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七十九章 過錯與補救
    菲雅很生氣。

    那個該死的混蛋少年,不僅給自己留下了一堆爛攤子,還在自己就要將功贖罪的時候,給他跑了。

    然而他可以跑,自己怎么跑,在殿下面前自己哪有膽子做什么忤逆之事?那就只好乖乖認錯。當然,對于不是她做的以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高傲的菲雅女巫是絕對不可能承認的!

    什么?女巫怎么可能投降!我這么敬愛殿下,怎么可能做出毀壞培養室里的實驗品這種事情!跟那人在一起,不也是為了試探出那個混蛋的底細嘛,他可是帝國人!

    你們為什么不信我,為什么連殿下您都不信任我,嗚嗚嗚……

    好吧,最后果然是水遁最好用了,自己這不就真的趁機跑出來了嘛。至于丟不丟臉什么的,反正她們應該已經習慣了吧。若是還不習慣,那覺得丟臉的人,應該也是她們。

    才不是偉大的守護女巫!

    才跑出來不久,菲雅很快就抹掉了臉上的淚痕,哼著小調,乘著傳送陣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她準備先休息幾天,等風頭過去了再回去見殿下。

    在自己部族人略顯疑惑,但仍舊恭敬眼神中,菲雅努力保持著女巫的威儀,淡定而從容地一一對應。

    然后她隨意找了個借口打發掉包圍過來、正要詢問的族人們,很快就溜了開來,急匆匆地朝家里的方向趕去。

    菲爾弟弟,許久不見,姐姐就回來看你了。順便怎么讓他跟自己對下口供,免得以后穿幫呢……算了,以自己這個弟弟的性子,阿妮娜她們能問出一句話才是天大的奇怪吧。

    完美的計策,等回去以后就一口否認自己知道那白袍里的人是誰好了,自己明明牽著的就是可愛的菲爾嘛。

    那混蛋竟敢冒充偉大女巫的弟弟,真是罪該萬死!

    “若是讓我再見到他,看我不……”

    一邊忍不住恨恨地嘀咕出了聲,一邊拉開了自家帳篷的菲雅,看著家中的正身盤坐在地上的幾人,頓時感到自己腦袋又犯起糊涂了。

    仿佛不能接受那人的存在,菲雅連忙揉了揉自己眼睛,她不敢置信地喊出了聲:

    “我最近怎么總是出現幻覺呢,怎么連可愛的小菲爾都變成了跟那個混蛋一樣的可憎面孔!”

    “姐姐。”

    坐在帳篷內一側的小菲爾被門口女子的臉色嚇到了,頓時怯弱地低語了一聲。

    “乖,不怕,你看那個可是你美麗溫柔的姐姐,她不會害你的。”貼著小菲爾坐著的是一個與之年齡與形貌都較為相似的少年,此刻少年正一副大人的模樣以最為柔和的語氣安慰著小菲爾。

    “混蛋,把你的臟手給我放開!”門口的女巫瞬間暴怒,平時那可是只有自己才有資格撫摸的位置。

    少年撫摸得更為起勁了:“菲爾別怕,姐姐她只是很久不見你了,有些激動罷了。”

    “姐姐平時也好兇的……”

    一臉怒容的菲雅女巫,正要掏出腰間重新佩戴好的法杖,此時聽得來自弟弟難得一見的完整話語,可是一點兒都興奮不起來,甚至腳下一個踏錯、險些跌倒在地上的獸皮毛毯上。

    “沒事,等會兒我去說說她,保證以后姐姐她再也不會兇你了。”少年聲音更顯得柔和而低沉,仿佛附帶了一股別樣的魔力,竟真的讓小菲爾用力的點了點頭,然后起身跑開了。

    看著自己的弟弟從未有過的乖巧模樣,從她身邊小跑了出去,菲雅頓時一陣無力感由心頭升起,竟真的跪倒了在地,表情也呆滯了許多。

    “那個,要不俺們也出去了。”

    這時一個縮在角落位置的健壯青年見著氣氛不妙,也不敢久待了。畢竟這位正主都回來了,自己的任務也無須再提。

    菲雅女巫突然翹高了腦袋,爬起身后連衣袍上的些許灰塵都未曾拍打,急忙大喊著:“肥二,給我抓住他,可別讓他跑了!”

    看著女巫一臉陰沉與興奮之意交織的表情,少年起身朝她緩緩行去,口中故意說著曖昧的話語:

    “喂喂,咱們也算有過這么久共事的緣分了吧,怎么一見面就要喊打喊殺的?”

    有了自己族人在場,女巫一丁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特別是這個肥二,年紀輕輕已是族中少有的優秀戰士,這混蛋人類再如何強壯,還能比得過高地人不成?

    女巫同樣正面向著少年行近,而后嘴唇貼在似有些驚異的少年耳畔,輕說了句:

    “哼,殿下已經下令了,抓不到你,我也要受牽連。”

    見到菲雅女巫面龐上得意忘形的表情,少年也未露怯意,心道此刻反而恰當至極。

    他神色中夾雜了幾分無奈,扭頭朝身后手腳都不知該往哪放、正垂頭直盯著地上數螞蟻的高地青年說道:

    “……那你可別怪我了,肥二,還記得我路上和你說的話了嗎?”

    那高地青年聽到有人在叫自己,忙抬起了漲紅的面龐,理解了少年話語中的意思后,他猶豫了半晌,應了聲。然后一邊驅趕自己身后同樣早已站立不安的幾人,一邊自己也很快地退出了房間。

    “喂喂回來……肥二你們這群小兔崽子!”

    看著自己越叫喚,這幾個家伙反而腳下抹油了一般,跑得更快了些,菲雅頓時狠咬著牙。

    她氣急敗壞地回頭朝少年吼道,氣勢洶洶仿佛仍沒反應過來場上形式的變化,“你對他們灌了什么迷魂湯,竟連我的話都敢不聽?”

    當然,女巫身下著正緩緩后退的腳步,已是完全出賣了她欲要逃跑的心情。

    少年理也不理女巫的小動作,正色道:

    “行了,你是逃不掉的,咱們好好談談吧,”

    頓了片刻,他笑著解釋了一下,“至于肥二他們嘛,我早就提前跟他們說,我是你的心上人,你這一番喊鬧,在他們看來,不過是小兩口的打情罵俏罷了。”

    女巫仍是后退,本就理門口不遠的她,此刻已然快要出去了,眼中一絲喜悅之色閃過,便想要繼續拖延下去:“你……你這個無賴!”

    “好了,偉大的女巫小姐,咱們真的需要開誠布公的談一談了,這對你我二人都不是壞事不是么?”少年輕踏出了兩三步,而后輕拉起對方柔弱的纖手,再熟練地捂上了她的將要驚叫的嘴巴。

    被堵住嘴的女巫正要狠咬下去,嘴邊就是一空,她也不再呼救,只是嘴上仍不饒人:“哼,對我來說把你抓起來,扔進黑牢里才不是壞事。”

    “你不過是想將功贖罪罷了,你詳細解釋一下,她們為何要懲罰你,說不定我就有主意幫你呢?”少年在女巫耳邊誘惑說道,看起來雙方的身份應該完全交換一下才是正好。

    “就你,你這個莽夫還能做什么好事不成?你不知用什么辦法竟然跑到培養室里去胡鬧了一通,那可是殿下實驗用的重要工具,”

    女巫聽了,更是怒氣沖沖,“虧你還有臉說自己是殿下的朋友,呸!”

    這次凌夜是真的驚訝出聲了:“那是星語的實驗室!?”

    定了定神,他再問道,

    “好吧,你總要告訴我那些大型蚯蚓是要用來做什么的吧,既然被我無意間弄死了兩只,還有什么辦法可以補救嗎?”

    幸好,當時沒有全部捅死了,不然……

    說起這個,年輕女巫眼中綻放出來極為好看的異彩:

    “那可是殿下主導的生物實驗,若是成功了,以后部落的人們就不需要總是為食物短缺而發愁了。”

    “那些蚯蚓是用來吃的?”少年吃驚問著,同時腦子里不自覺回憶起了那時感受到了的扭曲與蠕動,心中頓時直犯惡心。

    菲雅女巫便要怒斥:“你這種莽夫怎……”

    “好吧,我就是莽夫,那補救措施呢?”見到星語竟然還有她的崇拜者,少年其實也是蠻開心的,嘴上也不再那么嚴厲了。

    女巫打量了少年兩眼,問道:“你真的愿意改過自新?不過以你的實力……”

    “以我的微弱實力,連你們的秘密基地都你輕易混進去,不是更能說明我的聰明才智嘛?”凌夜心想,反正自己的任務都已經不知道怎么完成了,干脆先做些簡單點的事情練練手好了。

    “好吧,倒確實還需要幾種實驗材料,本來殿下是打算自己去的。那就這樣,我們先去收集完成,”菲雅收回了視線,勉強答應了,“這樣殿下說不定也就能原諒我了!”

    見女巫的眼睛一亮,凌夜心中頓時輕松了許多,自信說道:“就這么定了,你說一下需要的東西,我去幫你弄來。”

    “其它的倒沒什么,主要是一只將近化形期……哦,也就是你們說的三境中期,要剛鬣獸的心臟一顆,然后需兩張二境的劇毒蜥蜴的毒囊而已。”菲雅托著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后說道,“最后還有三顆金晶石,這個我想你這種窮鬼是不可能有的,殿下應該會有準備的吧。”

    “……”

    才聽到“三境中期”這四個字,凌夜臉色就泛起了青紫,什么聽都沒聽過的金晶石暫且不提,一個三境的怪物倒也剛好是自己試煉任務,可自己只是想找一個三境初境的啊喂,就這樣已經是煩惱得不知怎么完成了。

    現在倒好,本就艱難的試煉再次提升了一層難度,而且還是自己自愿的……凌夜一向以陰暗的眼光看人,心中頓時大逆不道了起來,這次會不會也是靈老他們故意……

    在心中念叨了許久,卻怎么也沒得到期望的答復,凌夜只好清醒了過來。他甫一抬頭,就見到了眼前的女巫正以一副鄙視的眼神望著自己。

    少年狠著咬牙,壯膽一般地喊道:“去就去,誰怕誰呀,星語是準備什么時候動身,我們提早兩天就去把事情辦了!”

    “后天。”

    女巫淡淡地回了一句。

    嘴唇翕動了片刻,這次凌夜再不敢逞強了,如此回道:“……我們明天再去吧,總得休息一下,而且還要做些準備不是?”

    “切,那就這樣吧,我們明天再見。”

    話畢,女巫就想跑出去。

    凌夜一把就拽回了她,說道:“等等,我們就在這睡,誰都別想離開。”

    “你!好吧,那你睡地上,里邊的床歸我。”

    形勢逼人,菲雅只好答應了,但最后還是計較了起來。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