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煙花散盡似曾歸 > 第一回:倚翠
    京城東四牌樓南邊有條本司胡同。本司胡同北有演樂胡同,南有內務部街。四牌樓南邊還有馬姑娘胡同,四牌樓北還有宋姑娘胡同、粉子胡同。

    這本司胡同啊,隸屬禮部教坊司。

    教坊司這規矩,是兩朝以前大越就有的了。那會兒老爺少爺們都風雅,都好個曲水流觴紅袖添香的,流傳了好幾代經久不休。

    到了前朝大昭呢,他們那太祖爺起事的時候,好些時候都靠著這教坊司里的關系網才得了不少的消息,是以,也保留了下來。

    到了如今咱們大衡朝啊,可謂是歷經三朝,經久不倒,比那些個王朝都命長。

    這演樂胡同處啊,有個云韶院,那還當真是個歷經三朝的老地方了。

    有時候聽一首琵琶曲子,能花好幾兩銀子,甚至好幾十兩。

    實在是些出手闊綽的爺才能去玩兒的地方。

    這云韶院初一進去,便聽聞琵琶陣陣。有女樂帶著黑漆唐巾,穿著大紅羅金寶相花圓領袍,帶著鍍金钑花銅帶,或抱琵琶或鼓瑟彈琴,亦有手持紅牙板吟唱者,風雅至極。

    舞女帶著錦云肩,拖著長水袖,絲帶束腰,臂附披帛,正是——烏云墮翠翹,滿眼春嬌,嬛嬛一裊楚宮腰。

    不過今日要說的地方可不是云韶院,是粉子胡同的倚翠樓。

    雖說是都隸屬教坊司的,都在禮部掛了名兒,但可謂是天差地別。

    云韶院那是風雅之處,是文人雅士們吟詩作賦的地方,而這倚翠樓啊,就差個十萬八千里了。

    噓,小聲點兒,那可真是個……真是個……做皮肉生意的地方……

    京城入了冬,落了好幾日的大雪,如今外頭滴水成冰,凍得人滲骨頭。

    倚翠樓掃地擦桌子的小丫頭片子行到樓門口,潑了一盆臟水出去,那臟水在地上霎時間就結成冰了。

    那小丫頭一撇嘴,罵了聲:“娘的?!鞭D頭就回了樓里。

    進了樓里頭,四角燒著四個大火盆,悠悠朝上冒著白煙,那暖氣烘得她打了一個冷戰。

    那樓里的姑娘都穿得單薄,薄紗的百迭裙下頭若隱若現著一雙雙長腿,從她們染得殷紅的唇里頭,時不時傳出些笑罵聲來。

    快要入夜了,這時候這里就會有很多客人……

    這時候,從二樓傳來一陣踢踢踏踏的腳步聲,轉而立即就瞧見人了,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少年。

    他不走樓梯,輕身一躍就上了旁邊的欄桿,“呲溜”一聲就從上頭滑了下來。

    底下有個姑娘喚他:“小六子!”

    他聽見了,嘎吱一下子就停在了欄桿的半中腰,側坐著沖那姑娘笑:“水仙姐姐!”這時候才看清了,這小少年生個瓜子臉兒,上頭一雙眼波流轉的桃花眼,此時神情似笑非笑,那眼睛就又輕佻又俏皮,長睫毛一掃,人的魂兒都勾沒了。不點而丹的唇此時正做著恰到好處的笑容,露出兩顆小虎牙來,可愛得要人命,那左邊嘴角下頭生了一顆細細的小痣。

    那小痣生的地方好,倘若生在唇上,就叫做“饞嘴痣”,可生在了下頭,就恰好是顆美人痣了。

    這瓷娃娃一般好看的小男孩兒啊,得虧是年紀小,若是長大了,那就不得了了——還不得是個禍國殃民的混世魔王,不知道要騙得多少姑娘芳心暗許。

    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那水仙又不想打他。她一瞧見小六子笑,心都酥了一半,伸高了手,捏了捏他的臉蛋兒:“你活兒都做完了?”

    小六子脆生生答:“做完了,等著陪姐姐呢,姐姐若今日這冰天雪地的要差使我去宮城底下買個熱乎燒餅回來,那也是使得的,我捧到心尖兒上捂著都得給姐姐捧回來,只是……”

    倚翠樓不比云韶院,里頭人都窮,吃不起山珍海味,水仙還就好那一口熱乎燒餅,一聽就笑了:“只是甚么呀?”

    小六子眼睛咕嚕咕嚕轉了兩圈,往水仙的嘴上瞥,眼帶桃花,嘻嘻笑道:“姐姐今日口上點的胭脂顏色好看,分給我些來吃唄?!?br />
    那水仙拿帕子捂著嘴笑,臉上“騰”就紅了,雖說她久居這倚翠樓中,不是沒侍奉過人,可這小少年說的話也太……太戳她心了……

    旁邊兒一個周身冷色調的姑娘瞧見了,冷冷哼了一聲:“小小年紀就這般做派,長大了還得了?!?br />
    那姑娘喚作芍藥,頗是想向云韶院那個調調靠攏的,也會吟詩作賦填填曲子詞,很是清高,只是生不逢“地”罷了。

    水仙最瞧不慣她這般做派,更瞧不慣她數落小六子,立馬張嘴就要懟回去:“小六子怎么了?沒見他跟你說話,不高興了是不是?你別擺你那個清高的架子,咱們教坊司的,哪個不是官家小姐出身,家里獲罪了才到這來兒的。你也不看看如今是個甚么情形,又不是原先在你家里頭,你還……”

    “水仙姐姐!”小六子伸出一根白玉一般的手指來,豎在水仙唇前,“好了姐姐,別動氣,你要是氣壞了,我今后可怎么辦啊,還不得傷心死?!?br />
    然后這家伙又噔噔噔從樓梯上跑下來,跑到芍藥跟前,拉著她的袖子,輕輕晃了兩下:“我的好姐姐,是我錯了,我以后不亂看話本子亂說話了。我知道姐姐是為了我好,我不該把姐姐的心意浪費了。今后姐姐說的話,我就拿個帕子,拿朱砂記下來,晚上讀書的時候,就當是顏如玉在側了?!?br />
    芍藥哼哼了兩聲,低頭一看小六子那雙桃花眼正盯著她瞧,眼帶水光,長睫毛撲閃撲閃,把她一半的的氣性都撲閃沒了,只佯怒道:“別?;ㄑ郧烧Z,那個孔子說了……”

    小六子忙接話道:“我知道我知道,‘巧言令色,鮮矣仁?!悄茏尳憬愀吲d啊,我就是下半輩子做個不仁不義的缺德鬼也值了?!?br />
    水仙趕忙拿帕子揮他:“別瞎說,你后半輩子還長,你娘還等著你考功名呢,別這么咒自己?!?br />
    小六子笑出兩顆小虎牙來——他就這么把兩個美人兒都哄好了。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