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九十八章 洞窟
    草原,荒野,山地。

    由清晨到夜晚,緊趕慢趕的兩人,這次奔行了更久更遠,終于差不多到了目的的最可能存在——一處巖石遍布的曠野。

    一獵裝少年,一白袍女巫,他們身后還跟隨著一只灰黑雜毛的“狼狗”。

    少年就是凌夜,他看上去悠閑自在的樣子,一點大喘氣都沒有。

    而凌夜身旁的那位女巫就完全相反了,此刻正毫不顧及形象地坐在了隨處可見的堅硬石面上,反正一路過來她就已經這么耍賴地休息了不知多少次了。

    “我說,要不是你非要自己走,我們這會應該都吃上晚飯了吧。你別急著催我,”不等白袍女巫發話,凌夜立即半是勸說半是告誡地道,

    “現在天色已晚,肥二又不在,我們只能依靠自己去摸索目標的分布位置、具體數量,以及狩獵范圍等等……這些數據資料只靠口述,還是幾個月前的老舊資料,可沒辦法直接拿來用。”

    “做飯,我要吃熱的,還要有肉有湯,中午那種木屑一樣、干巴巴的破餅我是絕對不吃了!”女巫揮手示意,一副吩咐下人的模樣。

    凌夜怎么可能慣著對方,要不是看在這位見習女巫勉強可以遠程施法和輔助,上次正式戰斗表現也還像模像樣的,他都寧愿自己一人前來了。

    但既然已經算是共同戰斗一回的隊友,又幾乎確定了將要進行的合作,他便不好太過生硬,遂委婉答道:

    “女巫小姐,我們現在身處野外,還是小心一些才是,生在高地又是女巫的你,總是能夠理解這個道理吧。”

    “我當然知道,荒野間的任何火光和肉香都會引來未知的危險,不過我實在是……”中午沒吃好,勞累又饑餓的菲雅,耳垂泛著越發明顯的紅意,卻猶豫地不知怎么開口。

    她避開了身旁那人的詢問目光,有些急躁地來回掃視著周圍,倏然間,她眼神微凝,忍不住蹦了起來地低聲喊道:

    “那里那里!有個山洞,我們進去生火,燒些熱水就好,再說我們正好也需要個休息過夜的地方。”

    她一手指了某處,另一只手卻拉扯著少年,想要一起過去。

    凌夜來時就發現了這個藏在眾多巖石堆中,不怎么明顯的洞穴,但他可沒那么莽撞。

    菲雅拉不動,于是疑惑回頭,凌夜微微搖頭道:“洞穴,我記得劇毒蜥蜴也有居住在這種地方的習性吧,它們甚至能利用工具自己搭建一些簡單的巢穴。”

    “倒也是,是我太大意了。現在我們在洞穴那邊的下風處,身上消除的氣味的香料還未失效,確實有可能。”女巫喪氣地放開了手,紅暈染到了面頰,強自冷靜地分析起來。

    有可能那里面就有幾只劇毒蜥蜴,有可能它們還毫無察覺,也有可能布下陷阱正等候著他們過去……

    光憑猜測解決不了實際問題,凌夜朝身后招了招手,仿佛在逗弄著:“小家伙,哦不,辰東啊,你過來聞聞前面有沒有魔獸的氣息。”

    一直遠遠墜在二人身后的“狼狗”,確實能聞到一些東西,然而它沒有任何過去幫忙的理由和意愿,甚至都不想理會少年對自己的招呼。

    凌夜拉起快餓趴下的女巫后退到了“狼狗”身旁,對自己此行任務順利完成的希望更少了許多,但還是強笑道:“小家伙,咱們倆就沒必要玩這種過家家般的冷戰吧,有什么不樂意的你可以說出來嘛,我們……”

    “狼狗”變回了符合“小家伙”這個稱呼的大小,正舒服地團身在一處較為平整的巖塊上。

    “她死。”

    有些受不了少年過分親近,甚至將要肉麻起來的話語,它類似傳音一樣地說了聲,意思明確、清晰和堅定。

    少年臉色僵硬,雖已經預料到了,但直到此時仍沒有什么好主意。

    “你這寵物好像不怎么聽使喚啊,才一境中期的樣子,要不要我幫忙教訓一下。你這是什么表情,又不是我招惹它的!”女巫來回審視了身邊的一人一獸,以一種近乎肯定的語氣道,

    “這雜毛狗是殿下交回來的,這樣說起來,當初它是跟你一起溜進巫殿的吧,只是它被抓住了。那為什么又要放了它?唉,善良與仁慈有時會讓人以為您軟弱可欺的啊。”憤憤不平的聲音,似乎意有所指。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換個條件吧。除了殺人,以及我放任你留在北地。”凌夜嘆道,無奈感更深了許多。

    “……”

    閉眼團起的小家伙,毫無動靜。

    就在凌夜思定,想要先把小家伙放到乾坤珠里,免得讓它趁機跑遠了,它卻突兀地有了反應。

    “躲起來!”

    站立的兩人,腦海中一道略顯稚嫩的冷聲震響,隨即各自握緊拳頭,氣息、身形皆是消失。

    而小家伙也瞬間就鉆進了一道石頭縫里,本就不算強盛的氣息幾近于無。

    洞穴里果然是有魔獸存在的,正暗自慶幸自己沒進去的凌夜,回身就見到了幾只直立行走的蜥蜴人從洞里緩行而出。

    一只,兩只……總共四只,兩只成年人體型,兩只幼崽。

    其中最前的那只如同最健壯的人類,高約兩米,全身披覆著不薄不厚的綠甲,赤目中不時閃爍著幽芒,手有三根金屬色澤的指爪,雙腿修長且蹼趾未分,腰后長尾隨著行走而搖晃;

    稍后那只應該是母蜥蜴,身軀更瘦些,皮膚細鱗,短爪短尾,看上去威懾力差了不少。

    銀月還未完全升起,大的兩只走完全出了洞口,在不遠處轉身“嘶嘶”了數聲,似乎在驅趕兩只幼崽返回洞里。等到幼崽四肢著地爬了回去,它們多瞧了幾眼,這才無聲地向遠方襲去。

    耐心等待了大約十分鐘,確認短時間內那兩只成年蜥蜴人不會再回來了,以握手來互相辨別對方位置的兩人,幾乎同時解除了隱身。

    凌夜默算了一下,已經一境后期的他,體內靈力充足的話,差不多能夠支持半個小時的隱身了。

    相對安全的此刻,凌夜腦海中不停盤旋的話語,一時脫口而出:

    “你確定幼崽的毒囊不能用嗎?質量不過關的話,我們可以多湊幾只。”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