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樂游客棧 > 第六十五章:張炳文
    爽瑯拉黑了韓默。

    只是午夜時分,還會回想起他的那張臉和他書房里的畫。那些畫像極了唐瀟瀟的模樣,讓她只覺得妹妹與他情意深重。

    她躺在唐瀟瀟的床上,蓋著沒有體溫的被子。惚惚惶惶到了十二點,手機突然震了一下。

    拿起一看,是張炳文發來的微信。

    “爽瑯,我知道你很難受,所以這幾天都沒有打擾你。我很關心你,卻又不知道應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我怕這個時候給你太大的壓力,但是請你知道我一直在你身旁。生日快樂,爽瑯。明天,請允許我帶你出去散散心吧。”

    張炳文發來了長長的文字,看得孟蜀心里一陣溫暖。

    韓默祝福的,道歉的短信也接踵而至。

    但是她沒有理會。

    不久,電話鈴響起。

    韓默是一個不會使用電話輪番攻擊的人,只要你不接,他就不會在半天之內打第二遍。但是今天,卻一個又一個的電話。

    爽瑯不愿意,但心里一緊,覺得有急事,還是接聽了。

    很低很低的聲音:“喂?”

    韓默的語氣依舊是那樣,“爽瑯,你還好嗎?”

    “我很好,沒什么事我就先掛了。”

    韓默一頓,接著說:“有事。我昨天去醫院,唐瀟瀟的尸體說是被家屬領走了。是你嗎?”

    爽瑯模糊的腦子瞬間清醒:“不是。”

    韓默:“奇怪了,誰會冒充家屬代領。還有,那個警察打你電話打不通,先給我回話了。”

    “怎么說?”

    韓默聲音透著疑慮:“確實是酒后駕車,而且車輛剎車又失靈了。”

    爽瑯在黑暗之中嘆了口氣。

    “但是……”他的聲音變得深沉起來,“我查到,那位司機其實是剛考了駕照,而且自己專門買了一輛便宜的二手大車上路運貨。這是他第一次開車,想不到就出了事故。”

    爽瑯明白他的意思。新手上路一般都十分小心,怎么可能還會酒后駕車呢?

    “但是,瀟瀟不過就是一個普通姑娘。”

    韓默:“我知道你的意思。那個司機還負債累累,原來開了一家小超市,后來超市因為賣病豬肉倒閉了,還欠了十萬塊錢。家里老婆生病,也沒錢治療,從醫院拉回家了,用最便宜的藥物吊著命。”

    他語氣平靜得很。

    爽瑯說:“韓默,你什么意思。”她覺得很可笑,大家都是聰明人,聽得出來背后的意思。估計是韓默也接受不了唐瀟瀟突然去世,所以四處懷疑。

    “爽瑯。”他皺眉。

    爽瑯:“你發什么神經!”

    韓默沒有生氣,“那個大卡車我剛才說了。剎車也壞了。”

    夜晚安靜。

    韓默的話一遍遍重復在她的腦海。

    難道是有人蓄意謀殺?

    瀟瀟招惹了什么人?

    她聽著,盡量平息剛才沒緣由的怒火。本來悲傷的情緒已經浸滿了干涸的內心,原本在這個時刻,她需要有一個肩膀靠一靠,告訴她會過去的。

    然而她現在此時沒有依靠。

    她有些累,蹦著緊張的神經放不下來,重重的呼吸著。

    韓默知道她有些累:“我不會沒事打擾你。明天醫院給我回話,我明天給你打電話說瀟瀟尸體的事情。你作為家屬,很多事情肯定要親自出面的。她的養父母帶著親生弟弟出國了,還沒有聯系到。”

    她點點頭,“我會接的。”

    “那就好。不早了,你睡吧。”

    “好。”

    韓默:“晚安。”

    電話被爽瑯掛斷,她吃了一袋安眠粉,裹緊了被子。

    醒來的時候,手機的未接來電已經有了一串,卻沒有韓默的,只有張炳文一個人。她突然回過神來,回撥了過去。

    電話那頭秒接:“你去哪里了?怎么才接我電話?”

    語氣聽起來十分生氣著急。爽瑯愣了一下,小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張炳文馬上反應出來自己的態度,語氣瞬間軟下來:“對不起。我剛才著急了些,一早上電話都沒打通,你最近心情也不好。我是太關心你了。說好了今天我帶你轉轉的。爽瑯,你妹妹也是希望你好好的。對嗎?”

    這倒提醒她了一點,反問:“你和瀟瀟認識嗎?”

    張炳文一愣,電話那頭似乎在思考。“瑯,等一會兒,我再告訴你好嗎。我不想騙你。”

    “好。”

    “十五分鐘到你樓下。”

    張炳文并沒有想到爽瑯為何會問這個問題,按理說自己做的天衣無縫,她是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與唐瀟瀟原本相識。

    唐瀟瀟有刪除手機記錄的習慣,除了韓默的,她一個都不會留,所以爽瑯斷然不可能發現。張炳文需要為自己編一個可信的理由。

    今天,只要過了今天,他又再也不用這件事情擔心了。

    張炳文在樓下看著爽瑯居住的公寓,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

    短信蹦出來:“銀行匯款56000人民幣已到賬;備注:定金。”

    他刪除了短信,整整衣服去見她。

    一路上,爽瑯的話不多,看著窗外的景色閃閃而過。電臺里的新聞報道著村落之中販賣尸體搭**的骯臟事件。

    “去哪?”

    見車一路行駛上了高速,爽瑯有些恍惚。

    張炳文專心開車,溫柔一笑,“去散散心,看看山山水水。”

    “別太遠,晚上我還要回去。”她想著妹妹的公寓,似乎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慰藉。

    張炳文:“你喝口水吧,休息休息。你看,給你買了最愛的奶茶,吸管都給你插好了。我可拍了半個小時的隊才買到的,限量版今天最后一杯了。甜食能讓人心情好。”

    爽瑯拿過奶茶,絲滑的在口中化開。她一大口一大口品嘗著,突然有些乏困,可能是最近沒有睡好,雙眼昏昏沉沉。

    張炳文看她已經側著頭熟睡過去,找了個休息站隱蔽的角落,從后排拿出來一個手銬,“咔”的一聲把爽瑯的雙手鎖在了座位之上,而雙腳也一起綁住不動。

    他為她戴上口罩,上面浸滿了令人沉睡的藥物。車一路飛馳,從白天開到晚上,將近9個小時的路程,愣是打了興奮劑一樣的開完。爽瑯中途沒有蘇醒,也沒有發現異樣。

    只有手機震震震個不停。

    張炳文一看,“啪”的隨手一扔,從車窗丟了出去。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