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一卷 少年初長成 第一百二十二章 挑戰
    星語眼眸冷光一掃,面對這黑袍婦人嬌叱道:

    “處置?有什么好處置的?他們可有犯任何過錯?還有,你既然還稱我一聲大人,就該知道這是本殿下的私人空間。又是誰允許你進來的?”

    “老身擅闖了殿下您的房間自然是老身的不是,可這兩人又該如何算?”看似恭敬的老婦人還真是歹毒,死咬著凌夜兩人不放。

    “這人是殿下的客人!”

    “他是菲雅的未來夫婿,不算外人。”

    前者岔憤厲喝,后者卻恢復了淡然,只是輕瞥了眼身旁少年。

    “!”

    后者的言語頓時炸得在場其余三人都震驚難言,隨后表現迥異。

    “殿下……這……這……”面紅耳赤者低頭絞弄著手指。

    “……是嘛,那還真是恭喜這位外族人,當得上是三生有幸了,能夠讓炫明那位族長看重,想必是有幾分手段的。”陰冷嘶聲者其心可誅。

    “喂……”扶額掩面者已無力吐槽。

    連她自己都掩著小嘴,剛剛腦袋亂哄哄的一心急就脫口而出這種話語,畢竟這家伙按理說確實沒有權限還三番兩次地跑進來,是該好好責備一下,但絕對不能是那種生不如死的下場!

    然而此人不能力敵,說不得還要請……老師不會不知道這里的事吧……

    只是話都出口,又不可能收回來。再說這對于某些隱約可以察覺到的苗頭來說,或許并不是一件壞事……

    發脹的小腦袋只頃刻間就重歸于理智,星語睫眉微微顫動一下語氣平穩地說道:

    “帝國與我們即將迎來一段蜜月期,在雙方合作的基礎上此事倒正好有利于雙方消除一些可能存在的誤解。再者,菲雅也確實是喜歡這位少年的,可沒有半分強求的意思。晴雪前輩,還有其他事情嗎?”

    “……”

    眼神掃過小跑到那個少年身前緊抓對方衣角的意外因素,如今情況不問可知,晴雪面具下的雪白眸珠染上的紅絲漸漸消退,她強忍著沒看向某人以免自己貿然出手,無言中拂袖轉身將要離去。

    “慢著!”

    發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處于漩渦中心的作無辜狀的少年。

    眼前這一幕似乎就是上次前來北地的鬧劇重演,雖然仍是摸不著頭腦,但如此不明不白地算計凌夜絕不可能坦然咽下苦果,甚至再給這位老妖婆第三次機會……

    在身旁兩位黑白女巫才松了口氣的驚異和不解的注視下,凌夜朝毫不停頓地朝大門走去的那黑袍人問了句:

    “聽說,您好像跟我父輩有仇?”

    銀月女士的原話是“認識”,但想來那種高高在上的人物也不會為了這種小事特定過來解釋一句,再說這老妖婆確實沒有一絲善意。

    老妖婆還是沒理他,連步子都沒停。

    “母親就算有幾分實力,想來也得罪不起您這種北地的大人物。那就是我那個從小未見過面的父親大人做的好事了……請問是我那位老爹是把你怎么了?嘿嘿,一男一女,他是始亂終棄了?還是說,見你太丑壓根就沒瞧得上你!你面具下的那張臉不會已經被人毀了吧……”

    這人的心思絕對是欲殺自己而后快的,也就不怕還會怎樣得罪她,倒不如刺探一下虛實好做些準備,反正現在這種有兩個重要見證人的情況下,想必她也奈何不了自己——要是能直接殺我,她也沒必要搞這些虛的了。

    轉身的黑袍人雙眼像噴出烈焰一樣,凌夜這次卻絲毫沒有避開的意思,直愣愣地瞪視了回去,順道還把身邊下意識地往自己身前擋的兩個笨蛋劃拉到一邊。

    “呵呵,果然是那人的兒子,都是一樣的尖牙利嘴,讓人一聽就想要撕爛你的臭嘴!”怒笑著的她像是下一刻就會實現自己的說法。

    凌夜回以微笑。

    還真是滴水不漏,生氣成這樣的都套不出話來,果然不愧是老妖婆——倒不怕甚至是希望對方窺探到自己此時的心思,可惜不知是自己太抗拒她,還是她實力沒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強大?

    并沒有被窺探的痕跡,至少不是老妖婆……這點還是可以確信的。從自己修煉靈訣開始后就已能主動抗拒外力意識的侵犯,至不濟也能察覺到——毫無痕跡只是笑話,連靈老都是坦言除非他恢復全盛實力,否則也是做不到的。

    看不出屬性……

    她隱約滲透出來的靈魂波動強度是很高,然而靈動不足,并不像是專修靈魂之道的存在。

    三境還是四境?

    總不是五境吧?

    感覺比那位銀月女士弱上不少,也沒有那位完全不再一個次元里的被俯視感,應該跟幻靈差不多?

    境界太低果然是死結,連做個對比都云里霧里的不甚清晰……

    總之一句話,現在乃至將來的一段時間內打不過就是了。

    數秒的急速思考和判斷后,凌夜仍是不怵,給了身旁擔憂就要再次動作的兩人一個安慰的眼神。

    “前輩修身養性的功夫令我這個小輩很是欽佩,但您這種惹不起老的就來欺負小輩的行為,卻難以讓人信服。當然,我并不會自以為能夠用自己這張嘴巴說服您這種人,”

    凌夜朗朗的話語脫口,正面對著那吞魂噬骨的眼睛,“不如,我們做個了斷好了。不管您與我的哪位父輩有過恩怨,就在今天先做一個小小的結論,看看您是否連一個小輩都不如。”他說著與送死無異的言論,眼中跟面上卻都浮現出笑意。

    你敢嗎?

    不會連一個區區小輩的挑戰都無法接受吧!

    “哦,你想送死不成?總不會這么貼心想讓我一掌拍死你吧?當然了,既然你都口口聲聲稱我為前輩,那么不管你以何種方式,有甚么心機,”雪眸中瘋狂被壓抑得極深,這位晴前輩毫不猶豫地回話了,語氣中譏諷與不屑味甚濃,

    “我接受你所謂的決斷。你若是能討得我幾分歡心的話,我還可以大發慈悲地饒你一條小命。”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