們這般不同尋常的陣勢做個心理準備。

    “大人!您怎么來了?”

    這時,轉頭回望的高泠卻驚叫了出聲,而后神情略顯慌張站起了身子,卻因為身體本就傷重,腳下再一個沒踩實,即將摔倒。

    少年趕忙一撲,飛跨過沙發,及時攙扶住了高泠,待她站穩又聽到她虛弱的話語:

    “這是帝國的一位極為傳奇的將軍,她還……”

    “好了,你既然受了如此重傷,就應該安心修養才是,無須拘泥于這些毫無效率的禮數,”女士制止了高泠的逞強之舉,對著少年聲音稍顯柔和地自我介紹道,“我姓閻名羅,帝國平南軍現任統領,其余也沒什么好說的了。”

    少年聽完,卻心中暗道,這跟高泠講的有甚么區別不成?但他此時卻也從自己的記憶中與這位將軍對應得上的資料了。

    于是,凌夜眼瞪成了渾圓的形狀,指著這位仍拎緊鎖鏈的女士驚呼道:“您就是有著【索命閻王】的名號的閻羅將軍!?”

    還未說完,他便發覺自己手指的動作太過于突兀,連忙又急縮了回來。

    “你竟然也聽說過她?那就能明白你師父到底有多了不起了吧,我告訴你,想當年我與噗!……”

    這時一直沒人理會的韓非突然又不知趣地插話了。

    然而這次還未說完,就被終于忍受不住的閻羅,朝他的腹部狠擊了一拳。

    她仍是不解恨地凝聲道:“閉嘴!這里什么時候輪到你說話了?”

    凌夜見到了眼前這一幕,雖說其中挨打的是自己的便宜師父,但他心中別提有多痛快了。

    甚至少年恨不得現在自己也上去狠狠踹上兩腳,可惜在這位氣場與威嚴十足的女將軍面前,他是絕不敢表現得如此放肆的。

    只是問幾個問題的話,想來無甚大礙吧?

    “那個……將軍大人,不知您到我家是有何事?還有,能否問一下這個受刑的罪犯所犯何罪……您別誤會,我跟這種混蛋是毫無關系的,只是想多問一句,”凌夜心生疑惑,遂小心翼翼地問了出來,

    “您確定這人的罪證確鑿了嘛,不知是否要草民為您補充一些證據?”

    場上另外三人明知少年是在睜眼說瞎話,見得他面上的表情還如此真切,便也各自一陣難以形容復雜情緒升起。

    最終,還是對這種無恥之徒抵抗力最強的將軍大人早一些清醒了過,對著一副頗受打擊模樣的某人搖頭嘆聲道:

    “唉,你說你……現今連自己的徒弟都這般恨你,也不知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你這小子啊,我可未曾真正坑害過你的……”

    此時,一臉沮喪之意的韓非,幽怨地瞧著自己的徒兒如此說道。

    凌夜絲毫不買賬,轉而對閻羅陳述起實情、哀聲訴苦:“啊呸!將軍大人,您莫要聽信這混蛋的讒言,他可是害的我與這位弱女子一同深陷危機……還險些就沒命了!”

    說著,少年還摟起位于自己身旁的高泠,暗示她為自己作證。

    “哦?我今天來此也確實有詢問此事的目的。高泠,這位少年的話語可是事實?”

    “大人,基本屬實,雖說我并沒有親眼目睹這位帝國軍部外圍成員的所行之事,但至少他應是親身參與了此事,并對我二人見死不救。再加之,屬下已經秉呈軍部的,他先前所犯的諸多罪行。”

    高泠雖恨極了韓非,又身為當事人與受害者,卻依舊如實上報著自己所知的情況,并做出了極為客觀的評論,

    “我以為,可以先將其帶回帝都,扣押候審。等待審判過后,再行定奪。”

    “嗯,言之有理,那就這么辦了,我稍后就押送這人返回帝都。你既傷重,等下我喚來了你城外的隊友,就一道回去吧。”

    閻羅將軍微微頷首,對高泠又有了新一層的認識,在對她的印象有所改觀的之際,便邀請著說道。

    “是,屬下遵命。不過,”

    高泠毫不猶豫地應下來了,然后又保持垂頭的姿勢不變,停頓了半秒,請求道,

    “可否給屬下一點時間。”

    “跟朋友告別是理所應當的,我們去外面等你。”

    隨即,她拽著鎖鏈,將正興致勃勃欲要繼續聽聞下去的某個厚顏無恥之人帶了出去。

    房間里卻是一陣尷尬的沉默。

    又是高泠來打破了僵局,她攤開了話題,徑直言道:

    “第一,我要為這半個月以來,幾次三番地利用了你,道一聲抱歉。如若你仍舊心有不甘,想要報仇,我歡迎你來帝都尋我。

    第二,按照我的立場,我直到此刻也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什么。只要獲益足夠,我愿意不折手段,這是我人生的信條,我不想也不會去改變。

    第三,記得帝都學院之事,望你慎重考慮,不要因一些無謂的理由錯過了此次機會。

    最后,珍重,我的朋友。”

    她言畢也就掙開了一手攙扶、一手搭于自己肩上,此刻已傻呆愣住的少年,神情倔強地自行出門離去了……

    “朋友……這般暗算過我多次的家伙,到底是哪門子的朋友啊?”

    許久之后,少年攥緊的雙拳終于松了開來,面龐上故作惡狠狠的表情,也掩不住他悄然上揚的嘴角。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