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14章 上鉤
    楚君瀾若有所思:“此事我也略有耳聞,早年是有個失蹤的狀元,想不到那是葉以漸的父親?”

    “是啊,他父親生不見人死不見尸,過了兩年,他母親也憂思成疾早早的去了,葉以漸當時方五六歲,是由大長公主與武定侯撫養長大的,過了幾年,武定侯也過世了,大長公主就只剩下葉以漸一個相依為命的親人,越發疼的眼珠子一般。”

    楚華庭俊雅面容上有幾分惻然,同樣是早年失怙,難免有幾分同病相憐之感。

    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會影響到妹妹,楚華庭又笑著道:“不過葉以漸雖被大長公主嬌慣著養大,為人卻并不驕縱,是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學問上也不負狀元獨子的名聲,的確出眾的很。”

    “大哥見過他?”楚君瀾端起白瓷茶壺為楚華庭續茶,琥珀色的茶湯落入茶杯,散著淡淡的清香。

    “以前有詩會茶會,曾見過一兩次,但并未真正說過話。”

    楚君瀾點點頭,也端了杯茶吃。

    葉以漸這樣一個出身高貴卻命運多舛之人,可以說是與世無爭,與人應當沒有什么利益沖突,到底是誰,會給他下那種毒?

    不讓他死個痛快,卻讓他變成木僵之人,只能躺著活受罪,不能動、不能說,一點點感受生命的流失走向絕望。

    她得木僵之癥,是那一跌之后的巧合。

    葉以漸若是不遇上她,那恐怕要躺上個幾年,受盡折磨漸漸油盡燈枯。

    下毒之人一定恨極了他。

    “瀾瀾,方才聽他們的反應,大長公主送來許多值錢的東西?”楚華庭摸索著放下茶杯。

    “是啊,大哥都聽到了吧,那些人的表現太有趣了,兩顆夜明珠,兩箱金銀珠寶就能讓他們暴露出本色。”楚君瀾明眸一彎,笑意充滿嘲弄。

    “你要留神,財帛動人心,這次他們沒能將東西要去,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說不定會軟磨硬泡的跟你要,要么直接偷竊,更有甚者他們若是動了心思搶你的,你一個小女子又能如何是好?”

    “瀾瀾,要不這些東西放我那里吧。放在你這太危險了。我怕你遇上歹徒!他們若是真雇了人來搶你可如何是好!”越說越是擔憂,楚華庭臉色都嚇白了,“我是男人,不怕這些,你一個姑娘家,又生的這么漂亮,如果有歹徒不安好心……”

    “好了,大哥。”

    楚君瀾好笑的拉住了楚華庭的手搖了搖,“大哥如今也才十七,若說生的漂亮,大哥也是個面如冠玉的美少年啊,怎么只有我怕,大哥就不怕了?”

    “我……”楚華庭明白妹妹在說什么,臉騰的紅了,無神的雙眼看著楚君瀾的方向,不贊同的道,“小丫頭,休要胡說八道。”

    大哥如此好逗,和那位傻子世子一樣有趣。

    楚君瀾咯咯地笑,搖晃著楚華庭的手,“好啦大哥,你放心吧,我有辦法。這些金銀總是藏著掖著也不是辦法。誰有時間整天盯著兩口箱子啊。我看不如趁此機會一勞永逸,徹底斷了他們的心思,讓他們再不敢伸手才是。”

    楚華庭眼睛睜大,好奇的問:“你說的有理。你打算怎么做?”

    楚君瀾笑嘻嘻的湊在楚華庭耳畔低語了幾句。

    聞言,楚華庭面上笑容越來越大,抬起食指戳了她臉頰一下。

    “想不到你這丫頭如此狡猾。這樣好。他們就不敢再動心思了。不過若是他們的做法與你設想的不同呢?”

    “放心。我太了解他們了。”楚君瀾悠哉的道,“大哥不必擔憂,好生治好了眼睛才是要緊,別的都不必往心里去,你往后只管聽我的,咱們的好日子還在后頭呢。”

    楚華庭莞爾,語氣溫柔:“是,往后大哥一定都聽我們瀾瀾的話,聽瀾瀾的就能過上好日子了!”

    楚君瀾揚眉:“那是。”

    傍晚,紫嫣端了一盞絹燈放在小幾上,捧著臉對著兩口箱子發愁。

    “三小姐,奴婢還是不放心,要不今晚還是睡在這里看著點好。”

    楚君瀾被她緊張兮兮的模樣逗笑,“你放心,他們不會容許你有機會守著這些財寶睡的。”

    “三小姐,您是說……”

    紫嫣的話音未落,院門前就傳來婆子的聲音:“三小姐,老爺來了。”

    “你看,這不是來了。”

    紫嫣的小臉頓時皺成了苦瓜,低聲嘀咕:“不會吧,奴婢還想知道跟金銀財寶一起睡是什么滋味呢。”

    楚君瀾好笑的搖頭,來到外間恭敬的給楚才良行禮。

    “父親。您怎么來了。”

    楚才良微笑著負手進了屋,“來看看你在這里住的可還習慣?”

    楚君瀾眼中全是對楚才良的敬佩和感激,“回父親,女兒住的習慣。”

    “嗯,屋子里還缺少什么不曾?為父看你這里伺候的人也太少了,明日為父就讓他們給你安排兩個丫頭和兩個老媽媽來,”楚才良滿眼慈愛,“他們的例錢銀子都從為父的份例里出,你只管安心便是。”

    “多謝父親。”楚君瀾恭敬的道謝。

    “瀾姐兒,你的醫術是怎么回事?”楚才良對楚君瀾的溫順十分滿意。

    楚君瀾抬眸,長睫下一雙水眸眼神怯怯的,就像一只受驚嚇的小動物。

    楚才良立即安撫的道:“瀾姐兒不必擔憂,有什么話都可以與為父的說。”

    楚君瀾似是這才放下心來,低聲將她先前告訴楚華庭的說辭又說了一遍。

    “……女兒也覺得詫異,但這或許是上天的補償。”

    “原來如此,”楚才良卻是想通了,“這就是老神仙要見你的緣由吧?想不到我楚才良的女兒竟有如此能耐,往后你可要好生的利用醫術啊。”

    “是。”楚君瀾乖順點頭。

    “瀾姐兒,今日的兩箱子東西,為父覺著還是由公中收起來為妙,”楚才良微笑著切入正題,“你一個姑娘家,沒有管家的經驗,又不會用賬冊,這么多的金銀珠寶你一個人怎么管的過來?何況你還要忙著給葉公子瞧病呢!不如你將這些東西交給公中,讓你王姨娘幫你管理著,你要用什么,就開個單子給她,她著人取了箱子里的金銀去幫你置辦,豈不是好?”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