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二卷 帝都篇 第一百一十六章 無眠夜
    接下來,場上陷入了沉寂。

    直到天際間白肚漸生,迎著東方的微露晨曦,靜立如塑像的閻王發話了:“沒人來了,收——”

    她戛然止語,來人了,遁光中可見是軒轅閣的修者。

    人未至,聲先凝絲入微地傳入她耳:

    “工部的左尚書遭襲了,只有任蕭獨闖他府邸,初一得手就走,小閣主正追擊去了。”

    “這位谷主也太狂妄了吧,竟然還敢犯事,他先前的傷都好了不成?”閻王身上煞意畢露,口中徑直說道。

    言說間,遁光已抵達,里面現出一年歲不長的修者,眉宇軒昂,身材偉岸,面對閻王的直視,依然噙著一抹霸意內斂的微笑。

    他三步并兩步地趕到閻王近前,微微垂目道:“依在下的拙見,外傷看著是像基本痊愈了,不過在硬接了小閣主的一招后,似乎傷得比上次更重了不少,以其高深修為,逃遁時卻連血都止不住。”

    “但愿如此。”

    心思計較了起來,閻羅將軍淡淡道,“你來得正好,以我與軒轅閣的交情,應該能吩咐你兩句吧?”

    “任憑差遣。”

    打量完周遭情景,修者在某個看起來還年輕他幾歲的高挺身影處停頓多了片刻,口中回道。

    “高狩,道宗的弟子。戶部的錢大人,也是無妄谷多次襲擊未果的人……”閻羅將軍偏轉頭,接連介紹了起來,“你二人若是得閑,需對錢老爺多加照拂才是。”

    “天命高家!不知比得我們帝都那位女子的全盛時期又如何了?”

    眼中精光爆閃,軒轅閣修者略顯亢奮地說道,“在下柳城,老爺子好,我近幾月正好無事,可否在您府邸占一間廂房。”

    話題轉說之際,修者卻始終目不轉盯地凝視著那高姓子弟,顯得很是唐突無端。

    見錢老爺子與那白須老伯相互扶持著站立于一旁,微笑著沒有搶話的意思,高狩這才抱拳談說道:

    “見過柳兄。表妹天資無限,自然遠超于我,再加之她似乎又遇了奇緣,想必不日便可重新恢復修煉,更上一層樓也未可知的。”

    “那便更妙了!半年前曾與她打過,自忖遜色數籌,但近來我又有所感悟,正想要實踐一番呢!然而總是尋不到人,連院內有個家伙也奉命外出了,可謂是遺憾頗多!”

    畢竟不是不知輕重緩急的人,柳城緩緩收回了如炬的目光,“高兄想必也會留于錢府吧?以后還望不吝賜教!”

    “錢家主為歹人脅迫卻能泰然處之,不愧為名士風范,我便是彈盡竭慮,也定要護其周全。”高狩作著苦笑姿態,連連晃手,“至于賜教是萬萬不敢當的,在下不過

    是——”

    “行了,既然都沒意見,錢老爺可有介懷不便之處?”眼下事務繁多,閻王打斷道。

    “只要二位高人不嫌棄,不過添多幾雙碗筷罷了。”錢家主和氣而無卑恭之意地說。

    “老錢啊,他們可都是年輕有為的三境好手,服氣辟谷亦是雕蟲小技。”不時的咳嗽聲漸消,立身在旁的崔安好笑地提醒道。

    “那又如何,少年確實了得,但即使不貪嘴癮,我府內還藏著幾兩神仙茶呢,多些提神養腑,哪里不比你這醉鬼來得快活?”錢老爺很是不悅。

    “你個老狐貍!竟然還藏得有!”崔安險些跳腳,對著分明比他年歲少了個零的錢老爺子指罵出聲。

    這時,被四周諸人撤離的微弱動靜驚擾,高狩扭頭環視間,閻王本人和那位苓前輩已是悄然消失。

    他再避開近旁同輩者灼灼視線,趕去扶護住強作支撐的錢老爺,勸說著起來:

    “現下事急從權,不知錢家主有何打算?”

    “……此地要留著修繕,先待我安置好下人,這就勞煩諸位與錢某一道回府吧。”

    對著身邊管家吩咐兩句后,錢老爺子說著。

    半小時后,錢家別墅區域再無人煙。

    “失敗了嗎?”

    一抹血影忽地閃爍著出現在空中,剎那間,看著大致呈人形的存在尚處于模糊不清之際,便又兀然消失,僅剩下了聲音。

    “哼哼,看我這次不把你打到滿地找牙,偏偏在老夫輪值期間找不痛快——”

    跟著,一稚嫩嗓音慢悠悠卻似要響徹云霄,很快,孩童身影同樣稍顯即逝。

    過了有將近兩秒后,一凜凜風衣的人影踏破空間般出現,才喘了口氣,晃動著臉上面具,視線凝視著某處,一拳憑空擊出。

    陡然間,那處本是虛空的位置微微凹陷了幾分,忽現的血影堪堪擦著空間波動的邊緣繞行而過,近乎沒有滯礙地消逝不見。

    再是孩童追擊過后,下一瞬,那拳頭大小的空間這才徹底扭曲成了透明麻花。

    注視完這一幕,閻王對著遠方疾閃而來的那人點點頭,隨即踏空而去了。

    “果然是任蕭那賊子——”迫近后,略感知了空氣中殘余波動,以及那淡淡的血腥味,喝聲未完時,第四人遲遲地破空趕去,聽聲音,原來是劉大將軍。

    適值一輪旭日高空懸掛,照耀和福澤于地上活躍的碌碌者們。

    ……

    恭王府的破舊牌匾下,趁著晨曦微光,凌夜三人匆匆趕回,卻未急著進門。

    “咳咳,婆婆,起得真早啊。”面色酒紅的凌夜,不著邊際地起著話頭。

    “又惹禍了?

    ”

    靠椅上的恭婆婆睜眼,看著這個小家伙湊上近前攙扶著她提了提拉下的身子,隨后又瞥了眼兩女。

    “婆婆好。”

    兩女一齊問候著。

    “咦,奇了。”

    婆婆對黑衣女子特意停留了片刻。

    “我們確實有大麻煩了!”凌夜岔著話題,“不知您對無妄谷有多少了解?”

    “……怎么招惹上的?”老人家緩緩將視線收回來。

    “很復雜……大約就是我的一位老師,還有朵朵的老爹,好像都有無妄谷勢必要得到的東西?”凌夜長篇累牘地講道。

    “那應牽扯不上你們,不要太過探究,好奇有時不是什么值得稱贊的品質……”

    婆婆右手探出揉著他的腦袋,笑道,“我觀你五臟六腑還滲血呢,快回修復倉躺幾天去,等你醒來就沒事了。”

    半張嘴,面對老人哄小孩的語氣,以及其內蘊藏的呵護之意,凌夜也只得乖巧地承受了下來。

    最終,三人便告辭進門了。

    婆婆微瞇眼睛,躺在椅上,右手撫著近側的未撐開的大黑傘,繼續等候著日升……

    (本章完)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