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二卷 帝都篇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仇人足跡
    靈力風暴未有擴散開,僅僅被有意控制在了約莫十米的范圍內,距離較遠的凌夜在辰東第一時間沖到自己身前后,只是感覺皮膚上升起的微微酥麻之意,便沒有受到其它傷害了。

    看著眼前災難性場景,雖不是第一次見,凌夜還是忍不住心疼地揚聲問道:

    “這……這算誰贏?”

    “等結果就是。”

    肇事者卻表現得極為淡然,然而,輕飄飄一句出口,便再掩飾不住地咳嗽了起來。

    他們就這么等著了,將近半小時過去,在凌夜自大出血后的虛弱狀態脫離,心中開始懷疑對方也正暗自恢復傷勢的時候,半空中的紊亂靈力風暴終于消停到可以被外界感知的程度。

    “滋滋滋……”

    隨著微弱得近乎于無的電流聲響起,一根小半截扁形木條晃晃悠悠地飄出了靈力風暴的范圍。

    凌夜又等了等,眼見著扁木棍已飛到了孫洋手中,對方神色略顯復雜,似乎追憶地說道:

    “這是我初學時的柳木劍,本來是要以此為原型煉制我的本命法寶。但后來發生了一些事情,鬧得大家都很不愉快……自那時,我便立誓棄劍,隨意改換了樣法寶形態。”

    沒打擾對方的凌夜拉扯著身前狼妖的雜毛,悄悄攀到了它后背上,正要示意這關鍵時刻扭頭嘲弄望著自己的家伙該跑路了。

    一少年一狼妖相互瞪眼之際,逐漸縮小范圍的靈力風暴另一側,道宗的天才修者依然沉浸在追思的狀態。

    這時,刺耳的嗚聲陡然間響起,緊接著,是如同瀑布般的密集白絲瘋狂涌出,將它所處縮水至極的靈力風暴扎成了刺猬狀,原本能夠釀造一場天災的靈寶自爆便當即煙消云散了。

    凌夜眼中泛光地看去,果然瞧見了一只小巧而紫黑的蜘蛛爬竄了出來,身上坑洼和裂痕,以及斷了三四根的長腿,這些損傷先不提,其歪歪倒倒,不時還踩空般栽倒個跟頭的姿勢,實在像極了醉酒的黑螃蟹。

    “這里,這里!”

    凌夜忍著笑意叫喚了兩聲,眼見靈蛛胡亂扒腿間反而成了原空打轉的情形,他便左指點向自己右手腕系著萬千細線纏繞成的鏈繩。

    亂轉的醉靈蛛登時軀殼一僵,顫抖了片刻后,這才化成紫黑光色飛到凌夜身前,重新再變回靈蛛,殘余四只眼睛滴溜溜打量著他。

    凌夜與之一邊對視,一邊右手抬起,輕輕抓住了這半大手掌的靈蛛,幸而,對方沒有掙扎的意思,一動不動的,甚至連攀回它巢穴也不怎么愿意了。

    “你傷勢頗重,不如先變回玉墜子,等我出去,或者回復了元氣,再為你——”

    凌夜正和顏悅色、苦口

    婆心勸說著,便見到靈蛛嘴部紫黑的雙鰲低垂,下一刻,手掌上的劇痛隨即傳入了他的腦海神經,痛得他急忙喊,“停!你要吸干我不成?好吧,好吧,稍微吸一點就行了……夠了吧……可以了沒,……”

    直到凌夜右臂都干癟了許多,靈蛛才被凌夜半強制性拽起,雙鰲咂嘴似的點了點,看起來仍不怎么滿意的模樣。

    “既然又吃了我一頓,按照我們立下的規矩,你得再幫我完成一件事。”凌夜指著正緩緩靠近過來道宗弟子。

    軀殼上稍微細微的裂縫逐漸愈合著的靈蛛,一根長足尖竟是反扣過去,狠扎去抓住自己腰背的那只左手,凌夜疼痛難忍,便順勢撒手了。

    他仔細觀著來到自己前邊不遠處停步的道宗弟子,口中道:

    “孫兄不是要反悔了吧?”

    “……”

    張了張嘴,拎著小半截木劍的孫洋磨蹭地說著,“這個,我確實不想死。”

    說完,其面色已是緋紅。

    站在兩層樓高的狼背上,凌夜付出再被吸一口元氣的代價后,暫且壓抑住了身前靈蛛想要直撲過去的噬血欲望,嘴上回了句:

    “這樣啊,你往那塊魂玉注入自己一縷精魂,然后交予我,如何?”

    “……”

    深吸了口氣,孫洋狀似平穩地提議道,“我希望,我們能再比一場。我輸了任由你處置,我贏了,也保證絕不殺你。”

    嗤笑一聲,凌夜渾然不顧自己從來沒打算老實遵守約定的內心想法,面上正氣凜然地說:“不要,憑什么?你這一盤都沒想遵守約定,再來一次,想必你求生的本能也不會改變!”

    “不過呢。”

    在對方僵硬與掙扎逐漸減弱之際,凌夜又徐徐開了口,“再來一招也不是不行,你先照我之前所說,將精魂注入玉里,我便好下手輕些……我勸你要想清楚,這是最后一次機會,你若把握不住,就別怪我不講規矩了。”

    他面帶微笑,踏了踏腳下實力基本保存完整的三境狼妖。

    “……好。”

    將玉佩掏出,緩緩注入的精魂正熠熠生輝著,孫洋語氣艱難地出口了,“我們這次只比法術。”

    凌夜跳下了狼背,身體墜入海水中直到大腿根部,腦子一陣清明地說道:

    “那現在就開始準備吧。”

    “不用了,已經準備好了!”孫洋卻是表情猙獰地冷喝道,手中顯露的金光朝褲管還濕漉漉的凌夜拋出。

    緊接著,一道紫黑光芒在這位道宗弟子的眼中閃爍即逝。

    “你也要死!該死的混賬!中了我的臟雷,你不可能幸存,哈哈哈……”

    腹部一處空洞的孫洋,狠毒的瘋話說著,現實卻并沒有如他

    預料之中的發展。

    道宗弟子只覺得腹內一陣絞痛,而后那只靈蛛自他胸口又破開了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半步一回頭地飛回了面色青紫,搖搖欲墜的凌夜身上,鉆入了其傷口中。

    “你這人果然只是看著大氣磅礴,最后還玩了招陰的呢?”

    數分鐘后,凌夜一口紫黑濃血噴出,暗道僥幸,要不是手腕上的如意靈蛛終于肯聽他一次催動,來回間殺人,解毒,這還還真陰溝里翻船了。

    “咳咳咳,我修的本就是陰雷,暗沉,污穢,渾濁,如同爛泥才是我的本相,這金光,或許真的不屬于我……”

    硬生生瞧完了眼前這一幕后,孫洋收斂住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面帶著嘆息,輕松,解脫,以及微笑,緩緩倒下。

    “金光嗎?這就是你心底的陰影?”

    阻攔住了遲了一線擋在他前邊,見他情形稍好就要沖擊咬爛那瀕死之人的狼妖,凌夜眼中透出微許憐憫,以及探究,在縮小為牛犢體型的辰東貼身護衛下,腳下緩緩靠近過去。

    “你見過他?”

    孫洋眼睛回光返照般亮了幾分。

    “他確實比你強。”

    凌夜答得毫不猶豫,指揮著狼妖以利爪廢掉了對方四肢經脈。

    “就是如此,就是如你這般的態度……我不甘心,一個原本資質平平的家伙,憑什么靠了本運氣得到的《玄木罡雷心法》,莫名其妙就能站到我頭上去?”毫無自覺般狂吼的孫洋,才透支出的點滴力氣,便全用來擺上一副扭曲表情了。

    “我大約能猜到你所說的態度是哪種,但,我說你不如他,僅僅是因為你表現得實在有夠窩囊的!不信?”

    言說著,凌夜再是一刀捅進其心臟,根本沒想要給對方留半點兒活路,鋒銳刀氣徑自絞入其脆弱半毀的五臟六腑,“你這副言不由衷的樣子,自打跟我遇見就別扭得很。現在看來,原來一直是在模仿那個人……真是不知所謂,做個自己不好嗎?”

    戰斗終結。

    “真是的,要不是逃到這里都能有。

    (本章完)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