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一百零二章 算計
    不能逃,也逃不了。

    凌夜只有咬牙強撐,實在撐不住了,就繞行躲避著劇毒蜥蜴稍泄些力道。

    畢竟,這是個剛剛斷尾的蜥蜴,短時間是不可能找回全盛時那種超出人類想象的詭異平衡感與靈活性的!

    凌夜還是能勉強超出對方反應能力那么一絲的,好歹能有個喘息的間隙,不至于完全地疲于奔命。

    毒液、撕咬,以及最頻繁的利爪攻擊,劇毒蜥蜴本就是狡詐至極的魔獸,始終是在一邊強逼著少年與之正面對抗,一邊讓兩者的交戰地點難以察覺地挪向了懸崖……

    一步一步,少年逐漸察覺到到自己的險境,但此時前方是封鎖了道路的劇毒蜥蜴,后面不遠便是無底的懸崖。

    為了不被“吧唧”地摔成肉泥,他劇烈地反抗了起來,甚至數次冒險想要擊殺了這條陰險狡詐的直立魔獸,卻都被其謹慎地一一應付了下來。

    從其胯下翻滾過去已經行不通了,背后險些被捅穿的傷口這么告誡他;

    不顧一切強硬攻擊的話,酸麻脹痛甚至有種斷裂感的手臂亦是表明了嚴重的后果;

    而在范圍限制的情況下,自己可沒有躲開經過靈力加速的毒液噴射的把握,逃又能往哪里逃呢?

    當然,如果愿意任務失敗以及付出一些擺脫糾纏的代價,還是有辦法的,起碼還能保住一條小命不是嗎?但我都忙活了這么大半天,還是不甘心呢……

    強殺失敗,拒絕逃脫,可供他閃躲的范圍也越來越狹窄了。

    難道真的只能等死了不成?冷靜一下,想一想還有什么辦法?

    蜥蜴幼獸?

    似乎也不能讓它分心了,何況我現在哪里騰得出手去撈那只小東西!

    辰東?

    都不知道跑哪玩去了,而且它實力太弱,會連累它的……

    笨女巫嘛?

    不可靠,已經回部落了。

    更遠的其他人就不用說了,遠水解不了近渴,看來還是只能靠自己。

    我身上的武器和擁有的力量……鋒利短刀,普通手槍,隱身圓珠,很大的冰塊,幾根麻繩……兩個或主動或被迫當著觀眾的靈魂……靈訣和現在沒什么用的天賦能力……

    還是有一絲勝機的,要不要賭一把?會不會太冒險了,就為了一只魔獸身上的實驗材料而已?

    “退與不退,你自己選,”其中一位觀眾是一位老者,他淡漠地發話,“但明明有機會,卻還是屈服于恐懼和怯弱的話,你的修行之路就不必再繼續下去了。”

    “我相信你,我支持你。”另一位溫潤柔和,仿若其生前的模樣,話未完就帶著幾分羞惱說道,“還有,再敢想什么生前生后的討打的話,我就……就不理你了。”

    正一邊嘴角微翹,一邊狂野地戰斗的少年,連忙收斂了心緒,一本正經了起來。

    他心中嘀咕了一句:那就戰吧,雖然不是那么必要……

    雖是如此想著,凌夜也竭力掙扎著,但實力境界的差距,卻讓這場戰斗越發地一邊倒了起來——他是被壓倒的一方。

    畢竟,這魔獸高出了他一整個大境界,光是靈力的總量就已經多出他好幾倍,再加之身為劇毒蜥蜴魔獸的種種優勢,在如此這番無奈的持久戰中,少年先天就少了幾成勝算。

    先前的一些手段,終究還是沒能完全拉回這些差距,也怪不得他現在狼狽不堪的模樣。

    然而,此刻凌夜已下定決心。

    不是不能逃,只是他不想逃了!

    身后幾步,便是懸崖與“吧唧”的結局,看來是不得不拼命一搏才行了。

    來吧,蜥蜴怪,就在這最后一擊中決定勝負吧!

    仿佛感覺到了這個人類眼神中的決死之意,蜥蜴人同樣使出了自己的七八成實力,以奠定勝局和防止意外。

    二境巔峰的七八成實力,對付一個靈力不多的一境中期是綽綽有余的,且直到戰斗結束也沒有任何意外發生,這讓極度警惕著的蜥蜴人略微放松了一下——在它眼前,那人類已經跌落懸崖。

    這處懸崖深不見底,掉下去就只有不知道多久之后才能響起“吧唧”的聲音,不會有其他可能性了。

    斷尾的雄性蜥蜴人自然清楚這個道理,他再仔細探查了半晌,最終確認了那人類的死局。

    于是,它側身緩行到了不遠處,仍吊著自己后裔子嗣的懸崖邊緣。

    木棍插在崖面以下數十公分峭壁上,想要撈到吊在木棍底端的幼獸,雄壯的蜥蜴人至少要把身軀探出懸崖三分之一,才有可能夠得著。

    若是附近仍存在任何威脅,蜥蜴人說什么也不這么冒險的,但現在那個引誘自己來此的人類已經跌落懸崖了,而它反復探查許久后,同樣得出了安全的結論。

    那就沒什么好猶豫的了,木棍太細,插入口太淺,已經出現了石灰下落的跡象,再不抓緊時間,它好不容易才誕生下來的后代就要跟那個人類一樣的下場了……

    想起那個人類,蜥蜴人再次抬頭望了一眼對方最后落下的地方——云海中連人影都不見了。

    它極度人性化地緩緩搖了搖頭,終于蹲下強壯它的身軀,胸前以上加上手爪的長度朝斜下方探去。

    蜥蜴人計算的沒錯,差不多可以了,它左手的利爪已夠到掛著幼獸的繩索。

    它沒有直接觸碰上去,而是先極力收斂了自己所有的靈力,不敢放任一絲超出于腹間的靈力核心,以免刺激到自己的肌肉使力過多,乃至增加了一點點自己利爪的鋒銳程度。

    就是這樣,它仍不敢掉以輕心,以它最為粗糙、最不鋒利的中指輕緩地勾勒過去,稍微吊起了一絲繩圈,還好沒有斷裂!

    它正松了口氣,想要緩緩上拉回身時,兀地身后一股巨力貼身撞來。

    來不及閃躲,但還有機會,蜥蜴人右手直插沒入崖壁邊緣,左手欲要先輕緩放開那個繩圈。

    懸崖邊緣,蜥蜴人的去勢稍頓。

    然而這時,一聲雷霆般的轟鳴聲傳來,之后它深紅的眼中仿佛看到了一顆長長的、圓圓的東西急速飛下,瞬間擊中了木棍的根部!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