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七十二章 未知之地
    一處未知之地。

    “呲溜~呲溜~”

    此地一片黑暗,但似乎能聽到一道輕微而滑膩的聲音。

    “嗷嗚,汪嗚~”

    緊接著又響起了另一種聲音,最初它很威猛、顯得氣勢洶洶,而后不知為何很快就衰弱了下來。

    “誰呀,敢打擾你大爺我睡覺,看我……誒?等等,哈哈哈哈別,住手!混蛋,別舔了!”

    凌夜才一醒來,就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舔自己身體,不對也不是舔,好像是一種滑溜溜的生物在自己身上蠕動著。

    制止了半天,凌夜卻發現這玩意軟綿而又有勁道,絲毫不受力的樣子。

    他登時怒極了,手向懷中亂掏著,想要翻找出一樣武器。

    雖然那把手槍被韓非給搜走了,但凌夜記得自己應該是還剩有一件跟手槍一起順出那家伙家中的——一把帶著些許銹跡的短刀!

    他正想這些的同時,就也很快摸索出來了這把武器。再也不顧什么禮儀克制,凌夜倏然朝仍在自己身后四處滑溜的那東西捅了過去。

    “噗呲!”

    本來感覺沒戲的少年,卻真的憑借著這把更像是破爛一般的短刀順利捅入了那東西體內。

    而后少年就感覺到一股帶著些許熱意的液體噴灑到了自己手間與身體之上。

    “呼呼,叫你這么囂張,捅死你捅死……”

    他還是不肯罷休,一進一出地再多添了幾刀,直到那東西連血液都流不出來了才終于停手。

    “呸呸,這玩意的血還真是跟它一樣的惡心,黏糊糊的而且有股苦澀的味道……”

    卻是凌夜怒砍的時候,不小心用力過猛,把飚濺出來的一大股血帶回來了嘴邊,險些還一口全吞了下去。

    做著嘔吐姿勢的凌夜,還真就連帶自己不久前才飽腹的早飯也一齊吐了出來。

    反正那里面也沒加什么好東西,吐了就吐了吧……

    終于停下了所有事情的凌夜,正為自己浪費了一頓飯錢而心疼著——畢竟那是花他自己錢買來的。

    他好不容易念叨完了,才想起來要觀察自己的處境。

    此地絲毫不見光亮,睜眼與閉眼也沒什么區別,但他就是能感知到以自己為中心周遭不遠范圍內的事物輪廓。

    這是一種自己命名為【靈視】,從修煉所謂接觸【靈訣】之后就朦朧產生的近乎本能的手段,以靈魂的角度看待一切事物,以此感知著外界的靈魂乃至靈力分布,雖說死物看起來是昏沉沉的,但總算辨別道路還是沒多大問題的。

    可關鍵不是這個,問題是在他并不熟練地開啟了靈視以后,環顧四周,竟再次發現好幾只跟自己腳邊差不多亮度的“燈泡”。

    腳下的這個“燈泡”已經快要熄滅,但既然還有幾只,那就送它們一齊上路好了。

    再次提刀相向的少年,立刻走向了其中那個最亮眼的“燈泡”。順便一說,這個“燈泡”亮眼,還有些重疊的光暈在奮力搖拽著,仿佛想要脫離出來一樣,看上去很是有趣。

    思考著這件有趣事情的凌夜,也知道眾人之樂的道理,于是他就一邊慢悠悠走著,一邊還在心中為自己體內的兩位居客講說起來了。

    “笨,這明顯是兩個靈魂!”

    靈老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語氣,而另一個住客也弱弱地發了話。

    “那個……我隱約在你昏睡傳送之前,瞧見那身體外的那個師父,好像把你那只灰黑雜毛的寵物狗也扔了過來,會不會……”

    “什么!”

    凌夜驚地一蹦起,瞬間反應過來后,連忙踏步向著那團有股微弱重影的光團狂奔而去。

    “給我住嘴啊,混蛋,再不松開小家伙……”

    口中如此警告對方的少年,手上卻絲毫未停,撲過去后,就持刀徑直朝那史萊姆一般的怪物劃去。

    在即將靠近那團光暈的時候,他極力克制自己的雙手,緩緩一手摸上了滑膩十足的惡心怪物,試探并且固定著——雖然也不可能抓牢這怪物。

    另一只持刀的右手更為謹慎,只敢插入兩三厘米,在貼近內側那團逐漸黯淡下去的光暈外表時穩當地頓下了刀,然后輕劃著切開了這東西的皮膚。

    一道狹長的傷口頓時產生,外層的那個光團也在閃爍了片刻后黯淡了許多,在少年手上更是劇烈掙扎了起來。

    少年一點憐憫的心情都沒有,因為那團應是小家伙的靈魂已經搖搖欲墜,仿佛在下一秒就要熄滅了一樣。

    他恨極這團扭曲的扁形長條的怪物,短刀不適合再用,那就直接用手撕開好了,這樣總不會傷到小家伙吧?

    如此想的凌夜把短刀放到了腳邊,保持著半蹲的姿勢,雙手都插入了那道傷口之內,然后一邊使力往內里攪動、尋找著力點,一邊試著撕扯著這道細長的傷口,欲將怪物直扯成兩半!

    雙手再深入了不到一厘米,少年就已經能夠抓穩這怪物了,他歇也不歇一下,全力以赴地撕扯起這怪物。

    “撕拉!嘩啦啦……”

    雙手各執一部分仍在扭曲蠕動的怪物軀體的少年,一陣犯惡心,忙將手上的東西甩開。

    而后他再次垂下頭,對著躺在自己身前一動未動的微弱光團,一邊將自己體內的靈力以溫和療養的運行方式傳入了這個光團之內,一邊輕聲呼喊:

    “小家伙,快起來了……你怎么這么調皮,傷都沒好就跑過來跟我一起……”

    傳輸了好一會兒,凌夜靈力總量本就不算多,此時更是瘋狂減少了大半。

    但付出總是有效果的,小狼“嗚嗚咽咽”地響出了聲。

    “呼呼……累死我了,當時給那個高泠療傷的時候,可都沒費我這么大心力。”

    凌夜這時才有閑余的時間去出聲抱怨,但手上還是老實地給身前的小狼清理一下身上的臟污——主要是那怪物的一些碎肉與不知其是哪個部位的臟器。

    稍微清理了一下,少年便也不顧小家伙黏糊糊的身子,一手將其抱了起來,另一手再次握緊了身邊的短刀。

    沒了生死的危機,凌夜腦袋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

    這里貌似是在一個很大的房間里,雖然一片漆黑,但地表上覆蓋的石料磚瓦就說明這并非是野外……

    那這些東西究竟是什么,不是野生的話,看起來倒像是傳言中聯盟那邊暗地里培養的基因怪物。

    難道自己被傳送到了聯盟,跨越了一個大陸,甚至加上整個無邊之海!?

    凌夜頓時感到嘴里的苦澀之意更深了,忙于心中做了最后一次確認。

    “靈老,好師父,你們真的就這么狠心,直接把我扔到另一片大陸就不管了?這里可是聯盟的秘密基地,弄不好真要死人的!”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