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證劍諸天 > 第201章 燕南天?
    “你和移花宮有仇?”陸尋有些意外的看著這人。

    這是一個身形魁偉如同山岳的大漢,渾身氣勢暴漲,有一種說不出的攝人之力。

    他性如烈火,說話也是直來直去,嗓音濃厚:“那你和江小魚有仇?”

    陸尋有些意外的看了這大漢,完全沒想到這人會和小魚兒有關系。

    “我和他倒是沒什么仇,只是我大姑姑要我殺了他。”

    這大漢冷哼一聲:“你倒是會聽你姑姑的話,既然如此,你為何不來殺我?”

    陸尋稍愣:“為何要殺你?”

    大漢聞言頓時仰頭笑著:“我不過隱居十幾年,如今江湖竟然無人認得我了。”說罷他對著面前三人,提起了手中的兵器。

    這是一柄寬劍,劍寬約四指,劍長約有三尺半,制式古老,雕紋精美,這顯然不是一柄普通的劍,應當極有名氣。

    不過對于陸尋來說,這劍再如何出名,他也完全不知有何來頭。

    鐵心蘭自草原而來,對中原名劍也是不清楚,倒是一旁的小仙女張菁若有所思,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們看這把劍如何?”大漢若有所問。

    陸尋等人盡皆無言。

    大漢見此又道:“那你在看這劍法如何?”

    話畢,他揮手便是一劍發出。

    這一劍的出手之快,簡直到了極致。

    此劍一出,肉眼可見的巨大劍氣便已沖出,那速度也是極快,竟是瞬間飛出幾丈開外。

    它的劍勢更是震懾,仿若大漢周圍的山石都被震動的翻滾起來。

    劍光大放,宛若驕陽!

    “轟!”

    劍氣飛出砸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巨石之上,巨石瞬間四分五裂,分崩離析,之后更是留下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此劍不過平平實實的發出,看起來毫無花樣,但一劍之威竟是如此恐怖,足以驚駭天下江湖!

    “這……”小仙女此時見到這一劍,眼光頓時大亮,臉色如何也冷靜不下來了,她死死的盯著大漢,大聲叫道:“神劍訣!”

    陸尋和鐵心蘭聞言皆是一愣,聽見這名頭,他們也不知曉這劍法的名聲有多大,倒是對小仙女這般震驚的模樣感到奇怪。

    正想問出口,卻見得那邊大漢忽的大笑一聲:“沒想到如今的江湖沒人認得這劍,卻還有人能認得這劍法,當真是沒想到。”

    他看著小仙女:“怎么樣,女娃娃,現在可還認得我了?”

    小仙女已然死死盯著大漢,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口中驚喝道:“你竟然……又出江湖了!”

    陸尋和鐵心蘭聽著皆是有些懵,不禁望著她問道:“他是誰?”

    小仙女沒有回答陸尋他們的問話,而是繼續看著面前這大漢,臉上泛起一股奇怪的臉色,有懷念,有憤恨,有怒火,更有感傷:“你……你不是死了嗎?”

    大漢聞言哈哈大笑一聲:“誰和你們說的?我如果死了,如今站在你們面前的又是誰?難不成是鬼魂不成?”

    小仙女望著大漢的臉,言語中有些飄忽:“十幾年不出江湖,你的臉竟然也已經變了,想不到我竟然還有機會見到你……”

    大漢望著小仙女的神色,不禁有些意外:“你和燕……之前的我認識?”

    小仙女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你,但我認得你手中的劍,也認得你使的這劍法,而我至親的……也認得你。”

    大漢不知為何的忽的暗自舒了一口氣,旋即笑出了聲:“認得我的人有很多,認識我的劍的人更多,而看到我劍法的人卻并不多,因為大多數看到我劍法的都死了,你……”

    他看著小仙女:“你是從哪里見到我這劍法的?”說罷,渾身劍氣不知為何的悄悄漲了起來。

    “我娘……我見過流傳在外的一部分劍譜。”小仙女回答道。

    大漢聽聞此言,漸漸收起了劍氣,望著小仙女再問:“那你現在可能確認我的身份了?”

    她望著大漢手里的劍,緩緩的道:“正是這劍法才讓我不再懷疑你的身份,從你來到這,我就看到了你的劍,但我一直有著懷疑,懷疑它是不是真的,懷疑它是否是被你偶然撿來的,但直到你使出了這劍法,我才停下來。”

    “因為神劍訣不會被模仿。”

    她以一種再陸尋聽來極為古怪的聲音確認道:

    “而你就是曾經的天下第一神劍,燕南天!”

    “燕南天!”陸尋和鐵心蘭聽著皆是一驚,而鐵心蘭更是聽完小仙女此言,大喊出聲。

    “你就是天下第一大俠的燕南天?!”

    鐵心蘭還是不肯相信,卻在想到剛剛這大漢所使的劍法那般驚人地步后,又想到:如果不是燕南天又會是誰呢?誰的劍能有如此之威,誰的劍法只憑一招便有這般駭人之景?

    陸尋也有些意外的看著這大漢,仔細的看了他幾眼,又看了看一旁的碎石和劍坑道:“燕南天……這劍法倒是真不錯。”

    燕南天此時在一旁眼見三人的表現各不相同,他的神色也有些不一樣,但他最終還是沒有理會鐵心蘭和小仙女,畢竟這兩人的表現倒也算是正常,倒是陸尋的表現讓他感到好奇。

    他對著陸尋道:“現在你可還要殺我?”

    陸尋皺起了眉頭:“為什么要殺你?”

    “你那宮主可是和我有著不小的仇怨。”燕南天道。

    陸尋聞言卻笑了:“她是她,我是我。”

    燕南天也是大笑:“這時為何又分彼此了,剛剛你不是還說聽你姑姑的話,要殺江小魚么?怎么,聽見我燕南天的名頭畏縮了?”他說我直言直語,好似渾不在意他人情緒。

    陸尋倒是對于他的直言直語絲毫反應也無,笑著反問道:“我只是說我姑姑要我殺他,但我何時說過,我要殺他?”

    燕南天皺眉:“這不是一個意思嗎?”

    陸尋卻搖頭:“不,這不是一個意思。”

    燕南天再是一皺眉:“你在和我打著話語機鋒?”

    陸尋又笑了:“前輩何嘗不也是在和我打著機鋒?”

    燕南天聽聞此言,終于是明白了陸尋之意,也的確,他們二人說了太多的廢話,到現在還未進入正題。

    燕南天道:“那我便不和你打機鋒了,既然你依然執迷的要殺江小魚,那你今日就可能離不開這里了。”。

    說罷,他的長劍一揮,指向地上,劍氣滔天。

    “假如你受的了我三劍,我就讓你去殺江小魚。”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