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瀆神錄 > 第十三章
    “你醒了?”藍淵看著另一張臉,輕聲問道。

    那張臉沒有說話,只不過輕輕點頭,向著藍淵示意。兇殘的眼眸和純潔的眼眸,在左右兩個眼眶閃爍著光芒,嘴角瘋狂而妖異。

    “是啊……”說著,看著旁邊有點驚訝的少年,這張臉坦然自若道。

    少年的身邊,剎那間,就產生了無數的黑色四線,將少年死死地纏繞了起來,包裹在中間,如同是一個粽子一樣。

    藍淵笑著,沒有動作,剎那間,戲謔的藍寶石里面,無數根藍色的觸須用地昂,同樣纏住了少年,將少年的身體保護住。

    “這是……”少年腦袋暈暈地,看著身邊的另外一張臉。

    “怎么,忘恩負義……就不認識我了么?”仿佛男聲和女聲重疊在了一起,發出了妖異醉人的聲音,讓人走入幻覺。

    “第一個紀元,那個時候,人類毀滅于大陸沉沒,那時候,是人類的時代,男人擁有第三只眼,而女人擁有通神的子宮……人們是神靈的寵兒。

    第二個紀元,人們如同受到了世界末日,世界的翻轉讓人們受難,而人們與超自然的橋梁,也斷裂,那個時候,天空上出現了‘門’——像是一個喂飽不了的寄生蟲,將人們吞了進去。

    第三個紀元,人們發現了‘門’的奧秘,然而,灰暗侵蝕了人類,人類變為了行走的怪物,士兵們穿著甲胄,然而,下方確是腐爛的觸手。最后,大陸沉沒了——繁衍,無節制的吞吃,還有……神靈的墜落,讓大陸,再次沉沒。

    而他們的瘟疫,到達了水下的民族,那些精明能干的人兒,看到過那些遺留下來的寵兒的人,是這么形容這些怪物的:‘我想它們的身體應該呈一種灰暗的綠色,雖然肚皮是白色的。身體的大部分都光亮滑溜,但背上有著帶鱗的高脊。那身形有著人形的模糊特征,而頭部卻是魚類的,長著從不閉合的,巨大、凸出的眼球。在脖頸的兩旁,還有不斷顫動的鰓,長長的手腳上都有蹼。它們雜亂無章地跳躍向前,有時只用后腿,有時則四肢著地……它們那嘶啞的、尖銳的喉音……傳達了其面部所無法表現的,一切黑暗的感情?!ā獝凼炙嚕?br />
    神靈創世……嘿嘿。然而,這些理論,不過是對于這大陸一隅的帝國的歷史詮釋。是吧,外來的支配者?”

    藍淵一下子說了一大串,然后用復雜的目光看了看面前的人。

    “神靈……你知道么,當初,有一個人,他生下來,就沒有無感,只有一個優秀的大腦,強大到了過目不忘,如同光線一般快捷,鋼鐵一般準確。他是一個偉人——他帶來了光明,他是術士崛起的功臣。他,只不過是一個吟游詩人,你知道……

    他遇見過神靈——在一個夢里,他看到詭異的大肉塊團塊,置身于宮殿之內,瘋狂地敲打著無形的巨鼓,吹著只會發出令人作嘔的、單調的音色的長笛,讓人能夠陷入瘋狂,當然,神靈……對于他來說,并不是一個刻板的印象,因為……他沒有五感。即便在夢中,他也只不過能夠模糊地有些印象,這也就是為什么,他能夠真正看清楚那個神靈,因為,神靈是看不清楚的。

    他從來就可以做到不知道為什么,就能夠知道很多東西,他不看書,單純的坐在庭院里面,但是……他的辯論,勝過了神靈,然后,被拍成了肉醬,從夢中,而這把匕首,就沾染了他的鮮血?!比』亓怂{色的戲謔,放在手中把玩著。

    “你們兩個,做了兩輩子的情侶……真是有意思?!彼{淵斜著眼睛看著兩人,心中不知道在盤算著什么,三方的腦中快速轉動,算計的主意向外冒著。

    就在這么剎那間,藍淵手中的匕首亮了一下,那藍色的寶石善良而耀眼,讓少年兩個頭,同時陷入了昏睡,然后,藍淵輕輕拖著少年,落到了地上……

    然后藍色的虛幻身體一陣扭曲,變化成了少年的樣子,隨即進入了少年的身體,活動了一下身體,藍淵滿意地點了點頭。

    取出一個小罐子,里面,還有兩道身影掙扎著,臉孔惡毒而扭曲,交織在一起,向著外頭謾罵著,叫囂著……

    搖了搖頭,藍淵已經不關心罐子里面的事情,用藍色的短劍,劃開了自己原本身體的手腕和自己這具身體的手腕,紅色的血液留到了地上,而水銀一般,銀色流動著的,美麗的,好像寶藏一般的血液,進入了少年的軀殼,然后,藍淵伸手,伸向了兩個身體的雙眼……

    然后,藍色瞳孔的少年,就好像旁若無人一樣,獄卒還在和同僚們聊天,就在蘭苑走過去,帶起一陣清風,也沒有被注意到。

    青銅墻面,黑暗的浮雕,那又是神靈了還有,神靈的使者。

    誘惑人類的鉆石,引導著人類走向了高等種族的腹部,走廊里面,一陣陣的歌謠響起——

    “是前門的小啞巴,還是后門的小傻瓜,美麗的喇叭花,張開了大嘴巴,一口咬下……嘻嘻嘻哈哈哈,人沒有啦!”

    稚嫩的童聲響起,回蕩在走廊里面,走廊盡頭,便是采礦的機器,而盡頭,顯露出黑色的油水,惡臭開始蔓延,水面如同沸騰,感覺到了藍淵的到來以后,升起來了密密麻麻的氣泡,那詭異兒歌的歌聲,開始變得嘈雜,喧囂,罵罵咧咧的聲音,還有慘叫的聲音,嬰兒啼哭,又好像是颶風刮過了樓房,發出詭異的嗚嗚聲。

    水中的氣泡,一下子破裂開來,許多蠕蟲游動,而蠕蟲的頭部,裂開來,裂成了九瓣——上面尖銳的,詭異的鋸齒,閃了閃。

    捏了捏鼻子,藍淵四處走走,希望發現這里的真靈移動祭壇——

    通過獻祭已經準備好的祭品,可以離開這里,永遠離開這個城市。

    是的呢,離開這個城市,這個就是藍淵,萬事留一手的一手。

    走上了由無數骨頭堆砌而成的祭壇,看著遠處,還有咕咕冒泡的黑金,蠕蟲,都在藍淵的眼中旋轉,然后消失,外面的人毫無反應,準備好的祭品,被綁著的無數從下面撈起來的蠕蟲,發出了尖銳的,刺耳的聲音,讓人渾身難受,感覺好像要突出來一樣,然后再看看身邊,已經消失不見了蟲子。

    再一轉眼,就已經……到達了一個深紅的地方,這里是一個小鎮,看起來,四周充滿了和諧的空氣。

    然后,看了看身上穿著的粗麻布衣,藍淵苦笑搖頭,轉眼間,整個人的氣質都不一樣,變為了一個如同鄉下的貧民一般的粗人,眼中流露出來麻木的色彩,眼睛……

    變成了這個國家最普通的灰色。

    走到了一個小房間,輕輕敲了敲門,一個女孩子,十五六歲,探出頭來,看著蘭苑,臉上有著天真的表情,眼睛大大的,嘴巴有些小,眼角還有一顆淚痣。

    “您好……”女孩抬起頭看著藍淵,興奮地說道,身邊一股香氣流出,進入了藍淵的鼻子里面——這不是那些貴夫人用的難聞的,味道頗重的香水,而是一種花香。

    小屋里面,有著許許多多的鮮花,郁金香、玫瑰、月季和紫羅蘭——同地球上的,如出一轍,只不過,這些鮮花,在這個世界,就如同野草一般泛濫。

    這個世界,鮮花,就是野草——人們不曾珍惜過美麗的鮮花,將它們作為牲口的晚餐,或者是喂蟲子的飼料,然而,這個小女孩,和他的家人,卻明白,鮮花的珍貴。

    于是,無數的鮮花盛開,包裹著這一家人。

    這一家人是鎮子里面有名的怪人,居然……居然花了所有積蓄,壟斷了許多的鮮花,卻不讓人買走去用來喂蟲子。

    要知道那些膘肥體壯的蟲子,可是貴族老爺的心頭肉,是他們餐桌上的???,怎么能夠不去好好的喂養?

    但是,這家人……就是一直堅持著,這個小鎮也有了特別的風俗——

    這就是藍淵在帝國版圖的一本大部頭相關書籍里面看到的,沒想到……

    一個小小的鎮子里面,還有人,心里面會有這樣子的,對于生活得感悟。

    “買花?!彼{淵的眼眸中,充滿了真誠,看著眼前的一個許多家里面中的一家花店的小女孩,問道。

    “好吧……不許亂丟,不許喂給大肉-蟲子?!鄙倥沉似匙?,拉著藍淵走了進去。

    嗯……這朵花,很美麗,糾纏著的花瓣,如同相擁而立的戀人,在一起,相互擁抱,粉色,白色,玫紅色……多種顏色,如同絲絲縷縷纏在了上面,帶來了一種神秘的美感令人感覺心曠神怡。

    “你喜歡這個啊……這個是以一個故去的藝術家的名字命名的,可漂亮了,我跟你說,這個可是我們的搶手貨呢,在別的地方是看不見的?!鄙倥炀毜赝其N著這朵花,然后轉過身來,向著藍淵道:“倫勃朗郁金香,三個墨菲斯托銅幣一枚?!?/div>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