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七十三章 對峙
    仍是這個房間內,應是已過去了一段時間。

    凌夜一邊摸索著尋找房間的出口,一邊在腦海回蕩起了靈老方才的話語。

    “笨蛋!蠢貨!我怎么會收下你這種蠢徒弟!我們是要鍛煉你,又不是想讓你直接去死。怎么可能會把你傳送到到【西武大陸】去?再說就算我愿意,乾坤珠又哪里還剩有那么多能量……”

    “聽好了,這里是【東勝神州】的北端,女巫的地界里面,你自是也來過一回了。雖然具體的要你自己去探究,但我們給你制定的任務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了,那就是……”

    凌夜再次晃了晃腦袋,狠吸了幾口涼氣,這才緩緩平復了些許激蕩的心緒。

    他絲毫也不愿意接受這種危險程度極高,一不小心就會真的死掉的任務。但是沒辦法,他是不可能拒絕的了來自兩位師父的共同意志的。

    他很清楚的了解這一點,甚至連違抗的意愿都不敢表露出來。

    免得靈老臨時給這項任務再多加上幾分難度,讓自己更受所謂歷練的折磨。

    這么一邊考慮事情,一邊尋找道路的行為,效率肯定不會很高。但畢竟已經過去了好一段時間了,找到出口也是理所應當的。

    少年既然知曉了這是女巫的地盤,他就怎么也無法真正安定下來,他想去見某個人,卻又怕真的見到了那個人。

    但不管怎么說,自己正處于的,總不是時刻會有生命危險的其余地方。

    這是女巫的地盤,而自己又是那人的朋友,先前的意外也就算了,接下來只要出去澄清一下事實就足夠了。

    至于什么危險任務,就等自己好好休息幾天再說了,反正他們也沒說到底要什么時候完成。

    要我冒這么大的風險,總不能連這點空子都不給鉆吧!

    少年腦中胡亂地思考著,同時開啟并踏出了此地的房門。

    而后,一聲驚響乍起。

    “嘭!嘭!”

    “一號,殺了他。”

    兩道聲響幾乎是緊挨在一起著傳入了少年的耳中。

    然后,連連退讓躲避的時間都沒有,更別提出聲解釋什么了。

    少年被一具龐然大物給正面撞飛了,他在劃過一道幾乎筆直的線條后,“嘭!”的一聲,就直接整個人都撞上了這個房間的正對著房門的另一面墻壁上。

    “咳咳,等等,我是……”

    少年還待出言,可對方哪里會給他留有這么富余的時間,只見那個龐碩的鋼鐵傀儡踏步急沖了過來。

    它腳下一直在加速著,既然敵人還未死,自己又沒有收到新的指令。

    那這一次就要徹底解決了這個擅闖主人實驗室的敵人,直接撞扁他好了!

    凌夜已放棄了辯解,因為這個傻大個眼中已是閃爍出了危險的紅光。他早就從星語那里知道,這是鋼鐵傀儡進入戰斗模式的外在表現,不殺死敵人它是不會停手的。

    但自己絕不可能死在這么一個莫名其妙的誤會當中,現在也只好先讓這個大個子報廢一段時間了!

    鋼鐵傀儡看著不過幾步之遙的孱弱少年,嘴角一道獰笑高高掛起,而后欲將以巨手先行限制住對方逃跑的路線。它畢竟是一道女巫制造的冰冷之物,再如何智能也不需要那些無謂的負面情緒來影響到其戰斗能力的發揮。

    少年眼中精光一閃,他見著鋼鐵傀儡兩只手初一張開,便猜到了對方的想法,這也是能夠簡單而有效地制約到自己絕大部分的逃跑動作——除了一件事。

    這個大家伙絲毫沒有擔憂過會有人能與它正面對抗,因此連自己的胸門大開了也沒有任何防備的意思。

    而這便是自己的機會,生死凝聚于一線的機會!

    鋼鐵傀儡沖撞的速度很快,但凌夜思考的時間總計也沒耗費半秒,他已狠下了一個決定。

    在同齡人當中都稍顯瘦弱的少年,此刻在那以噸位計數的龐然大物面前,搶先沖撞而上。

    正面對抗是吧,那就來啊!

    眼中本來滿是自信的一號傀儡,在即將碾壓近前的人類時,見到少年那比自己還要癲狂的眼神,心中頓時升起了一股自從它被裝配上魔力核心之后,至前一刻也未品嘗過的情緒——雖還不至于恐懼,但它已是隱隱有了不安之感。

    可再也來不及做多余之事,兩人已不過兩步,啊不,此刻是一步之遙了。

    “嘭!”的一聲,鋼鐵傀儡已然撞擊而上。

    當然,是對著墻壁。

    凌夜感知到身后那處魔力核心亦是智能核心的位置,其中原本活躍的光團,現已經被凍結緩停了下來,被淡色的幽藍光芒覆蓋了一層后,連亮度都急劇微弱了許多。

    他卻來不及回頭查看自己的戰果,遠處女巫的咒語聲停歇了下來,不是因為她不想打了,只是施法結束了而已。

    他曾于水晶球中的影像上見過,星語的施法過程,因此也推想的出來眼前這一幕的情況。

    經過如此長時間的醞釀后,這道法術想必威力是會極其恐怖、效果異常驚人的了。

    凌夜神情嚴肅,已是做好了準備,逃跑是不成的了——但躲避總可以吧。

    身后那具傀儡正好是一個優質擋箭牌,雖說不知道究竟能否阻擋這道未知的女巫法術,但總是好過自己直接暴露在危險之下。

    少年正欲回身鉆進那鋼鐵傀儡身下縫隙,這時對面卻生出了異狀。

    “該死該死該死!”

    女巫哭喪著臉,一臉怒容地望著自己近前不到一尺遠、正冒起青煙的虛空處。

    法術模型竟然在這種緊要的關頭失敗了,該死,該死的元素法術,這種破爛玩意以后我再也不會學習了!

    女巫如此暴躁地怒吼著,但很快就又擔憂起來了另一件更為緊急的事情。

    現在怎么辦?

    她稍抬頭望了眼遠處正嚴陣以待的少年,心中一陣糾結苦惱。

    這少年看上去還蠻厲害的,不如我投降了吧……不行,我可是偉大的銀月冕下、北地女巫中的一員,怎么可能在戰場上向敵人求饒!

    再說就算投降,那人也未必接受。就算他接受了,被議會知曉后,肯定也要降下責罰的。甚至這些都不算,只是讓這件事傳出去,我堂堂【守護者】還怎么做女巫了?

    等等!

    這里又不是戰場……而且,只要求他不要告訴別人不就行了……再不濟他看上這里的任何……呃除了那里的東西就全都給他好了,他既然是偷偷摸摸進來這里,想必也不希望被人發現的吧?

    女巫最后看了自己手上的兩件物件,她先是收回了右手已無用處的法杖,正要以左手上的傳訊法術作為魚死網破的要挾。

    這時,對面的少年發話了。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