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6章 劫殺令
    楚君瀾下山的路走了一半,便察覺到身后有一陣錯雜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心下一凜,駐足回頭,只見十八名身材健碩的棍僧疾奔而來,眨眼便沖到近前,將楚君瀾團團圍住。

    楚君瀾噗嗤笑了:“你們不是和尚嗎?怎么,這是來殺我?”

    “妖女!你若肯乖乖就擒,許能少受苦楚!”

    楚君瀾為他們鼓掌,“厲害,厲害,你們可真是慈悲啊,一個大國師空有其名,一個老不羞頂著神仙名頭隨意就能決定人生死,修行之人就是你們這樣?可真是叫人大開眼界!”

    “師弟,何必與她多言!”

    呼!

    棍尖直掃楚君瀾脖頸,她矮身避開之際,又有一棍砸向她腰背,這一下若被打中,怕是脊柱都要碎裂,楚君瀾險險避開,卻差一點被另一人打斷雙腿。

    十八名棍僧陣法精妙,又都武藝高強。楚君瀾依靠敏捷的反應和靈活的身法迅速躲避。

    她剛醒來,其實身體還不是最佳狀態,何況能夠在“木僵”一年后還能走動都已是奇跡,此時以一敵十八,不免掣肘。

    戰況愈演愈烈,十八棍僧咄咄逼人,招招都要她的性命。楚君瀾原本還想放他們一馬,此時卻是怒火翻騰!

    “這些和尚好沒道理!你們如此濫殺無辜,也配稱修行之人!”

    “呸!妖女休要狡辯!佛有降魔杵!我等就是要誅殺你這妖孽!”

    “妖孽?哈!”楚君瀾氣笑了,眼中卻是一片冰涼入骨的寒意:“既然帽子都給我扣了,我就妖孽給你們看!”

    恨意和怨氣無從發泄,她當即從荷包里摸出繡花針蹂身而上!

    她身法靈活,用的是這些人從未見過步法和體術,腰肢柔韌宛若柳枝,腳步靈動宛若謫仙,長發飛揚之間,只見銀光閃爍。尚來不及躲避,便已在打斗之間送入身周穴道。

    半盞茶后,十八金剛倒地不起。

    楚君瀾冷笑著將針線包收好,回頭看了眼,卻見一小沙彌躲在樹后驚恐的看著自己。

    “去,告訴你們那個老神仙,這是送給他的見面禮,他不是慈悲為懷嗎?十八條無辜人命因他一個錯誤的決定而死,問問他開心不開心?”說罷長發一甩,瀟灑離去。

    “師祖,師祖,不好了!”小沙彌屁滾尿流、跌跌撞撞的跑進大慈寺。

    “什么!你說十八金剛齊齊隕落!”慧慈國師大驚失色。

    “是……”小沙彌捂著眼睛哭起來,“她還說,十八棍僧都是因為老神仙一個錯誤決定而死,問老神仙開心不開心……嗚嗚!!”

    宗明大師無喜無悲,毫無愧悔,雙手合十:“阿彌陀佛,果真是個妖孽。”

    楚君瀾雇了一輛車回了京城。

    進城門時,正是下午陽光最暖的時候,街上剃頭挑擔的,做云吞面的,吹糖人兒的,賣胭脂水粉香荷包的,叫買叫賣十分熱鬧。

    撲面而來的生活氣息,讓楚君瀾心情好了不少。

    反正出府一趟,不如去尋個藥鋪抓幾副藥,楚華庭的脈象她已經看過,毒性她也了解了,如今正好摸索著為他解毒。

    楚君瀾素來雷厲風行說做就做,當即就找了個行人打聽。

    被她攔住的是個年輕小伙子,忽然被攔著還有些不耐煩,回頭看到楚君瀾,當即紅了臉,磕磕巴巴話都快說不全:

    “姑,姑姑娘,你,你只管往前走,下個路口右轉,有個陳氏醫館,那里坐堂的陳大夫醫術高明,賣的藥材價格也公道。”

    “多謝。”楚君瀾微笑道謝,按著他指的方向而去。

    那小伙子呆站原地,臉色紫漲,似已經石化了。

    楚君瀾一路不知時引了多少人注目,她卻毫不在意,到了陳氏醫館,卻發現醫館關著門。

    她又尋人打探了一番,可連跑了四五個醫館,就沒有一家開門的。

    “奇了!”楚君瀾不信邪,又尋人繼續打聽,找到了“三濟堂”。

    這家門臉照比前面幾家都小很多,有個穿著淺灰色道袍的年輕人拿著閘板出來,一副要落閘關張的模樣。

    “伙計,稍等片刻。”楚君瀾忙快步上前,笑道:“我想抓幾副藥?”

    “對不住,這位姑娘,坐堂大夫今日有急事,這就要關張了,您明日請早吧。”

    “坐堂大夫有急事,你不是沒事嗎?我只買幾副藥,很快的!”

    年輕人回頭看著楚君瀾,無奈道:“實不相瞞,這三濟堂的坐堂大夫和伙計都是在下。”

    “那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嘍,這位大夫,還請你行個方便。”楚君瀾瀟灑的拱了拱手。

    年輕人被她逗的噗嗤笑了,“好吧,那你進來,我先將門關了。”

    楚君瀾點頭,跟著年輕人進了店門。

    她拿過柜上的兼毫筆,隨手拿了一張紙,寫下一張方子的功夫,年輕人正好關了門。

    接過她的方子看了兩眼,面色就是一變:“你這方子……解毒化瘀,又有幾分清補之效,妙啊。我從前竟沒見過這樣配伍的。”

    一看藥方,他整個人都鮮活起來,手腳麻利的拿了戥子稱藥。

    楚君瀾就依著柜臺與他閑聊。

    “大夫貴姓?”

    “免貴,姓翁。”

    “哦,翁大夫,這么大的一間三濟堂,怎么就你一人?”

    翁大夫背對著楚君瀾抓藥并未回答。

    楚君瀾便不再問了,與他說起藥物配伍來。

    一聊這個,翁大夫又充滿活力,二人聊的竟十分投緣。

    楚君瀾前世雖是特工,可她出身中醫世家,自小耳濡目染,沉浸在藥香和書香之中長大,祖父母、父母、叔伯都是醫癡,一聊起醫術就會眼睛發光,就與眼前這位翁大夫一樣。

    她犧牲后,恐怕尸首無存,她身份做了絕密處理,倒不必擔心家人被報復,只是不知家里人得知她的死訊會多傷心。

    咣咣咣!

    楚君瀾正在出神,大門忽被敲響,將她嚇了一跳。

    翁大夫放下戥子和藥材繞出柜臺到了門前:“來了來了,本店已經關……”

    大門被暴力強行破開,一群身著侍衛服飾,一看便身份不凡的漢子闖了進來。

    “翁大夫?”

    “我是,你們是……”

    “快快快,帶走帶走,一并都帶走!耽擱了時辰,若是公子有個三長兩短,大長公主怪罪下來誰都吃罪不起!走走走!”

    侍衛統領催促,侍衛們就一擁而上,將翁大夫和楚君瀾都推了出去。

    楚君瀾無奈的解釋:“我只是來抓藥的……”

    “少啰嗦!”侍衛滿頭熱汗煩躁不已,“我們是大長公主府的!你們再嘰嘰歪歪耽擱了公子的病,都得掉腦袋!”

    大長公主府的公子病了定然要尋御醫,御醫都沒法子,所以今天全京城的大夫都被抓去了大長公主府,怪道所有醫館都不開張呢。

    到底什么病癥如此棘手?

    楚君瀾挑眉,她本可以脫身,但是現在她很好奇那位公子的病癥為何。便順從的跟著上了馬車。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