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證劍諸天 > 第195章 希望你給他個全尸
    微風吹起,露出的臉很是年輕,是一張極美的面容。

    倘若以陸尋所見的女子來說,此等面容絕對算的上最前列的一批。

    “怎么是她?”陸尋皺著眉轉身望著身后的幾位惡人。

    杜殺等人互相觀望了眼,最終還是話最多的李大嘴來回答:“就是她啊,她前些日子突然來我們這,說是要找燕南天,所以我們便抓了她。”

    陸尋極為好看的臉,此時突然有些冷:“你們故意的?”

    說罷,長劍一甩,一道劍光浮現。

    哈哈兒見此立馬便慌了,急忙站出來擺手道:“別別別,無缺兄弟,別打別打,我來和你說說原因。”

    說著他指著倒地的女子道:“我們知道她不是你的侍女,但依據老九打聽的消息,你應該也認識她吧,這此就把這個人交給你了,除此之外我們再告訴你,你侍女的消息。”

    陸尋臉依然有些冷:“她去哪了。”

    哈哈兒見此只能無奈解釋道:“你那侍女事先的確是被我們抓著了,但因為她在被抓之后一直也不開口說什么,反倒多次有意在我們詢問過多之時要以死相搏,我們無奈之下便把她關押在地鬧里,卻不想,在前一日查看之時,她竟然不見了。”

    “不見了?”陸尋聽到這把目光看向李大嘴。

    李大嘴頓時也是一慌:“誒誒誒,看我作甚,可不是我干的,我李大嘴雖然一直口上說的要吃人,但到現在一片人肉也沒吃過呢,你那侍女是自己逃走的。”

    杜殺這時也下了定音:“的確如此,花無缺公子,到了這時我們也無需欺瞞與你,以你如今的實力,我們必定不是對手。你那侍女,我們雖有些相逼,但也沒有過分為難于她,此番的確是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她獨自逃走的。”

    陸尋聽到這,有些沉默。

    怪不得剛剛在看到荷露的身形時就覺得奇怪,原來她已經不在了。

    他有些相信杜殺之言,就如他所言,現在他們也無需期滿與他。只不過他還是有些不相信,以荷露的實力,能在這幾位手里逃走?

    這幾位里哪位不是人精般的人物,關人的地方怎么會不做防備,地牢的周圍陷阱必定極多,卻還是讓荷露獨自逃走了,這種消息倒是讓陸尋完全沒想到。

    “嗯哼……”

    場中忽的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之聲,這是從這位倒地的女子口中發出的。

    她輕輕的睜開了眼。

    極為好看的眼睫之中露出了一雙極美的眼睛。

    “無缺大哥!”

    她那原本桀驁的臉忽的顯現出一股驚喜之色,這是在以往絕對看不到的神色。

    “嗯。”陸尋若有所思的看著她點了點頭。

    然后,喊完話的她便看到了周圍之景,頓時一驚,趕忙從地上爬起來,臉上瞬間變得極為慎重之色:“無缺大哥,小心這些人,這些乃是十大惡人!”

    陸尋微微沉默:“這里是惡人谷,有惡人在不奇怪。”

    說著見到李大嘴等人立馬隨之擺出了一副惡人之像嚇唬著她,陸尋頗感無奈的看著被嚇得花容失色的她:“倒是你,既然知道是惡人谷,你怎么還來這里。”

    聽見陸尋的話,她的臉色還是驚慌未定,但在見到這幾個惡人只是嚇唬她,并未動作之后,臉色稍微好了些,但她還是很緊張的道:“無缺大哥,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我們現在還是先想辦法逃出這里再說。”

    她的話說完,陸尋還未去說什么,那邊的幾位惡人倒是先一愣了愣,心中暗道著,當著我們面說要逃,你覺得好玩么。

    陸尋輕輕問著:“何必要逃?”

    他看了看這幾位惡人,臉上微微笑著:“想必我們現在要走,他們應該會很開心的送我們吧。”

    此言一出,她的臉頓時一愣,好似聽到了一個從未聽到過之語:“什么?開心的……送我們?”

    她的話語說完,這幾位惡人聽見此言,果真還就擺出了一副嬉皮笑臉之色,主要是李大嘴的哈哈兒,他們二人主動上前道:“對對對,無缺公子要走,我們怎么會攔著,必定是歡送著他離開的,啊嘿嘿……”

    話畢,他們便一個快步走上前打開屋門,一個收拾起屋內被打亂的桌椅,讓出一個他們能離開的道路。

    她就這樣愣愣的看著這兩人的動作,一時間有些驚呆了,完全腦中想不明白現在的狀況。

    她轉頭看著淡然的陸尋,此時的陸尋已經不知何時收起了長劍,折扇輕輕打開,微微扇著,一如以往般的貴公子模樣。

    她的忽悠些明白了。

    這些人應當是在懼怕移花宮的威名吧。

    她如此想著。

    陸尋并不知道她是這般想法,他只是看著這兩位的動作,內心有些感慨,這些惡人能活到現在,成為一代梟雄的人物,當真是不一般,隨時能屈能伸。

    “走吧。”他道。

    說罷,他便轉身朝著門外慢慢走著,步伐隨意,好似渾不在意一旁幾位惡人的隨時突然襲擊,反倒是她一直做著防備,不敢絲毫放松,死死的盯著這幾位惡人。

    一路輕步輕腳的走到門前,陸尋才最終確定這幫人的確是沒有想要再打的心思。

    站在門旁,他忽的轉了身。

    這一動作頓時把靠的最近的哈哈兒和李大嘴嚇了一跳。

    “無……無缺公子還有什么事?”他們面色驚慌的道。

    陸尋望著兩人面色看似驚慌,實則暗中極為警惕認真的面容,他笑了笑:“沒什么,只是要你們給一樣東西。”

    “什么?”他們皆愣,連杜殺等人也望了過來。

    “解藥。”他指了指一旁的她。

    幾位惡人頓時互望一眼,各自從彼此眼中瞧出了那個莫明之意。

    旋即還是屠嬌嬌最為明理,抬手把一小瓶東西扔了過來,道:“瓶子里的就是,你若不放心,現在就可以讓她吃下。”

    陸尋接過來,拿起手,顛了顛,臉上笑了笑。

    這幫人還真是如傳聞那般,是群既危險又陰險之人。

    他沒來由的摸了摸鼻子,在這群人又期待又緊張盯住的目光之中,他絲毫無事的笑了:“還是回去吃吧,如果有情況,我再找你們便是。”

    說罷,便轉身帶著她離開。

    幾位惡人均是一陣愕然。。

    就此望著陸尋,再沒有什么其他動作。直到門外不遠處,屠嬌嬌才突然沖出來對著陸尋說道:“無缺公子,你……如果碰到江小魚,希望……給他留個全尸。”

    陸尋稍愣,旋即笑了笑:“好。”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