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證劍諸天 > 第119章 金輪法王
    洪七公仰頭大笑:“小道士倒是客氣,前些日子不是才見過嗎?”

    陸尋微微一笑:“我也未料到能在此再次見到前輩。”

    不過他雖然如此說著,但也大概知道原因,必然是走到一半聽說了英雄宴一事才過來的。

    這時郭靖拉著柯鎮惡一陣寒暄后,也就此上前,他是見過陸尋的,對著陸尋點點頭,也笑道:“何止尹道長未料到,我們也沒能料到,師父此番回來,就不要在走了,丐幫沒有你,一時間群龍無首。”

    洪七公聞言卻笑道:“你個傻小子又在忽悠我,小黃蓉管理的甚是不錯,哪里又差了。”說著對著來到近前的黃蓉道:“小黃蓉你說對不對,我留下來其實作用也不大對吧。”

    黃蓉燦然一笑,嫵媚眾生:“老爺子說笑了,你可是丐幫的老幫主,你無需做什么,只需坐鎮幫中就能振奮人心,哪里作用不大?”她顯然也希望洪七公能留下來

    “小黃蓉,你也和郭靖來欺負我啊……”洪七公笑著回道,不過他其實此番回來就是想這兩個徒弟了,留下來倒也無不可,佯裝嘆息道:“算啦算啦,那我就留下來吧。”

    黃蓉和郭靖等人皆喜上眉梢,立馬和眾人齊聲喝彩。

    陸尋見此,在一旁悄悄后退,來到全真眾人前,對著迎面的郝大通輕輕行禮道:“郝師叔。”

    郝大通眼泛笑意,他剛剛得知陸尋幫助洪七公滅了藏邊五丑,很是開心,這乃是楊威之事。

    “想不到你先下山,竟然也能來此,而且路上還碰到了洪老前輩,幫他除了武林一害。”

    “我這也是碰巧而為之。”陸尋笑了笑,轉頭看向一旁的趙志敬,道了一句:“師兄。”

    喊了一句卻發現趙志敬并未回話,而是眼光盯著一個方向,陸尋稍愣,隨之望去,卻發現那邊同樣是有人相聚,相聚的兩人正是楊過和小龍女。

    楊過能回來,陸尋并不奇怪,畢竟是位面之子,某些方面受到照顧理所應當,就不知歐陽鋒逃離了沒。

    “啊,師弟好。”趙志敬這才回過神來,望見陸尋,他又看了看楊過的方向,忽的神秘一笑道:“師弟此番歸來福分不淺吶。”

    對于此言陸尋沒有在意,反倒是提了提一直被摔倒在地的霍都:“倒是的確有些收獲。”

    郭靖這時也是看到了霍都,他問了柯鎮惡知曉了大概事情,來到陸尋面前,對著陸尋道:“感謝尹道長的幫助,先前不但除了那藏邊五丑,如今更是帶來了蒙古一賊,這番俠義當真不減其師。”

    他是知道丘處機的秉性,一直相當佩服,如今對陸尋也在相當喜愛。

    說完,他在轉頭抓住霍都,拔下堵住嘴的破布,對著他道:“你此番來中原可有什么陰謀?”他是一眼認出了霍都的身份。

    霍都冷聲一哼,他知道此時的情況,就算告訴郭靖怕是也難逃,故而冷笑一聲也不回答,而是大聲道:“郭靖,我看你還是盡早放了我,要不然等我師父來了,你們必然要遭此一劫!”

    黃蓉此時上前,雖已是身懷六甲,卻已然俏麗非常,那等風姿絕美至極。她望著霍都道:“你師父是誰?”

    “我師父是……”霍都話音未落,忽的在陸家莊前出現一陣朗聲,此聲之淳厚,之響亮堪比佛門秘傳武功獅吼功。

    “是我!”

    話音落下,場外便出現一個一個身披紅袍、極高極瘦、身形猶似竹竿一般的藏僧。此人出場的風度極為驚人,眾人只覺得一陣火風刮過,空中傳來陣陣轟鳴之聲,他便再此出現在了郭靖幾人的面前。

    緊接著,擊磐之聲響起,場中接連跟著進來一大批人,皆是身著異服,顯然和他是一伙的。

    “閣下是誰?!”郭靖和黃蓉對視一眼,皆是一秉,此人剛剛所使的武功,他們從未見過,卻也覺得定然是極強。

    “哦,這應當是那勞什子輪子大王了。”洪七公這時突然提著酒葫蘆上前回道,他剛剛不知何時進了里屋偷拿了些酒水。

    “是金輪法王!”金輪法王身后的那幫人忽然出來一人,上前怒聲喝道。

    此人肥頭大耳,提著個碩大的金杵,怕不是有百十來斤重,顯然是個身懷巨力的人物。

    這人應當是達爾巴了。

    陸尋心中暗自點頭,這時正欲繼續聽著幾人的問話,卻見一旁的趙志敬忽的說道:“師弟你最近是否得罪過那楊過?”

    陸尋一愣,隨之朝著楊過的方向望去,只見的那邊的楊過正拉著小龍女一臉的喜氣。

    “師兄為何這般問?”

    “因為昨日,楊過曾用言語中傷過你。”

    陸尋一愣,望了眼趙志敬:“這是為何?”

    “不知道,只知道是說你沽名釣譽。”趙志敬搖著頭,臉露冷色:“不過我倒是相信師弟不會做出什么事,這小子口中沒有一句實話,定然是再污蔑你。”

    陸尋稍稍一頓,也不知如何回答,他那日的確是有些欺騙楊過,他出劍主要針對的就是歐陽鋒,而不是為了救下兩人,他心中輕嘆:“可能我某些事做的不對吧,修道之人何必在意那些外名。”

    正說著,那邊楊過好像也感受到了陸尋他們看過了的目光,和小龍女一起轉頭望了過來。

    “姑姑,你為何會和那全真教的道士一起過來?”楊過一邊盯著陸尋一邊問道。

    小龍女輕蹙秀眉:“路上偶然碰上,知道他們也來這,便跟著來此。”她輕描淡寫的回著,語氣之中淡然至極,絲毫不沾染情緒。

    但其實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為何單單要跟著陸尋來此,就好像心中不自由的出現一股熟悉之感。

    見到小龍女的目光,陸尋稍稍有些感觸,臉皮微動,卻也不好多說什么,轉頭看向場中。

    卻見的此時場中已然出了一亂,不知何時霍都已經被抓了回去,而郭靖這邊倒地有兩個年輕男子,聽周圍人言,正是武氏兄弟。除此之外,一旁的郭芙也在郭靖的手下,臉色發紅,怒不可支。

    竟然在陸尋兩人閑聊的功夫,這幾人就有了交手,武氏兄弟落敗,郭芙差點失手被擒,多虧郭靖及時出手才解救兩人,但也因此讓達爾巴把霍都抓了回去。

    “師弟,早先和你說不要獨自行動,你為何不聽?如今差點落難。”達爾巴解開霍都的身上的捆綁:“若是壞了大事,可如何是好。”

    霍都終于能夠說話了,本想對自己的這位傻師兄這句話反駁些什么,但金輪法王在旁望著,本就膽小些,二來畢竟達爾巴才救了自己,不好再發泄,故而只能是用著早已被麻布堵住而嘶啞的嘴回道:“謝謝師兄,我只是不小心被小人給暗算了。”

    “哼哼,你本事不濟,賴我們作甚。”柯鎮惡聞言,卻在這時上前冷聲嘲諷道。

    霍都再是氣急:“死瞎子,我待會兒再找你算賬!”話語說完,他轉向陸尋,對他就是大喝:“臭道士,有種我們再比過,這次定然要你好看!”

    陸尋稍愣,感覺有些疑惑,自己何時暗算過他?

    本不想回話,但見眾人望著,只能是輕輕笑著回道:“我一直挺好看的,這我知道。”

    “……”

    “你!”霍都哪里想到陸尋會說出這句話,頓時更氣,卻在臨出口之時,忽的平靜下來,冷笑道:“你個全真教的道士竟然也會如此言語輕浮。”

    他的話語說出,本沒什么人會說話,卻在這時,一直呆在郭靖身旁的郭芙,好像氣不過一般,突然上前道:“他哪里輕浮了,他說的本就是事實!”

    她本來是因為剛剛被達爾巴偷襲,心中氣不過,二來是覺得陸尋所言并無誤,自他來到這她已經悄悄偷看了好幾回了。

    她是心直口快,卻沒理會到話語之中,好像有了一些歧義,使得在場眾人望著她的目光有些暗意,郭芙見此哪里還不明白是自己說錯話了,不由俏麗的臉‘噌’的一紅,也不管轉頭望向陸尋,只能以眼光偷瞄陸尋。

    少女心性,無可厚非,如今的陸尋由于常年修道,加之陸尋自己的不經意間改變,早已不是早先模樣,氣質非凡,瀟灑俊逸,何止郭芙這等少女,就是黃蓉這些女子望來都覺得陸尋頗為俊俏好看。

    陸尋一笑,對于郭芙的話并無在意,只是望著霍都道:“你確定你的扇子還能用?”

    霍都冷哼,摸出自己的鐵扇,對著陸尋冷笑:“能不能用,一試便知!”

    說完朝著陸尋就欲一個前撲。

    正當眾人迅速讓開,以為他要和陸尋一戰之時,忽的從他的鐵扇之中,猛地出來幾根毒針!

    “小心!”郭芙叫道。

    其實郭芙的提醒有些多余,陸尋對此絲毫也不緊張,除了他不緊張,一旁觀看的洪七公也是同樣如此,甚至在這時還偷偷的喝了一口酒。

    “叮叮叮叮……”劍光一掃,暗器盡數掃落。

    “你這扇子倒是稀奇古怪的不少!”陸尋一笑:“既然如此,那你有考慮換一把?”

    話語說完,一道紫光浮現,陸尋的長劍已然出現在了霍都的胸口。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