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證劍諸天 > 第19章 劍譜與傷
    嵩山。

    一封加急書涵從外遞了回來。

    嵩山掌門左冷禪皺著眉接過來,提手彈開。一見涵中內容,先是皺眉,之后便是一陣舒展。

    太抬頭看了眼傳信人,他忽的笑道:“丁師弟,你看過這里面的東西嗎?”他手指指著來人手里的那份卷軸。

    丁勉先是搖了搖頭,隨后見到左冷禪的面龐,他又苦笑一聲:“還是瞞不過掌門師兄,師弟我提前看了點,但……”說到這,他稍稍停頓了下。

    “但如何?”左冷禪一愣問道。

    丁勉把手里的卷軸遞過來,苦著臉道:“掌門師兄自己看吧。”

    左冷禪接過來,頗為好奇的看著眼前的東西:“這就是辟邪劍譜?”

    丁勉回道:“據華山派里的那位說,這就是從林平之的房間內拿來的,藏得很深,看起來應該是比較珍貴的東西,不是辟邪劍譜也相去不遠了。”

    “哦?這就是林平之一直藏得很深的東西嗎?”左冷禪點點頭,輕輕打開了面前的卷軸。片刻之后,他皺著眉抬頭問道:“這是劍譜?為何上面所載,我認識,卻怎么也看不懂,讀不通?”

    丁勉一愣:“啊?掌門師兄竟也看不懂?”旋即他搖頭苦笑一聲:“是了,師弟我也是如此,還以為掌門師兄見多識廣,說不得會認出來呢。其實說來不怕師兄笑話,師弟我連里面的字有些都識不出。”

    丁勉說著,見到左冷禪還在盯著卷軸沉思,他小心上前道:“掌門師兄,你說會不會是華山的那位私自……”話語未完,即被左冷禪打斷:“師弟無需胡亂猜測,那人你我都熟悉,應當不會如此,估計他當時也是看之不懂,才偷拓了出來。”

    皺著眉低頭仔細再看了看卷軸,他最終還是放棄了,沉吟了片刻,左冷禪忽道:“你說林平之的劍術真是從這里面悟出來的嗎?”

    “這……屬下不知。”丁勉搖頭。

    左冷禪聞言,驟然哈哈大笑起來,拿著劍譜邊走便道:“你們啊,始終未有一往無前的習武之心,即使江湖威名已久的秘籍又如何?那林遠圖也不過是個江湖頂尖好手罷了,距離當時頂尖尚還有段距離呢,由此看來,這辟邪劍譜強則強矣,卻有也有瓶頸,何需你如此著急?”

    徑直渡到火盆前,輕輕把這卷軸丟了進去:“就算是辟邪劍譜如何,他林平之的劍法就一定強過我嵩山劍法?”

    “師兄說得對,師弟我受教了。”丁勉點頭應是,眼光望著卷軸在火盆之中劇烈燃燒,直至灰燼。

    面前火勢驚人,左冷禪也不皺眉,反倒突然問道:“你說,那岳不群可學會這辟邪劍譜了……”

    丁勉回道:“這劍譜我和掌門師兄也看之不懂,想來沒那么簡單,估摸著只有林家人才可看懂。”

    “這次陸柏去華山,又遇到岳不群出手嗎?”

    “有,但只是和成不憂對了一掌,并未看到其出手劍法。”

    左冷禪哈哈笑道:“哈哈,岳不群啊岳不群,你裝了一輩子君子,還真以為自己是君子了?就讓我來再來逼上你一回。”

    丁勉也是笑道:“之前師兄讓劍宗上山,可是逼得他怒氣沖天啊,信上說要不日上這嵩山找你理論理論呢。”

    左冷禪冷笑一聲:“他岳不群要有這個膽子,就不是他了。”說著他吩咐道:“走,你帶著那幫亡命之徒去華山附近守著,如果岳不群敢從華山出來,就讓解決了。哼哼,不聽我號令,留著也無用。”話至最后,冷意迸發,好似連他身體都冒出著寒氣。

    丁勉忽的打了個冷顫,心中暗道師兄的功夫更深了,點頭拜道:“謹遵掌門之命。”

    *****

    華山里屋。

    令狐沖躺在床上,氣若游絲。

    從他回來開始,他這樣的狀態已經躺了接近半天了,而今越發的嚴重,若非華山傷藥效果不錯,估摸著就此歸去。

    他的胸口的劍傷極為嚴重,現在調養的稍好些,不過據岳不群所言,他主要的還是內傷。

    而這內傷非內功修為高強之人,以內功調理而不治,但自從令狐沖送回來,岳不群卻至今未救,只能是讓他越來越弱。

    “師妹無需勸我,現在的情況非是我不救,而是若是我救了他,這華山可就難保了啊!”廂房內,有兩人在爭論,正是岳不群和寧中則。

    “那咱們就這樣看著沖兒死?”寧中則問道,此刻的她一是憂心自己亦徒亦子的令狐沖,二是剛剛岳不群給她說清的現實,讓她不由揪心門派的未來。

    岳不群聞言沉默了,畢竟養了二十多年,他和這個大弟子終究有些感情,他站在原地想了想,這才說道:“我們先下山躲躲吧,你先前傷了那六怪其中一人,不能不提防他們會回來報仇。”

    “那沖兒……”寧中則滿臉愁容。

    “無妨,我想過了。現今平之已經學了這紫霞神功,我再把之后的一部分功法告知給他,相信等他練熟,必然能夠救得沖兒。”

    “那留下沖兒和平之兩人,遇上那六個怪人如何防備?”寧中則聞言更加擔憂了。

    “這說不得他們二人要上后山思過崖躲躲了。”

    說完,岳不群打開門,吩咐恰巧沖進來的岳靈珊,讓他把眾弟子叫上,去正氣堂。

    ***

    而在那邊里屋,令狐沖還在靜靜躺著。

    “師兄是何苦呢?為何要自己傷了自己?”一人輕悄悄的說道。

    令狐沖聞言,緩慢的睜開了眼,看眼來人,他輕笑一聲:“看來這事還是瞞不過林師弟啊。”

    陸尋皺著眉,搖著頭回道:“這如何瞞得過,我是看你那劍法修成的,你那劍法不說這華山,就是這江湖怕是也無幾位能夠抵得過,如何能以劍傷的了你?”

    陸尋的眉頭皺的愈發深:“不過真正傷你的卻并不是這劍傷,而是你體內的內傷。你體內竟有六股真氣在流竄,好似突兀的涌來六股細流,不經大道卻盡是往羊腸小道走,最終導致你體內經脈不堪重負,根本無法動用真氣。要不然,以那外傷,你而今已可下來走動了。”

    “你這內傷是那六怪傷的?”陸尋最后問道。

    而今的陸尋已不是個小白,這段時間以來,他的內功修為直線上升,更是在修煉紫霞功后,得到整合提升,方一探測,便得知令狐沖體內的情況。

    對于陸尋的問話,令狐沖輕輕點頭,旋即‘唉’了一聲,滿臉的苦色。

    陸尋搖頭嘆了口氣,他大概能判斷出是何情況。不過他也無奈,他的紫霞功才剛入門沒多久,對于令狐沖這內傷而言無異于飲鴆止渴,只會是更壞。

    這傷只能是讓岳不群出手,他畢竟修煉了幾十年,內力倒是深厚,應當可以,但現在看樣子,岳不群終究是岳不群,偽君子的性子,定是不準備救了。

    聽到此刻窗外已經傳來岳靈珊呼喊叫人的聲音,他知道岳不群還是和原本一樣,選擇了下山。

    令狐沖忽的輕聲道:“林師弟,我問你個事,你可否告訴我。”

    “嗯?”陸尋睜開眼,望著令狐沖蒼白的臉,滿臉的疑問。

    令狐沖一時間有些猶豫了,但聽窗外那日思夜想的清脆喊聲,他最終還是說了出來:“小師妹是不是……”

    “是不是喜歡上你了。”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