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追靈計 > 第一百零一章
    誒誒誒!什么情況,金發大哥哥親了另白發小哥哥,然后把一位大姐姐氣走了,白發小哥哥反而生氣了打了金發大哥哥。

    大叔說過親親是兩個相愛的人才能做的事,兩個哥哥不是愛人嗎?床也上過了,親親也做過了,白發小哥哥為什么要打金發大哥哥?

    阿竹震驚的看著兩人,整個巷子內充滿尷尬而又詭異的氣息,兩人雖然相互沉默不語,但是他們身上撒發出來的靈力波動告訴阿竹,現在情況非常危險,在這樣下去,兩人肯定要打起來。

    太危險了,我的離開,趕緊離開。

    阿竹剛在心里緊張到的說著,想轉身逃走,但是怎么也抬不起腳,她看了看正在瘋狂打顫的雙腿,心中驚到,周圍的靈壓太恐怖了,腿軟了。

    她看了看手中的冰晶掛鏈,又瞅了瞅那兩個快要擦出戰斗火花的兩個人,心道,必須自救,現在到了阿竹出手阻止的時候了,為了防止災難發生,為了阿竹能平安回到大叔身邊,阿竹現在必須展現出真正的實力了。

    青氏秘籍:第一式,賣萌。

    “那個。”

    青葉竹努力的睜大眼睛,擺出賣萌的笑臉,剛一出聲,兩人要殺死人的目光投了過來,青葉竹嚇得雙腿一軟跪到了地上,連忙四肢扶地。

    青氏秘籍:第二式,真誠的求饒。

    “對不起,打擾到二位了。”

    “哼!”七魄冷哼。

    阿竹將手中的冰晶掛鏈雙手托起,誠懇的說道:“阿竹,只是來送東西的,不是有意闖入這里,請兩位放阿竹一條生路。”

    兩人在看到他手上的東西后一驚,伊洛剛想上前將東西拿回來,卻被七魄搶先一步將冰晶掛鏈抓到手中。

    他盯著冰晶中的花朵說道:“你一直帶著它。”

    伊洛表情沉重,臉上一陣陰霾,顯然此時心中很是憤怒,他冷冷的說道:“還給本王。”

    “這里面有夜凌溪的記憶,你都已經看過了。”

    伊洛冷聲回道:“沒錯。”

    “你想起了多少?”

    “本王憑什么告訴你。”

    七魄赤眸微聚,面無表情的回道:“你不說我也有辦法,你不是他,也不能成為他。”

    說著他瞬間出現在了伊洛身面前,右手手掌浮上了面前,伊洛深邃的紫眸突然暗淡了下來,淡淡的說道:“你還要取走我的記憶嗎?像十一年前那樣。”

    七魄整個人微微一怔,驚到:“那些記憶你也得到了。”

    伊洛趁機伸出右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猛地將他從空中拉下,緊緊的鎖在懷中,附在他的耳邊,悲道:“那天被你咬得好疼啊!全身的血被你吸走了百分之十,二十,三十,那個時候你是想直接殺了我吧?

    這沒什么大不了的,更疼的是你毫不留情的取走了我的記憶,一點都沒留下,明明我都那么哀求你了。”

    七魄身體一僵,突然意識到不對,冷聲道:“放開。”

    伊洛冷笑道:“不放,放手的話本王剛得到的記憶就又被你拿走了。”

    “你想變成他嗎?”七魄問道。

    伊洛嘴角輕笑,從他手上搶過冰晶掛鏈,回道:“不是本王成為他,是他本就是本王的一部分不是嗎?”

    “你到底從什么時候知道的。”

    “就在昨晚昏迷之后,本王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將這里面記憶都看完了,那個叫夜凌溪的我,和你們在異世生活過的所有記憶。”

    七魄心道,我說今天早上醒來,他怎么有些不對勁。

    “你要抱到什么時候,我不取你的記憶了,放開我。”

    伊洛邪笑道:“可以,不過你要先跟我道歉。”

    七魄一怔,道歉,道什么歉?

    只聽伊洛又道:“一天被你扇了兩巴掌了,總得讓本王討回點利息。”

    七魄怒道:“誰叫你突然變成夜凌溪的模樣的,叫你變回去又不變,還有剛才吃虧的是我好嗎?打你我有錯嗎?”

    “本王本就長這模樣,只不過將頭發和瞳孔變成了黑色,還有本王在漪瀾蘭落城少城主這個身份原本就叫夜凌溪,本王用自己的容貌和姓名,本王有錯嗎?

    還有你一個靈體,本王親一下怎么了,又不會掉塊肉。”

    七魄一僵,最后無奈的投降道:“我投降,我道歉,對不起,可以放開我了吧!”

    伊洛嘴角勾起,松開了手臂。

    七魄連忙與他拉開距離。

    阿竹一臉懵逼的看著二人,心道真是奇怪的談話。

    小心翼翼的站起,這里應該沒我的事了,得趕緊回到大叔身邊。

    “站住。”伊洛對剛想要離開的阿竹命令道。

    阿竹身體一僵,轉身笑呵呵的說道:“大哥哥,還有什么事嗎?”

    “你是五海天崖閣的幫工。”

    “是,是的,阿竹最近剛來漪瀾蘭落,身上沒有金錢了,所以在五海天崖閣尋了個工作,剛才完成了今天的最后的一個任務,正想要趕回五海天崖閣,不小心撞到了大哥哥真是抱歉,掛鏈我檢擦過了應該沒有損壞。”

    阿竹的聲音越來越小,生怕伊洛要她賠償是的。

    伊洛看了看已經暗下來的天空回道:“本王不是要責怪你,只是本王正好要去五海天崖閣,一起吧!”

    阿竹一聽他也要去五海天崖閣,心喜的說道:“好呀!好呀!”

    伊洛邊走邊對身后的七魄說道:“走了,跟上來。”

    七魄不屑的回道:“切,你說跟我就跟嗎?”

    ......

    十分鐘后。

    阿竹像個客棧服務人員一般飛快的踏著小腿走在前面,邊走介紹著五海天崖閣。

    七魄飛在空中,在后面緊跟著兩人,嘲笑道:“小青蛇,你是想要他住在五海天崖閣嗎?介紹的那么詳細。”

    阿竹點頭回道:“嗯嗯,五海天崖閣有個規定,若是能為五海天崖閣拉來客人,就會有賞錢。”

    七魄笑道:“小青蛇,你的賞錢恐怕是要飛走了,他可是已經入住一覽天閣了。”

    阿竹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說道:“能住在那里的人身份可都不一般。”

    七魄又道:“是啊!他可是。”

    “咳咳。”伊洛輕咳了兩下。

    七魄僵了一下笑道:“他可是一個國王喲!小青蛇,看你好像很缺錢,快抱大腿讓國王陛下賞你。”

    阿竹先是一驚,面色惆悵的說道:“我缺的不是錢,是救命的丹藥,大叔的病最近經常發作,阿竹現在只想趕快找到能就大叔的丹藥。”

    七魄道:“你大叔得了什么病,需要什么丹藥?”

    “九階驅魔丹。”

    七魄道:“那可是神階丹藥,你沒錢就算找到了,又怎么能得到。”

    阿竹天真的笑道:“阿竹有育仙花。”

    七魄連忙捂住了她的嘴,目光寒冷的笑道:“所以是你引來的那么多的人嗎?”

    他剛說完,他們三人就被周圍的路人團團圍住了。

    阿竹驚嚇的連忙躲到了兩人身后。

    七魄不悅的對伊洛問道:“你一開始就知道了。”

    伊洛冷靜的回道:“黑風鳴發現幾個漪瀾蘭落護衛被殺了,他們是被分配保護這個妖族的小分隊。”

    “那他人呢?你們怎么不派些人過來保護她。”

    “黑風鳴去調查幕后人了,這里有你我在,難道還保護不了她嗎?”

    七魄笑道:“我可沒打算幫你。”

    伊洛邪惡的說道:“回去圣凱西亞,本王也該準備和樂兒的婚禮了,若是本王沒記錯的話她可是答應了夜凌溪的求婚了。”

    “為什么這些你也知道了,他到底給了你多少記憶。”七魄驚道。

    “一點點。”伊洛邪笑著回道。

    “嘖,等一下在給你算賬,先將這些擋路的家伙解決了。”

    七魄冷冷的說道,身體緩緩的飄落下來,看著圍住他們的人,目光突然變得寒冷,一步步走向人群。

    人群中帶頭的面有刀疤的男人,命令道:“上。”

    “啊。”

    四五顆頭顱瞬間飛起,血水如雨般灑下,七魄赤紅的瞳孔閃過詭異的紅光,冷冷的說道:“風吟,風之怒嚎。”

    平靜的街道瞬間狂風呼嘯,領頭的刀疤男驚恐的看著周圍的手下的頭顱和身體被砍掉撕裂,狂風平靜后,男子哐當的一下跪到了七魄面前,猛磕頭求饒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阿竹驚的緊緊的抓住了伊洛的衣袖,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一眼,那遍地的尸體和鮮血。

    黑風鳴帶領著一隊人馬飛速趕來,連忙命令道:“封鎖街道。”

    十幾個黑衣人迅速的分散道街道各處,在周圍立下結界,然后又有黑衣人將所有的尸體集中道一起,將其處理掉。

    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就將戰場處理干凈了。

    七魄挑釁的笑道:“這速度可以啊!這么快看來你們經常這么干。嗯嗯,設結界的設結界,搬尸體的搬尸體,一把火燒的干干凈凈,哈,連清除血腥味的香都點上了。”

    黑風鳴單膝跪到伊洛身前說道:“回少城主,幕后人已經調查清楚了,是來自人域南境南海帝國人。”

    阿竹一聽到南海帝國身體輕輕一顫,心道,他們還是追過了。

    七魄察覺到她的神色,問道:“你認識他們。”

    阿竹點頭回道:“他們應該是南海帝國皇后派來追殺我和大叔的,目的就是想要搶奪我們手上的育仙花。”

    ......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