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從此風月是你 > 第33章 車禍
    “什么?”裴婉華聞言,手拍著沙發站了起身:“阿堯出車禍了?在哪家醫院……”

    “媽,你先別擔心,是輕傷?!北】“泊驍嗨?,安撫了一句便說:“我跟小柔去醫院探望老三,你們先吃飯?!?br />
    “不行,我要親自去看看?!北【皥蚴羌依锏男$圩?,可謂是裴婉華的命根子,小心肝,現在聽到他出車禍,心臟都懸掛在了嗓子眼里,哪里還坐得???

    她說著話起身就要往外走,江柔見袁昕給自己使眼色,連忙起身勸道:“媽,你別擔心,大哥說了阿堯是輕傷,不會有事的。我先跟大哥去看看,快開飯了,你們先吃飯吧?!?br />
    裴婉華推了她一把,薄怒道:“阿堯都出事了,我還有心情吃飯?你怎么當阿堯老婆的。丈夫出了事都不關心,你眼里到底有沒有他這個丈夫!”

    突然被呵斥,江柔臉色微微一變,輕垂下了頭。

    “媽,這事跟小柔也沒關系,她只是擔心你,你就別怪她了?!北】“矌颓涣司?,走到她身旁拍了拍裴婉華的肩膀:“我先跟小柔去看看,你們先吃飯吧?!?br />
    袁昕幫腔了句,裴婉華這才肯答應。

    江柔跟在薄俊安身后出的大廳,感激道:“謝謝大哥?!?br />
    薄俊安放緩了腳步,溫和朝江柔說:“媽剛只是擔心阿堯,沒什么惡意,你別往心里去?!?br />
    江柔嗯了聲,沖他笑笑。

    到了醫院兩人便直奔住院部。

    開門進去就看到了躺在病床里,手打著石膏掛在脖子上,額頭纏著繃帶隱約可以看見血跡的薄景堯。

    瞧見兩人,他也沒感到意外,枕著墊在的枕頭,懶懶地喊了聲哥。

    活像沒有看到江柔一樣。

    意識到這點,薄俊安凝眉,又說:“好端端怎么會出車禍?阿堯,我不是讓你今天跟小柔回家吃個飯嗎?你又跑哪去了?”還弄出個車禍來!

    “就出車禍了唄,還能怎么回事?”

    薄俊安見他毫無悔意,聲音嚴厲幾番,訓斥道:“你知不知道爸媽跟小柔有多擔心你?薄景堯,你是二十五,不是十五。你就不能長進懂事點嗎?整日就知道招貓逗狗,胡作非為。你眼里還有沒有我這個大哥了?!”

    薄景堯油鹽不進,長指若有似無的輕瞧著床,敷衍道:“知道了,我以后開車小心。只是骨折而已,又沒什么大不了的,你用得著沖我發脾氣嗎?你趕緊回去吃飯吧,我又死不了?!?br />
    薄俊安氣結。

    病房里的氣勢低壓,一直沒什么存在感的江柔見氣氛不對,遲疑了下,她緩著聲忙對薄俊安道:“大哥,你別生氣。景堯他出車禍心情不好才這么說話,他不是……”

    “行了,你不用替他說話?!北】“泊驍嗨?,盯著閉目假寐的薄景堯一會,才說:“你這兩天好好在醫院里養傷,別再亂跑?!?br />
    末了,叮囑江柔:“小柔,你今天就在醫院里照顧阿堯,媽那里我再解釋?!?br />
    江柔是薄景堯的妻子,現在他車禍住院,需要留院觀察,她留在這里無可厚非。

    不然回頭裴婉華又得數落她不知道體貼丈夫。

    薄俊安一走,江柔就走到薄景堯身側,緩聲道:“你渴嗎?我給你倒水?!闭f著便去拿水壺,才發現是空的。

    剛想說她去打熱水,才發現薄景堯勾著唇角,一直盯著她看。

    輕輕瞇起的桃花眼,三分邪氣七分痞,像是在醞釀著什么壞法子。

    江柔心咯噔了下,涌起一抹不祥的預感。

    男人薄唇輕吐出一個字:“滾,我不需要你伺候?!?br />
    江柔脖子一哽,卻沒有如他所愿,只說:“我去給你打熱水?!闭f完,她拿起水壺就去打水。

    男人盯著她逃離似的背影,唇角不易察覺般翹起一抹弧度。旋即,又消失無蹤。斂了情緒的面容,高深莫測。

    與早前吊兒郎當的模樣,判若兩人。

    薄景堯單手枕著腦袋,閉上了鳳眸。

    等江柔打完水回來,男人已經睡了過去。她沒打擾她,在病房的休息沙發里坐下。

    單人豪華病房,格外的安靜。

    想了想,江柔給周嬸打了個電話,告知她晚上不回去,又讓她熬點湯,做點清淡的菜,以及幫她收拾套衣服讓司機送過來。

    剛剛她看了,病房里有浴室,有廚房,可以洗澡和熱菜。

    晚上十點,吃完飯,薄景堯叼著根牙簽,見江柔還沒打算走,挑起修長墨眉:“你該不會真想睡在這吧?”

    “大哥讓我照顧你?!?br />
    “不需要?!?br />
    “需要的?!苯岬兔柬樐?,并不在乎薄景堯的冷漠和不喜,淡道:“反正你也習慣無視我了,你當我不存在就行。我不占地方,也不會打擾你?!?br />
    “……”

    知道江柔臉皮厚,又夠纏人。薄景堯嗤了聲,懶得再跟她浪費口舌:“隨你?!?br />
    江柔無所謂,收拾好東西,拿了衣服就到浴室洗澡。

    穿上睡衣,剛準備出去的時候,江柔就看到了江麗薇給她打了個幾個電話。心里奇怪,正猶豫著要不要打回去,電話又再次打了進來。

    浴室里霧氣彌漫,江柔輕垂著眉眼問:“媽,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心里有了答案。

    果然,不出所料,江麗薇打電話來問的就是薄景堯出車禍的事。

    江柔如實說:“我知道,我現在就在醫院里?!?br />
    “當時在薄景堯車上,他用命護著的那個女人是誰?是蘇佳爾還是誰?”夾帶著怒意的質問,讓江柔驚愕。

    薄景堯出車禍的時候,車上還有其他女人?還是他用命護著的女人?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