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二卷 帝都篇 第一百五十八 異景,奇行,古尸,傳道
    天光蒙蒙,昏暗無色。

    凌夜處在山腰,上邊遠觀是一處傾斜的截面,遮蔽小半天際的的山石自他頭頂蓋壓下來,不知禍福的是,此刻,或是永恒的,風熄,云止,蔥綠的樹毫無生機……時間仿佛停頓了。

    似乎跟資料上記載的大有不同,無論是天色還是景象,凌夜都思索不起自己曾經記憶過此等描述。

    四處再張望了許久,沒等到半點兒聲響和意外出現,身上自能夠思考時便是不著寸褸,沒辦法,醒不過去的凌夜只好繼續探索著這座未知山嶺。

    三日,兩月,一年……不知多少年載過去,整整踏遍地上每一丈土石,觸摸過每一棵樹木后,囈語不停的凌夜回到了原地,仰頭,怔住半天。

    仿佛終結了催眠和暗示效果的患者,他發散的瞳孔開始收縮,眼神中的混沌逐漸被清明所取代,凌夜扭動著僵硬的脖頸,舒展著麻木的身軀,仿佛自夢中醒來,臉上肌肉抽動了兩下,喑啞道:

    “好……像……是一百一十八萬三千一百余步……”

    很快,心中只覺寧靜平和的凌夜抬手,隨意斜指而上,便見到石梯自他身前浮現,直去天際。

    他施施然邁起步子,撫開擋路的大小泥石,去往階梯盡頭,那是他從未去到過的半截懸空之山。

    第三百余次心跳過后,他踏上了天空中停止墜落的山,隨意逛了逛,便徑自走近山頭的一處奇景。

    以凌夜此時平淡如水的心境,依然不禁升起了微微好奇——山頂有兩個半座的建筑。

    保存地基的石廟,與圣人祠斜斜嵌合在了一起,以石壁和青磚為限,涇渭分明,地劃兩界。

    踏過周身碎石,以及路途上不計有多少捧的白灰,不大的石廟無門,他便悠然行入其內。

    正堂間,凌夜抬頭瞧了眼崩裂佛像,頗為乏味地移開目光后,掃視著不遠處的兩尸,他無知覺般地微笑了起來。

    隨即走去。

    先見著枯僧盤坐,身下是一團粉齏,披著腐朽袈裟,凌夜細致打量眼前,此無名僧人大半身赤裸,其余孱軀已成皮與骨相粘黏的怖態,唯有兩只手映襯著神圣。

    左手肉色飽滿,根須攀爬似由骨肉里生長而出,食指同大拇指捻了枝蓮花,栩栩如生,清香四溢,右手結寶瓶印,根根指掌晶瑩剔透,隱隱蘊生著乳白亮光,透露出清凈的禪意。

    靜立片刻,他再啟步,踏著斜坡,略顯粗糙的石質地面很快轉換成了規整的青磚。

    來到另一尸身面前,停步,他繼續觀賞著。

    這是位蒼顏白發者,身著長袍,一手背負而立,另一手微抬,卻是自指至掌消失無跡,只留有突

    兀的腕口,以及袖擺處莫名沾染上的焦黑色澤。

    半張殘頁正凋落著,在將觸未觸地面方磚之際凝固靜止住了。

    除此之外,一切仿佛尋常模樣,老者沉靜肅穆,若有所思,眼神凝視著前側微微高處,直如一位神匠所雕刻成就的圣人像。

    (本章完)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