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證劍諸天 > 第155章 傳武(3000字求票)
    “對不起師姐,是我太笨了。”

    張君寶低著頭,小小的面容上很是有些沮喪。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對于張君寶,陸尋他并未教太多。和郭襄的情況不同,一來小君寶他現在還年歲太幼,對于武學天賦上還未完全開悟,顯得有些笨頭笨腦的。

    二來,對于他現在這個年齡來說,基礎更重要。

    所以陸尋便只傳了他九陽真經力的內氣功夫。

    這門武功最適宜打基礎,而自從學了這門武功后,這小君寶也終于有了小郭襄一戰之力,兩個偶爾間還有來有回的交上幾手,當然,大多時候還是小郭襄在打張君寶,張君寶基本處于被動防御的狀態。

    小郭襄當然也知道是這個情況,所以她只是埋怨了一下之后,便沒再怪他,反倒主動幫著張君寶說話:“也不怪你,是師父傳你的武功太少了,走,我們一起去找師父,讓他再多教你幾招。”

    兩個孩子手拉手,踏著小步伐,噠噠噠的跑進里屋,來到陸尋床沿,嬌聲喊道:“師父。”

    陸尋睜眼,從內功練習中醒轉過來,睜開眼望著兩個孩子,他有些好笑的道:“你們又怎么了?不會是有惹事闖禍了吧,說吧,是前峰周師叔祖養的玉蜂被你們抓了,還是前院馬師叔他們的浮塵又被你們弄斷了?”

    兩個孩子見師父又說起過往的辦的糗事,立馬小臉通紅,小郭襄頓時不依起來,叫道:“師父~~~~別說我們以前做的事了,這次不是這個。”

    “哦?那是什么?”陸尋聞言這時,倒有些好奇了。

    小郭襄拉著陸尋的臂膀上的衣袖,輕輕搖晃著:“就是小師弟已經練了這么長時間的功了,武功還是這么差,我就想要師父傳他幾招別的唄,這樣他和我對練之時也能多堅持一會兒。”

    陸尋恍然大悟,轉頭望向那邊低頭臉紅的張君寶,他哈哈大笑一聲:“襄兒,你平日理和他交手,不是已經傳他了不少招了嗎?怎么那些招數還不夠使么,要知道你們師祖從小的教導,貪多嚼不爛,多了并不見得是好事。”

    他沒有傳郭襄和張君寶九陰真經,就算前面的練氣篇也要比全真內功要艱澀難懂,并不適合初學者。

    其實武功有強弱,但并不是說那些絕世武功廣而推之有用,絕世武功都是講究天賦的,不是是個人就能練好,相比而言,全真武功雖然不強,但勝在平和穩定,一如修道般,只需循序漸進,慢慢修煉即可,對資質要求較低,這點和九陽功很類似。

    不像九陰真經,對天賦要求很高,若是沒天賦,練得出了茬子,就如那梅超風夫婦,練得似人似鬼,脫離了本根,也耗費了時光。

    所以他傳兩個孩子都是拿些基礎傳了,并未多傳。

    小郭襄聽著趕忙搖著頭:“不是,不是。”接著她把小君寶拉倒身旁對著陸尋道:“師父,不是這樣的,我這些日子里教給小師弟了很多招,但他都好像學得四不像,打起來一點威力也沒。

    起先我還以為他腦子笨,但之后我看師祖他們在上早課時,經常表揚他,不應該是他腦子笨啊,應該是沒有一個適合他的武功。”

    張君寶低著頭道:“對不起,師父……我太笨了。”

    陸尋微微一笑,摸了摸張君寶的頭:“百招全,不如一招鮮,君寶,其實僅僅九陽功就夠你琢磨很久了,而且我看這門武功也非常適合你。”

    張君寶低著頭,用力的點著頭:“是的,弟子也這么覺得,我感覺九陽功里面描述的東西好多好多,可惜的是我總是理解不透。”

    陸尋再是一笑:“你啊,不要著急,要想打人,必須先學會挨打,你多挨上些你師姐的幾次拳頭,慢慢你就理解了。”說著,他又轉頭對著小郭襄道:“這樣吧,今日有暇,我便稍稍指點你一下,襄兒,你和君寶在這里比上兩招。”

    小郭襄和張君寶臉色一喜,口中叫道:“好!”說著,便擺開架勢,兩邊站立,躍躍欲試。

    陸尋見此一笑:“定個規矩吧,用招不用力,用意不用勁,過個幾招就好。”

    張君寶和小郭襄聞言皆是點頭,旋即開打。

    只見得小郭襄先是出手,一招掌法推出,直擊張君寶的胸口。張君寶見此也不慌忙,側身拿著手臂一架,擋住這招,接著也是一掌推了過去。

    但小郭襄對于張君寶這招應對卻是不同,只見得她側身一讓,然后拿手在小君寶的手腕上一帶,右手轉而來到他的肩頭,輕輕一推,啪的一聲,不但防住了攻擊,還將張君寶推了出去,摔了個筋斗。

    這招是陸尋前些日子傳給她的以力卸力招數,有些像四兩撥千斤之意,現在使來渾然如一,相當的熟練。

    小君寶這邊被打出去,倒也無事,他這兩年吃的好,身體愈發強健,慢慢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轉身擺開架勢準備要繼續來戰。

    卻在這時被陸尋攔住了,他把張君寶叫來身旁道:“君寶啊,九陽功雖好,卻也不是你這么練得。”

    說著拍了拍他的胸口藏氣之處道:“氣沉于淵,力凝山根,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這九陽功的真意,其實不止是在你練內功之時有用,對敵之時同樣如此,這么功法由內即外,從一而終都是如此。”

    “來,你聽我的,這次你再這么攻出去,瞧你師姐是否推得你動?”

    張君寶立在當地,稍稍愣著,腦中不住的思索了片刻,旋即才用力的點點頭道:“好的師父。”

    說著擺開架勢,看起來氣勢十足,信心滿滿。

    陸尋也不知道張君寶是否是真的理解了,只能在一旁看著,那小郭襄聽著自己師父對他說的話,她沒練過九陽功不太理解,不過見張君寶的模樣,便起了一份爭勝之心,竟是率先攻了過來。

    而這次張君寶的防范就是異常的安穩了,不似剛才那般慌亂,只見得他架住小郭襄的掌,同樣一掌反擊而出,小郭襄見此也是同樣招式使出,側身拿住手腕,伸手朝他一推。

    在她想來,定然如上次一般,卻不想她這一推竟然讓張君寶毫無反應,反倒是張君寶反應過來,用肩撞了她一記,把她震的后退了幾步。

    “誒?真的有效誒。”小郭襄一臉驚喜之色的叫著,接著她便沖到陸尋面前道:“師父師父,你快告訴我,你給君寶傳的這個法門是什么啊?為什么只是說了下他就懂了?”

    陸尋一笑:“這時九陽功里的招數,你師弟雖然沒你學得東西多,但九陽功練得最久也最是精研深透,自然一說就通了。”

    “那我也要學!這武功看起來不弱呢!”小郭襄叫著。

    陸尋搖了搖頭:“哈哈,這武功不適合女孩子,小心練了身體會長毛哦。”他說的好像很認真,但若是小郭襄自己看著他的眼睛,必然能看出陸尋眼中出現了那一份調侃之色。

    當然,這時如果,小郭襄自是沒看見這些,她一聽到要長毛,頓時大大的搖著頭道:“那我不學了,不學了。”說完,她轉頭對著張君寶道:“君寶,你以后練成這武功,肯定滿身是毛,像個猴子一樣!”

    小君寶愣愣的,望著小郭襄,又抬頭看了眼陸尋,他的眼光泛著可憐之色。

    陸尋見此哈哈一笑,愈發開心:“那可不會,君寶是男孩,往后只會更陽剛一些呢。”說著他把君寶再次叫道身前道:“君寶,這幾天你和你師姐交手時,抽空學下劍法。過些日子我再傳你一門劍法。”

    “劍法?”張君寶一愣,他完全想不到還有這番驚喜:“師父,是什么劍法?”

    他的話問完,那邊的小郭襄聽著也跟著不滿意起來,叫道:“師父,你不能偏心呢,既然傳了師弟劍法,那我是不是也有劍法?”

    陸尋一笑:“是的,都有劍法。”摸著郭襄的頭:“你想學什么劍法?”

    就像全真內的眾人一樣,他也同樣喜歡小郭襄,她有種別人無法拒絕的魅力,這無關年齡大小,只是性格。

    “唔……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小郭襄仰著頭,仔細的想了想,她知道,雖然自己師父已經有好些日子沒用劍法了,但劍法乃是公認的強絕,而且她也聽說過自己師父的那些劍法名字,所以她有些想法。

    “師父,有沒有適合女孩子一些的劍法。”她問道。

    陸尋笑了笑:“你師父是個男的,哪里會有女性劍法?”

    “那有沒有那些厲害的劍法,好聽點名字的劍法?”

    陸尋一笑:“這倒是有,有門若水劍訣,你要不要學?”

    “若水劍訣?”小郭襄輕輕念叨著,然后瞬間就喜歡上了,立馬拍板道:“好,就學它了!”

    接著她又問道:“那師父,你要傳給師弟什么劍法啊?”

    陸尋笑了笑,說出了令兩個孩子愣神的名字:“太極劍法。”

    “太極劍法?”張君寶輕輕念叨著。

    “太極?”小郭襄也一愣問道:“那是什么?”

    陸尋拍了拍她的頭:“讓你平時多學一些道經,你不看,太極之意竟然都不知道?”

    小郭襄頓時羞赧:“我是看得少嘛,師父你快告訴我。”

    陸尋搖搖頭:“太極之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說著便拍拍兩個孩子道:“好了,你們出去練功吧,我要去找你們師祖去了。”說著便站起身子要走。兩個孩子見此,也不在糾纏,便跑了出去。

    陸尋望著兩個孩子,想到了以前,那時的岳靈珊好像也是如此。“希望他們往后也能如此……”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