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凡世逆流 > 第二卷 帝都篇 第三百三十四章
    本來聽著風姿各異聲音,一把朽骨都要酥了的門衛老頭在目光掃到那赤練如同燃燒似的兩道符后,第一時間卻是驚得跳腳,登時便要破口大罵。

    然而,看情形已是不及,他任有百般苦楚也只好咽回腹中,腳下再無留情,一個氣惱至極地橫踢,唯有速度疾速到場間無誰能反應過來這一個優點,但也是足夠,那個始終滑溜如泥鰍的少年瞬間忘側面飛竄了出去。

    在眾人注視中,尤其是附近幾位美人嗔怒嬌柔的姿態下,輕甩了甩頭皮上稀疏白草,老頭頗為騷包在原地扎了個能當教科書的馬蹲動作,看起來是要正面對抗著耍耍威風。

    這時,兩道符仿佛擁有靈性一樣,本是前后貼合在一起的它們竟是忽地分開,左右包抄而速度絲毫未減,轉瞬間火光便飛射至僅離目標不到兩三步的近處了!

    老頭怪叫一聲,疾速后仰,利利落落的鐵板橋成形,動作時帶著黑褂袍飄起,剎那間火符抵至,被赤色異芒籠罩住的衣襟瞬間燃成了青煙。

    還不止如此,兩道符重新貼合在一起后,似互生間隙的男女,不再能穩固地融為一體,反而依稀可辨地正排斥著異己,于是火舌眼看著升起,瞪大眼的老頭還在底下半撐著腰……

    隨后,終于散發出危險而恐怖氣息的劇烈爆炸由巴掌大瘋狂膨脹開來,暗紅色夾雜著淡淡白光的煙火在軍事學院的大門旁綻放,路途遭遇的無論是金屬還是水泥,皆是熔煉成汁水,甚至連汁液都不斷蒸發著。

    很快,在周圍人群略顯慌亂之際,焰火卻未曾擴散開來,那驚人威力僅僅只限制約莫十米的范圍內。

    再其外,至多只感覺到一股稍灼熱了些許的熱浪。

    那平日里囂張可惡的老頭呢?

    在場包括凌夜,以及甩出符紙的錢朵朵,都是在思考著這個問題對方表現得再厲害,終究只是個高齡體衰的老人罷了。

    凌夜最擔心的可不是那方才還變著法兒折磨他的老頭,他急踏去那面色漸漸蒼白的可人兒,徑自摟抱著她安慰了起來。

    “沒事的,那老流氓那么壞,非要治治才好,”他輕拍其背,忍著面頰間被那根翎羽撓得直發癢的難耐感,口中略惡毒道,“就是人真沒了,那也是他活該……”

    “我呸!你個混小子,敢咒老子,看我”一道中氣十足的喝罵聲從沖天火光中傳出。

    而后,烈焰火光中隱約有人影突顯。

    “嘿嘿,學生哪敢,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凌夜邊看去邊回著話,眼中難掩幾分驚訝閃過。

    除了那之前親眼的目睹半截焦灰褂子之外,門衛老人全身再無其他狼狽之處,仿佛其正負手踏行的周身烈焰不是真實存在的一樣。

    眼簾內極淡的幽光升起,仔細觀察之下,他終于發現了些許的異樣,對方皮膚和衣服表面覆蓋了有一層若有若無的乳白微光。

    真能硬抗嗎?

    不太可能吧,這兩道符應是那位崔前輩所贈予之物,幾乎讓他有種直面方氏小太陽的感覺了,絕對不是一般武人能夠正面抵擋而不傷及分毫的……

    不待對方發怒,凌夜繼續接著話:

    “前輩出手果然非同凡響,如此烈度的火性攻擊竟然輕易間就降服下來了。”

    “哼,小子,別以為說兩句好聽的我就能大人不計小人過了。”

    老頭陰翳地笑著,隨即稍偏目光,對那已然恢復過來的錢大小姐鄭重而苛責了起來,“小丫頭,老頭不管你是哪里得來的這玩意,如此胡亂縱使,簡直是要殺人奪命了,我今日就要代你家長輩好好管教管教你!”

    說著,老前輩眉眼擠動間,置于背后作足姿態的雙手就要拎到前面,驀然一頓,緊跟著又是一僵。

    “我管你是什么前輩高人,敢傷我情郎,你還想說與我無仇不成?看我現在就……”

    說話的錢大小姐被情郎拉扯了回去,好生勸阻了半晌,這才罷休,暫且收回了手中那一把與先前丟出火符別無二致的家伙什……

    在此期間,全場眾人面色古怪而驚懼地退離著那個他們眼中的火焰惡魔,甚至連老頭都半張著嘴,顯露出幾顆僅剩的門牙而忘記合攏了,最終似有些惱羞成怒卻也未曾多言語什么了。

    “咳咳,真是……好一對郎情妾意的佳人,罷了罷了,老頭就不與你們為難了,你們走吧。”

    老頭硬挺著脖子,看上去風范十足地說起了和氣的場面話。

    錢大小姐立時就要再還嘴,片刻后還是被情郎摟了回去。

    “前輩,告辭。”凌夜說著,拱手。

    “嗯,去吧。”

    老前輩點頭,手伸出來做著拂袖的動作,“你這一個多月倒是沒白浪費。”

    “……”

    保持著正常的表情,凌夜一手摟緊懷中人兒,一手抬起捻著她調皮翹到面前的青絲,遮掩住了她俏臉的偷笑。

    兩人走了。

    其余人在門衛老人僵直欲怒的神情下,一個個也加緊腳步各自離去了。

    近十米的巨坑旁,一位雙臂焦黑,衣衫襤褸的年歲已高者靜默了許久……

    剛入校園內的兩人,聽到了身后有人輕聲呼喚。

    他們轉身。

    “柳同學早啊。”

    錢大小姐表面上落落大方地應道。

    凌夜僅面帶著笑容,在腰后側那股愈加扭動的力道下,未言半句話。

    “你們二位大忙人,小情侶出來,不知是有什么要事?”

    卻是又一人從柳青青身后趕至,頗為玲瓏地說道,“可不要誤會,我只是想著,你們若是有什么需要跑腿的事,我們這些個新生都是愿意代勞的。”

    “徐風嬌同學,我們只是前來聽聽課,沒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務,就不麻煩了。”

    凌夜禮貌性婉拒。開玩笑,這位心機頗重的女同學怎么可能真就只圖謀個跑腿?

    “原來是這樣,那正好,”似也察覺到他話語中埋藏的警惕心,徐同學扭頭和善地說道,“青青啊,咱們邀請這兩位同學一起去班里,你看怎么樣?”

    柳青青當時便嫣然笑道:“那自然是好的,對了,小女子在此多謝凌同學上次的出手相助了。”

    對方萬福隨聲行出,凌夜虛托著攙扶了一下。

    “好哇,走吧,不過我和凌同學還想見識見識外面餐食如何呢。”

    他身邊的可人兒燦爛地回應。

    確實都沒吃過早餐的一行四人,走去了餐廳的方向。

    十來分鐘后,見著一整條美食街,又面對著身邊徐同學仿佛只是好奇地詢問著王府內的伙食,凌夜兩人沉默了起來。

    “呵呵,是我多嘴多舌了,不知錢同學喜愛什么口味?”

    一路上大致已經摸清他們兩人表現的徐同學,輕輕岔開話題,只朝一人問道。

    錢大小姐儀態良好地說:“有西餐廳嗎,許久沒吃過了。”

    “這邊。”徐同學一邊引領著三人,一邊八面玲瓏地照顧著所有女姓言說著,“有一家西餐廳是由聯盟特廚親自把關的,風味可是正宗了。青青,我們今日也……”

    被忽視的凌夜走在最后面,絲毫不在意的樣子,當然,心中難免是有一絲感慨,然而憂慮是絕對不存在的,以那小妮子鬼靈精怪的性子,指不定還是在場眾人中把弄人心能力最為隱秘和強大的呢……

    很快就到了餐廳,那兩人食不知味的時候,凌夜已是不計葷素地大吃了一頓,順便在某少女照顧不來的間隙,找上了那位小口送著素食點心的柳青青。

    他湊過去后,發起了話茬:“柳同學啊,咱們也聊聊好了,這兩新任的‘姐妹’還要多黏上一會呢。”

    “凌同學有什么事嗎?”

    柳青青見他似笑非笑地不時扭頭朝桌那側的兩女看去,隨即掩齒略低聲道,“你不需要對徐姐姐那么警惕,她雖是心念復雜了些,但跟你一樣,沒什么害人之意的。”

    “嘿嘿,這個嘛,我懂得了。”一副斂容的態度,只是他心底如何想,除了那些世間極少數的老怪人精,其他人怎么猜得透?

    “凌同學有話直說好了,我知無不言。”柳青青笑著說。

    “真是瞞不住你,”凌夜微微驚異地講了,“我對潛院蠻感興趣的,不知……”

    “我知道的并不多,哥哥沒怎么詳細說過,”柳青青倒真言行如一,繼續娓娓道來。

    “潛院,是隱蔽之地,好像不在學院之內……它是苦心修行的地方,那里所有人對除了自己專注之事,都沒什么興趣……像我哥哥,他就是一心向道之人,長年居于那邊,自十歲后,便極少回過家里……”

    柳青青聲音逐漸幽幽然了起來,凌夜也沒打斷對方的意思,反而用心記憶著她的一字一句。

    “你們在聊什么呢?”

    錢大小姐一個不經意地眼神掃過來,終于發現了這兩人的竊竊私語,頓時顧不上什么游戲的念頭了,略顯無理地橫移椅子過來,喊話道。

    “沒什么事,吃飽了沒,飽了就走吧。”

    凌夜先行開口,表現得極為鎮定,環視了一圈,趁少女不注意對柳同學使了個眼色。

    對方會意,談話終結。

    各自都不好再胡鬧了,接近九點,臨近上課時間,出了餐廳,四人快步走著。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