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 > 第60章 為她的憂愁而憂愁
    過了寒露,天氣一日冷過一日,早上顧梨出門的時候,特意穿上了一件厚實的外衣。

    她才走了不久,張雪初便來了。

    “我聽李大人的意思,是想與衛家的旁支結親,如今已開始走動關系,等到明年升遷之后,這樁親事,約莫就能定下了。”

    晏清神色平和,姿態優雅地飲著杯中茶水。

    李林能有如此決定,也在情理之中。

    衛家是衛將軍府的旁支,如今局勢動蕩,君主多倚靠衛將軍。等到將來局勢安定下來,論功行賞,衛將軍絕對居功甚偉。一人得勢,雞犬升天,到時候,衛將軍府的旁支必定也能跟著水漲船高。

    即便李林明年真的升了監察使,他也夠不到衛將軍府的門楣,但稍稍努力一下,和將軍府的旁支結個親,卻是行得通的。

    “李大人果然世事練達。”晏清放下茶盞,輕聲回應了一句。

    張雪初微笑頷首,但他心里明白,公子這句話,怕是不僅僅在夸贊李大人這么簡單。

    公子的心如同浩渺宇宙,他看不透,也不敢妄加猜測。

    世事練達的李林,甚至包括他張雪初,只怕都是他萬里棋盤上的一顆棋子。

    “城里的各個行業都已經收攏完了,全都安排上了我們自己的人。”張雪初又道。

    “有勞。”晏清回道,神態溫和謙謹,讓人于不知不覺間,就能放下所有的戒備。

    所以張雪初明明知道自己只是一顆棋子,他還是甘心情愿地由他差遣。他折服于他,除此之外,又切切實實得到了他之前為之奮斗半生都沒得到的東西。

    巳時中,張雪初告辭走了,晏清也出了家門。

    他出去買了些菜,回來的時候路過仙草堂,但并沒進去。

    最近正值秋冬之交,換季的時候,生病的人總是格外多。這一天下來,顧梨診治了好多個得了風寒的病人。

    晌午時分,她聽見藥柜上抓藥的伙計給秦大夫回話,說是藥材不大充足了。

    秦大夫嘆了口氣,回道:“先用著吧,我這就想辦法。”

    他又問了緊缺的是哪幾樣藥材,心中有了數。

    “有什么難處嗎?”顧梨問道,見秦大夫愁容滿面,不免心生好奇。

    仙草堂的藥材都有穩定的供應商,每隔半個月都會補一次貨,如今出現什么變故了?

    秦大夫并未瞞她,與她說道:“現在哪里都缺藥材。”

    他沉思了一下,接著道:“還得麻煩你去和相小娘子說道說道,看看能不能給咱們這里補點貨。”

    顧梨先答應了下來,又問了他緊缺的是哪幾味藥材,她之后給病人開藥的時候,也好盡量使用能替代的。

    不過相嫻有許多日子不曾來過了,因此顧梨便決定,下午早點收工,親自去相府找她。

    她還記得,之前有一段時間,藥材的價格格外低,這才過去沒多久,何以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藥價貴不說,即便有錢,都不一定能買得到。

    下午,太陽還沒落山,顧梨就離開了仙草堂,去了相家。

    相家可以算得上這城里最大的家族,單單是宅邸就占了好幾條街。顧梨到了相家門口,詢問了門口的小廝,問他相嫻在不在家。

    這小廝恰好認得顧梨,便客客氣氣地回道:“在家,顧姑娘你來的剛剛好,大小姐才回來沒多久。”

    他說著,熱情地將顧梨帶了進去。

    相嫻見了顧梨,滿面歡喜:“顧姐姐,你怎么來了?”

    “我來看看你,順便有事請你幫忙。”顧梨回道。

    許多時日不見,她見相嫻似乎瘦了一些,面容也憔悴了些許。

    “什么事?”相嫻問道。

    顧梨便把如今仙草堂的狀況與她說了。

    “這個好說,我明兒一早就讓人給你送去。”相嫻一口答應了下來。

    雖然如今生意的確難做,但供應些藥材,對她來說還不算什么難事。

    “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煩事?”顧梨又問。

    對她,相嫻也無需隱瞞什么,便長嘆一聲,向她抱怨了一通。

    前不久,藥材的價格忽然壓到了最低,有人大肆收購了許多,如此一來,各家的存貨銳減,造成如今藥材短缺的局面。

    “知不知道是誰做的?”顧梨蹙眉問。

    相嫻搖搖頭:“具體是誰不知道,不過這其中,應該是有官府的背景。”

    否則,只憑一人之力,斷然不可能攪動整個行業。

    其實不止藥材行業,其他行業也沒能幸免。

    相嫻愁容滿面,道:“如今這產業,在我手上減了不少,實在對不起我那死去的爹娘和兄長啊!”

    艱難之際,她斷尾求生,舍棄了不少生意,這才勉強維持了下來。

    顧梨為她的憂愁而憂愁,但她對生意一事一竅不通,也不知道該怎么幫她。

    “姑姑,姑姑……”

    正當二人愁苦之時,一個年幼的孩童一邊喊著,一邊跑了進來。

    顧梨見進來的是一個年約五六歲的男孩兒,撲到了相嫻的腿上。

    相嫻便一把將他抱了起來,放在了自己膝頭。

    男孩兒長的可愛秀氣,一雙水溜溜的大眼睛黑葡萄似的,一眨不眨地看著顧梨。

    “姐姐。”他忽然小聲喊了一聲。

    相嫻哈哈一笑,立即糾正:“你岔了輩了,該叫顧姑姑。”

    這是她兄長留下的孩子,名叫相桐,今年六歲了。

    顧梨笑看著他,聽見他喊了一聲顧姑姑。

    喊完一聲之后,他興許是覺的這個稱呼太拗口,便又喊姐姐,任憑相嫻如何糾正都不改口。

    “你這孩子!”相嫻輕輕在他額上戳了一下,又向顧梨道,“他這幾日有點不思飲食,正好你在,給他看一看吧。”

    她只會毒,在醫術一事上,卻并不怎么精通。

    顧梨笑著應了一聲,把孩子接了過來,仔細瞧了瞧。

    “沒什么大事,少給他吃點零嘴兒就好了。”

    相桐起初還認生,片刻過后便熟識了,與她玩鬧在了一起。

    顧梨離開相家的時候,外面已經隱隱升起了暮色。

    她先去了一趟仙草堂,告知了秦大夫一聲明早準備接貨,這才回家。

    然而,她才走出仙草堂不遠,不知從哪里忽然冒出了一個人,擋住了她的去路。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