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證劍諸天 > 第47章 盜譜
    令狐沖走了。

    他是和恒山派一眾人離開的。

    當他使出了吸星功法之時,儀和和儀琳等人只需稍顯分辨,哪里還不知道吳天德就是令狐沖。

    故而令狐沖在被岳不群厲聲謾罵驅逐之時,他們簇擁保著他安全離開。

    “哼!令狐沖!你先前勾結魔教妖女,本就罪無可恕,故而逐你出師門,而今你不回來了,還學此竟然學了此等魔教功法,還妄想回到我華山派?!”岳不群臉色發青的怒喝著,臉色森然,朗聲道:“華山眾弟子聽令,往后若是再見令狐沖,必然如見魔教之人!”說完也不管場中情況,轉身先進屋內。

    而場中的陸尋此時有些發暈,終于倒地。

    陸尋有些脫力,畢竟他剛剛使得這一招并不完善,還有很多修改之處,這次使來把紫霞真氣消耗有些大。

    ****

    沉寂已久的武林最近刮起了一陣風。

    起先這股風并不響亮,傳播的范圍也一般。對于動亂的江湖來說,在每日都有些奇特的江湖傳聞,這故風本來并不引人注意,甚至來說基本無人會去信。

    但當這股風越刮越大的時候,就由不得別人不信了。

    魔教前任教主,任我行重出江湖。

    這是如今武林傳聞最廣的一件大事,相比而言,其他的事好像都顯得渺小。不過就算如此,這武林上的事還是不能斷,其他傳聞一一還是散了出來。

    就比如最近才出現的魔教圣女被困在少林寺這件事,不知何時已經傳至整個江湖,在任我行出世之后,這件事更是甚囂塵上,愈演愈烈。

    除此之外,江湖上的新鮮事不斷,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則是五岳劍派中的一派華山派發生的事。

    在有心人的可以宣傳下,而今的華山派雖然韜光養晦,但發生的事被傳的繪聲繪色。

    “要說那令狐沖可了不得,雖然在華山派不過是個二代弟子,但自從他被逐出師門之后,做的哪件事不是聲名遠揚。”

    “福建福威鏢局滅門,衡山派劉正風金盆洗手,五霸崗梟雄齊聚、紫竹林劍挑百十人,這里哪件事不是你我幾十年難遇之事?”

    “這倒說的是實話,這令狐沖不但一身劍法奇高無比,而且這艷福也是相當不錯,傳聞他奪得了魔教圣女也就是前任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兒任盈盈的芳心,這才有了她被困少林一事,聽說這里面就是因為令狐沖深受嚴重內傷,需要少林寺的方證大師為其醫治,她才答應這件事。”

    “哦?還有如此一說,這還真是新鮮事。說起來如今的華山派聲明遠揚,不但除了大弟子令狐沖之外,最近還有一位二代弟子威名不俗啊。”

    “哦?你說的可是那最近入門不過兩年,福威鏢局滅門一案中,唯一的幸存者林平之?傳聞他家被滅門之后,一直在那君子劍岳不群收下學武嗎?”

    “是的,這位二代弟子最近的名聲雖然不及前面幾位,但也是吸引了諸多人的目光。不管是當然他林家的辟邪劍譜,還是最近發生的事。”

    “發生了什么事?聽說華山一眾人不是在去福建了嗎?”

    “就是最近發生在福建的事。最近江湖傳聞,那林平之已經把自家的辟邪劍譜給學全了,而今武功劍術奇高無比,雖說才入門不過兩年,但如今戰績不俗。”

    “說到這我來了興趣了,都有哪些?”

    “……先是一劍,不費吹灰之力,敗了錦毛獅高克新,再是與師門劍宗前輩斗劍,以一手高超劍法打得那封不平倒地不起,不但連劍術敵不過,連一身內力也是敵之不過!”

    “哇!那林平之入門不過兩年,劍法就算了,家學淵源,這一身內功怎么回事?”

    “這事說起來好笑,你我都知曉那岳不群收下林平之是何意,就是為了謀奪他林家的這辟邪劍譜,卻不想劍譜好像沒得到,他的紫霞功倒是被他這個弟子學了個干凈,甚至來說可能如今功力比他這位師父還要高些。”

    “這……怎會如此,那林平之不過入門兩年罷了。”

    “是啊,說不得這林平之乃是一奇才也說不定呢……”

    …………

    陸尋是不是天才,他自己對此倒是毫無疑義,他并不是。

    雖然現在看起來他的劍法不俗,內力上紫霞功的修煉也不弱,但那都是表面,他劍法是經歷了令狐沖用獨孤九劍一番蹂躪鍛煉出來的,而一身紫霞功是他苦修八個多月,在武當讀了諸多道經之后才偶然機會領悟契合某些屬性,才提升上來。

    這些都只是些巧合罷了。

    不過他雖然如此認為,他的名義上師父華山掌門,君子劍岳不群卻不這么想,他在房內慢慢渡步,手里拿著一本書,卻怎么也看不下去。

    “連林平之那小子都把紫霞功修煉到紫霞真練的境界了,我這掌門的威名何在?”口中念叨著,他想到了陸尋和封不平所斗之時耍的劍法,他心中更是一陣焦躁,心中暗道:這林平之也不知道練得什么劍法,現在劍法竟然這么高。

    他現在想來,那封不平最后所使的劍法,就他自己也沒把握能夠一擊而敗,那狂風劍法乃是封不平這一身所學的巔峰,以自己在劍法上的天賦,還是差上不上的。

    心中越是想著,越是焦躁,想要停下來修習一會兒紫霞功,卻發覺怎么也靜不下心來。他只得起身繼續心思重重的在房內渡著步。

    卻在這時,前面的廂房內發出了一陣聲響,隨后傳來了岳靈珊的一聲叫喊聲:“有賊!”

    響動連連!

    岳不群沖出去的時候,只見得從廂房之中沖出來一身穿黑衣之人,由于修習紫霞功的緣故,岳不群耳清目明,自是一眼便看到這人的大概身姿,這一看,越是這賊覺得像一人。

    自己的二徒弟,勞德諾。

    半個時辰之后。

    陸尋的房內站著好幾人,岳靈珊六猴兒,寧中則一眾華山弟子,不一而足,卻唯獨少了岳不群。

    “平之,你林家的辟邪劍譜真的丟了?可是被那盜賊偷了?”寧中則皺著眉問著陸尋。

    陸尋也是皺眉,回道:“是的,劍譜丟了,應當是被盜賊給偷走了。”

    他剛剛回來時候由于身體有些脫力,而且在劍法有些感悟,就沒管床上的劍譜,卻不想,這次竟然被偷了。

    “既然如此,只能希望你師父能抓到那盜賊吧。”寧中則嘆了口氣。

    盜賊逃走的時候,就只有岳不群追了出去,在輕功上來說,岳不群而今還是華山最高之人。

    半響之后,岳不群回來。

    不過帶回來的消息并不好,他沒追上那盜賊,那人跑的有點快。

    陸尋看了眼岳不群,笑道:“沒關系,我林家劍法其實也一般,只是被江湖傳的神了些而已,如今丟了也好,我可以更加用心習練我華山的劍法。”

    寧中則很是欣慰的看了眼陸尋:“平兒有此覺悟甚好,我華山劍術并不弱,想當年乃是武林一絕,雖說如今……但不也有你師父和你大師兄……這般劍法高絕的人物嘛,你好好練,以你今日所使的劍法,已然不弱了,甚至要強過你師娘我了。”

    “師娘過謙了……”陸尋趕忙道,正想說什么,那邊岳不群卻在這時道:“既然無事了,大家就早些修息吧,聽說如今魔教前教主任我行又出來了,正在糾結一眾屬下準備去攻打武當救他女兒。這番江湖又要不再寧靜了,你們明日要早起好好練劍,以備不測。”

    說完,轉身安排眾弟子離開。

    華山在這里的人不少,各有各的職責和地位,現在一番安排下,自是各自回屋了,只有岳靈珊好奇問了句:“怎么二師兄自從小師弟來福建就外出不見了……”

    有弟子回答:“不對啊,我今晚還看見了呢。”

    岳靈珊更加奇怪了,怎么到現在也沒看見。不過也沒多想,她現在滿滿都是動力,見到林平之的劍術之后,她覺得自己要繼續好好練劍了。

    福威鏢局就此安靜下來。

    而在距離此地二里外,被稱之為華山劍宗的余孽的成不憂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眼看活不久了,不過他的臉上卻并無其他苦色,反倒是一臉嘲弄之意,用最后的力氣,還在笑著:“氣宗掌門用劍宗絕學,想不到我劍宗的奪命三仙劍竟然有朝一日在氣宗手里有如此威力……”

    “君子劍……不愧為君子……”話語未完,就此斷絕,死于荒郊野外。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