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瀆神錄 > 第四章 偷天換日
    看著鏡中的自己,仿佛,這面鏡子里面的自己,就好像,是真的自己一樣?這一顰一笑,都……不都是自己夢寐以求的么……

    原來,自己只不過是一個鏡子里面的人啊。

    看著眼前雙眼漸漸恢復了神采,眼神變得靈動,仿佛換了一個人一般的海倫公主,藍淵呼了口氣,擦去了額頭上的汗水——“呼,終于搞定了,這不可或缺的一枚棋子?!?br />
    如釋重負一般,看著遠去的母女兩個,藍淵接著,走回了自己的房間,看著臺子上那一架鋼琴。

    如同經典的諜戰片一樣,輕輕在鋼琴上,按下了兩個和弦,一旁的墻面緩緩凹陷,然后平移到了一邊露出了一間黑乎乎的小房子,從中,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咳……你看起來,還是這么有精神啊,藍淵?!币坏缆曇繇懫?,蒼老,而且……而且痛苦,就好像在受著什么不可言說的折磨。

    “你也一樣啊,即使這樣了,不還是那么有精神,倒是有心情,在這里和我說閑話?!?br />
    緩緩合上了琴蓋,藍淵轉頭,看向了一邊上的小房間。

    一臺煤油燈,就好像是被一只看不見的手點燃了,瞬間騰起了火焰,一如既往的幽藍色火焰照亮了整個房間——

    一只巨型的蠕蟲,身邊長著一對對豬蹄,一張人臉在蟲子的前方,就好像是正睡得香甜,一邊,從那張嘴里面,噴涂出來許多的絲線,到房子的四處。

    那張人臉,是一張美艷得不可方物的女人臉,就連臉上的美人痣,都一清二楚。那張臉,就被幾根毛線,牢牢地縫在了那頭蠕蟲的身體前方,隨著蠕蟲的蠕動,不住地扭曲,擴張,表情,詭異地笑著。

    而一旁,一只巨型的繭正在收縮,里面,赫然可以看出一道人形。

    “誒呀呀,這不是當初,譜寫出了多少令人瘋狂的歌曲的藝術家……想不到啊想不到,大家都以為你瘋了,死了,自殺了……誰能想到,被我困在了這里?!彼{淵走近了那個巨型的蠶繭一般的事物,看著里面那個骨瘦嶙峋,皮包骨頭,眼窩深凹就好像是一個骷髏一般的人。

    “呵,那又怎么樣……你的計劃,還不是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什么起色……你以為靠我的曲子,就可以讓皇室墮落?這個事態的發展,可不是在你的意料之中的,剛才你彈我的曲子,還要比我更勝一籌,可真是……諷刺啊,藍淵——會員?我們不可名狀俱樂部的會員……想不到,你居然會想去干一些如同下水道里面的老鼠一般的事情……”

    嘲笑著藍淵,那人絲毫沒有注意到,藍淵的神色,已經開始變化。

    “是么……下水道里的老鼠?你這個瘋子被皇室令我關在這里,永無天日,不還是活得挺滋潤?”哈哈笑了一下,藍淵隨手抓住了一根細繩,緩緩收緊,無數根帶著倒刺的絲線,勒在了那人的身上,頓時,偏偏血痕涌現。

    “??!放開,放開,不要,不要拔出我的舌頭……”慘無人道的聲音響起,仿佛魔怔了一樣,那人不停地掙扎,然而,越掙扎,也就越痛苦,但是……為什么如此,有些人就是要掙扎,為了無可預測的希望?或許吧。

    松了松手,隨手帶上了暗室的門,里面的嘈雜與嘶吼,也一并被關在了門后。

    “呵……真搞不懂,為什么你們要把信仰,放在那種長滿觸手和肉瘤的神靈身上?或許是你們的奴性吧……不可名狀?呵……”

    揚了揚身后燕尾服的燕尾,從一旁拿起一頂禮帽戴在頭上,顯得有些滑稽,又有些詭異藍淵向著原處走去……

    ……

    太子的住處。

    華麗的房屋,美麗的花園,路的兩邊,站著清秀的小丫頭,身上穿著女仆的服飾,恭敬地歡迎著兩邊來往的客人,端茶送水。

    大門緩緩被兩個壯漢打開,王后一反常態,臉上掛著和藹的微笑,海倫公主也是腳步輕盈了不少。

    一個臉上帶著小胡子,戴著一副眼鏡,身上穿著金邊的華麗服裝的男子走了出來,看到了走來的母女,臉上露出來虛偽的“欣喜異?!钡男θ?,看著幾人,好似闊別許久的孝子和慈母一般。

    但是,無論是從剛見到這個人的第一感官,還是這個人臉上抽動的肌肉,都讓人覺得,這是一個虛偽,但是……卻沒有把虛偽練到家的人,這是一個察言觀色還不如一個仆人的王子,他,就是二王子。

    “母后……請問,那個不識好歹的小小伯爵,有沒有答應您的定親?如果他還是那么一副……”

    “好了,不要說了?!焙孟袷窃诼牭搅恕蛔R好歹’四個字以后,心中有些不舒服,又好像是心情不哈,王后直接一句話,便是打斷了眼前這個王子的話。

    “是……”察覺到了什么,王子不再說話,就看著自己的母親想著大廳里面走去。

    “母后,是心情不好么?”二王子湊上來,看著眼前的月歌,心中有些忐忑。

    “沒你的事,老二?!焙惞髋伺?,輕蔑道。

    “哼,你一個棋子,有什么資格……”就在二王子即將把話說完,便是收到了母親一道有些嚴厲,有些嚇人的目光。

    “我和海倫的事,可還用不著老二你來管,你只需要專注繼承你的皇位,后面的事情,我會為你做好鋪墊,先去喝下午茶,有什么事情,等一下再說?!?br />
    皇后的聲音很平淡,可以說,有點像是一個機器人,但是,其中警告的色彩,溢于言表,使二王子,再度想起來了,自己小時候,是如何被母親教導,應當如何做一個合格的王子,如何表達出最標準的皇室利益,如何用餐,如何學習……

    然而,這個眼前有些陌生的母后,讓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但是,遲疑片刻,二王子還是跟了上去。

    坐在花園里面,看著眼前,精致的小瓷杯里面,放著幾節奇怪的樹枝,升騰著奇怪顏色的煙霧,還有一種顏色奇特的液體。

    稍稍平了一口,喉嚨有些發苦。

    無論是二王子,還是皇后,公主,都是一言不發——皇室禮儀,用茶的時候,不能說話,不能夠影響到這種氛圍。

    就連是國王,也需要在大家都放下了杯子,才能開始發言。

    要不然,是可以被作為彈劾的理由的——嗯,沒錯,這個帝國,即便是國王,也會接受到彈劾,只要是身上有爵位的人,都可以參與到皇室的恩怨糾葛,甚至于……

    把國王從那張鑲嵌滿了寶石的,幾乎是由純金打造的寶座上面拉下來。

    午后的氣氛,帶著一些詭異,就連盤子里面的昆蟲甲殼,連帶著一些香噴噴的香料和調料,都已經索然無味。

    “我吃完了?!睂⒈w在小瓷杯上摩擦兩下,將杯蓋上由于水蒸氣而沾在了上方的一些茶水滴回了杯子,二王子有些緊張,看著一旁,慢條斯理地品嘗著美味下午茶的二位女士。

    點了點頭,王后依舊專注在手中的一小杯茶上面,稍稍呷一小口茶水,放在嘴里,感受著從神話植物上面裁剪下來的新鮮枝頭,在經過幾道工序,制作而成的“茶枝”泡出來的上等茶水。

    而一旁的海倫,顯然興致缺缺,只不過喝了幾小口,就已經放下蓋子,從花園的門口,走了出去,走路的時候,還不忘記奔奔跳跳,然而,這一點活潑,卻沒有讓二王子心中有什么開心的感覺,與之相反,顯得詭異,顯得瘆人。自己的妹妹,自己的母后,怎么都變得如此……

    還是,這個世界,已經不是自己所認識的地方?或許吧。

    向著王后深深鞠躬,二王子,便是要快速離去,這里的事情太過于詭異……甚至,他懷疑,是有膽大包天的術士,又或者,魔法師,向著皇室,下手了。

    就要快步離開,卻發現,王后,先他一步,走到了門口,然后穿過了門,兩個士兵,便是不容分說地,關上了房門。

    看著眼前的大門重重關上,二王子急忙敲打著房門,向著外面大喊著,嘶吼著:“給我開門……我是王子,快點,把那個潑婦,還有那個小賤人,給我抓起來!“

    然而,并沒有人,去理會這個已經失去了理智的可憐王子,也沒有人回去可憐他。

    畢竟,現在,還是王后說了算啊,國王,可還是有個幾天的時間。

    只要國王還有一口氣,這些所謂的王子公主,便是不能對這個國家的真正權力沾上一根手指頭。

    快步離開了漆黑的大門,只留下了一個二王子留在了房中。

    頭發已經披散了開來,沒有了剛出現時裝出來的優雅,二王子就好像是一個,滑稽無比的演員,雙眼喪失了神色。一個人經歷了太多,或許,就會轉變吧。這樣一來,藍淵路上的一小點的障礙,就已經被祛除了。

    房中,藍淵抬起了頭,眼中,閃過道道藍芒。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