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九十七章 再次出發
    部落,帳篷內。

    “出發了,出發了……”

    菲雅女巫不知多少次地呼喊道,然后迅速拉扯過了小菲爾,以自己的身軀隔離了兩人。

    瞥了一眼神情急切而興奮的女巫,凌夜完全搞不懂她,說她勇敢吧,每次臨場時卻手抖得比自己還夸張。可對照著怯弱、害怕這些形容詞,又跟此時她的表現大相徑庭。

    這種不知死活的行為,概括來說可能真的只是蠢吧,女巫之中奇葩般的蠢貨……

    地面鋪著柔軟的毛毯,凌夜半坐在一個小臺桌旁,品嘗著異域風味。

    正壓制住了自己弟弟的反抗,空閑出來的女巫側臉朝凌夜怒吼道:“混蛋!你別以為我察覺不到,我可是偉大的守護者,對于心靈感應的掌握,也就比殿下差了一點點而已。不信?你剛剛肯定在想‘蠢貨’什么的吧?”

    “哪有,我只是在鄙視我們將要面對的獵物而已,”凌夜一副“你肯定誤會我了”的表情,“我可沒偷懶,這幾天不僅是必須的修養時間,我同時也是在研究怎么對付那兩只,或者三只湊在一起的劇毒蜥蜴。”

    “這有什么好研究的,不過是二境的魔獸罷了,我們可是才活捉了一只三境中期的剛鬣獸呢!”女巫挺胸抬頭,手中下意識松懈了片刻。

    小菲爾趁機跑出了帳篷,但此刻兩人好不容易談論起了正事,菲雅女巫又怎么可能甘心放棄,便只是跺了跺腳,終是隔著一個小臺桌坐在了少年對面。

    “不是那么容易的,”少年決定首先就要打擊、鎮壓下這股盲目自大的風氣,他神情嚴肅道,

    “你也聽肥二他們講過了,劇毒蜥蜴這種魔獸雖然實力比三境的剛鬣獸差遠了,若是單個拎出來且是正面對抗的話,連我們這種初境的廢材都能強撐不短的時間。”

    見女巫臉上得意、不解、岔憤接連顯現,他的話頭一轉:“但對方可是以家庭為單位聚集在一起,而且是極度陰險狡詐的存在,這說明它們擁有不錯的頭腦、懂得協同作戰,我們的許多計策是沒辦法實施出來的。”

    說著,女巫還未表態,凌夜自己倒是頭痛了起來。

    還想邊聽邊吃的菲雅頓時放下了手上的點心,一臉茫然地問道:“那要怎么辦?強攻不行么……不對,我可是隊長,我命令你快點想出辦法來!”

    見少年注視而來的目光,其嬌顏微泛起紅意,語氣卻始終理所理當。

    “辦法自然還是有的,但還是要先回到老問題上面,肥二……”凌夜話題重開。

    “不行,這次他們連跟著也別想,只是幾個比我們高了一個境界的畜生罷了,我絕不答應!”這是一名堅持底線的女巫。

    又在這道坎上邁不過去的少年,話語中隱含著威脅,他決定直接推平這道土坡,填平這道淺坑:“那就沒得談了,我警告你,你要是還這么頑固,我們就不帶你去了,反正缺一個見習女巫也沒多大問題。”

    “你,你們……好啊,肥二你還真的敢過來,”菲雅女巫想到了什么,連忙轉身,怒氣沖沖地喊道,“肥二!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們參與進來,不需要!我是以女巫的身份說的。”

    “女巫大人,戰士擋在施法者的身前,這是很理所應當的事情,再說,”肥二作為一位高地戰士,雖還未正式成年,但依舊擁有自己的驕傲與執拗,

    “這次也是事關重大,不說【星之子】殿下的實驗問題,就只是凌夜小哥,他同樣是我們尊貴的客人與重要的交易伙伴。”

    女巫怒氣狂漲,聽不下去,凌夜卻是笑瞇瞇道:

    “不錯嘛,肥二,看來你知道的還挺多的嘛,而且都會用成語了。”

    “嘿,本來族里就是安排我代表本族,加入到殿下臨時的狩獵小隊中去的,現在跟小哥你也是一樣了。”

    高地戰士摸了摸腦袋,有些自豪和不好意思的情緒,“至于帝國語,早先被法術灌輸后,一直缺少練習的機會,經過了這幾天的鍛煉,我才逐漸熟悉起來的。”

    這倒是讓少年驚訝與釋然了幾分,而看著身邊同樣面露茫然的白袍女巫,他忍不住輕笑了出聲。

    “你……”

    菲雅臉色陰晴、又瞬間漲紅著,她連忙將白袍掩面,說不出話。

    “那就決定了,我們……”見沒了女巫的阻礙,凌夜輕松發話,半途卻笑臉一僵,稍加停頓后五官隱隱顯得扭曲,“我們暫時不用你參與了,肥二,謝謝你和另外幾個同伴在這幾天對我的幫助。”

    戰士遲疑:“真的,那可是……”

    女巫驚喜:“真的,那我們快走……”

    是的,我當然是被逼迫,你快幫我殺兩只劇毒蜥蜴吧!

    “是的,我想嘗試著鍛煉一下自己,畢竟它們實力也不算太強,不是嗎?或許我,以及這位女巫小姐,可以早去早回,再次感謝你們的幫忙。

    哦對了,等我回來,我們就要展開正式交易了,你可以先準備一下,我主要需要一些獸皮、特殊植物等不太顯眼又方便收集的消耗品,具體的我們可以再進行商討。”凌夜回復了平靜,微不可察地咧了咧嘴。

    留下來也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但高地戰士仍有些不甘心:“好吧,那你們小心一些,要不要我在后面跟……”

    “不用!”

    “不行!”

    其余兩人表達了相近的意思,而后相互對視了一眼,均是感到了一絲古怪。

    肥二不再堅持:“加油,你們倆還說不是情人關系。”

    貌似老實的說完,只見灰芒一閃,高地戰士就腳底抹油般地跑遠了。

    菲雅連發怒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跺跺腳地生著悶氣。

    其實,你可以瞞著我,然后在后面跟上來的……凌夜心中一陣暗嘆,卻不敢太明顯地表現出來。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接一兩個月需要鍛煉的,難道區區二境的畜生也不在你的承受能力之內了?

    腦海中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不顧凌夜的小心思,隱隱催促了起來。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