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15章 順水推舟
    “這……”楚君瀾低垂螓首,鴉青長發隨著她低頭的動作滑落在肩頭,在橘色燈光下更顯得溫婉柔順,“父親的提議,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大長公主府那邊……”

    “這你不必擔憂,”楚才良強硬的道,“你姨娘不過是幫你管理著那些東西,咱們家也不是那等貪得無厭的人家,難道還會貪了給葉公子治病調養的銀子?”

    楚君瀾暗中好笑,恭敬的點頭,“女兒沒有那個意思,便依著父親說的吧。”

    “好,好。”楚才良大喜過望,聲音都拔高了幾分,“以前為父就覺得你不錯,如今看來,的確是有嫡女風范,往后咱們這個家要依靠你的還多著,你好生為葉公子治病,有了大長公主的人脈在,將來你嫁入恭定王府將那傻子拿捏住,好日子還都在后頭!”

    楚才良激動之下,野心都忘了隱藏。

    楚君瀾笑了笑,轉而走去桌邊,一手斂袖一手磨墨。

    見她如此沉靜溫婉,楚才良意識到自己失態,趕忙轉移話題,吩咐在院子里的婆子:“去,告訴王氏,立即安排兩個二等的丫鬟,兩個媳婦子來三小姐屋里伺候,要選最會服侍人的。”

    婆子正靠在院門口打呵欠,聞言意外的“噯”了一聲應下,快步往王姨娘所在的“玉清園”跑去。

    王姨娘正在等消息,楚夢瑩為她捏著肩膀,楚華章則焦急的滿地打轉。

    “娘親,你說爹會不會成功?”在人后,楚夢瑩姐弟都稱呼王氏“娘親”。

    “是啊娘親,我怎么覺得楚君瀾那小賤人自醒來后就有些邪門兒。性子變了不說,還突然會治病了,她該不會是被什么鬼怪上身了吧?”

    王姨娘安撫的拍了拍兒子肩膀,“章哥兒不要擔憂,她就算再變,也是個閨閣女子,將來出了閣還是要靠娘家的,她夫君是個傻子,恭定王府你們當那是什么好地方?水深著呢!別看她現在狂妄,等將來嫁過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可她現在還未嫁過去啊,”楚夢瑩憂心忡忡的道,“女兒只怕她恃寵而驕,弟弟說的有理,我也覺得楚君瀾有些邪氣,娘親你想想看,她好端端的,怎么就忽然醒了呢。”

    “你們不要自個兒嚇唬自個兒了。如今只等你爹將東西哄到手,有銀子在,將來還愁沒有好日子過?”

    王姨娘抓了一把瓜子,嗑的咔嚓響:“這小賤人也算值點錢,恭定王府的聘禮只銀子就五千兩白銀,還不算古玩字畫呢,如今又有了大長公主府的這些寶貝,將來你們倆還不是躺在金子上吃喝?

    “瑩姐兒今年十六了,你爹已經在給你物色人家了。有這么一大筆銀子,你在婆家也能抬得起頭。章哥兒就更不必說了,就算沒有功名也能做個富家翁,逍遙一輩子。”

    楚夢瑩臉上緋紅,滿心向往。

    楚華章則覺得無趣的很,“那也要先將銀子弄到手才行。”

    正說著話,婆子便快步來回:“稟姨娘,老爺吩咐選兩個二等丫鬟,兩個得力的婆子去三小姐房中伺候,月利銀子一并由老爺來出。”

    王姨娘若有所思的點頭。

    楚楚華章卻是啐了一口:“呸,那賤人哪里那么尊貴,身邊還要多少人伺候!爹也太偏心了。”

    王姨娘不理會兒子,回頭叫過大丫鬟紅芬,“去,將綠荑和綠蘿,還有蔡氏和劉順保家的一并送去吧。”

    “他們可都是娘親身邊最得力的……”楚夢瑩話說一半,卻恍然的笑了。

    楚君瀾這廂將墨跡吹干,雙手呈給了楚才良,“父親,這次就先用這些吧。”

    楚才良低頭看了看,“百年野山參、西域雪蓮、一品雪靈芝……”

    “這都是先前在大長公主府,與太醫院醫士商議過要用的藥。”

    楚才良點頭,沒耐心聽這些,“為父回頭告訴你姨娘。”

    “是。大長公主吩咐過,所有用藥,都要用三濟堂的。”

    “三濟堂?”楚才良翻著眼睛想了想,“沒聽說過這家醫館。”

    “大長公主吩咐了用藥只能用三濟堂的藥,說是品質好,父親記得讓三濟堂的大夫開單子蓋章,回頭女兒是要交給大長公主府的。”

    “知道了。”既然是大長公主的要求,他們就只能照做。

    楚才良走到外間,看到那兩口大箱子,心下越發興奮,去外頭喚了七八個護院來,迫不及待的抬著箱子走了。

    楚君瀾站在門前,看著楚才良一行的背影,眼神一改方才的恭順謙卑,透出幾分如刃的鋒芒,嘴角則勾起了一個嘲諷的弧度。

    “紫嫣。”

    “三小姐?”

    “明兒一早,你替去城北的三濟堂……”壓低聲音在紫嫣耳邊低聲耳語了幾句。

    紫嫣連連點頭:“小姐放心,奴婢一定給您辦好。”

    “三小姐。”正當這時,玉清園的大丫鬟紅芬提著一盞燈籠,帶著四個人快步而來。

    楚君瀾挑眉,立在門前沒動。

    紅芬行禮道:“三小姐,綠荑、綠蘿都是二等丫鬟,這位是蔡媽媽,這是劉順保家的,平日里都是最做事麻利的,王姨娘依著老爺的吩咐,特地吩咐他們來您身邊伺候。”

    兩個著嫩綠掐牙比甲的少女,并一個年約五十的婦人和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媳婦子一同上前來,恭順的給楚君瀾叩頭:“參見三小姐。”

    楚君瀾笑了笑:“都起來吧。”

    “多謝三小姐。”

    紅芬行禮告退,回去復命,紫嫣便去送紅芬出門。

    楚君瀾笑著道:“西小跨院屋子少,怕是要委屈四位了。”

    劉順保家的忙道:“三小姐太抬舉奴婢了,奴婢都是來服侍三小姐的,伺候您就是奴婢們的本分,談何委屈?”

    “是啊。”蔡媽媽笑出兩道魚尾紋,面容十分慈祥,“三小姐有事只管吩咐。”

    “蔡媽媽年長,往后便做西小跨院的管事媽媽吧。”

    “是。”蔡媽媽恭敬的應下,見楚君瀾再無吩咐,當即就安排綠荑、綠蘿和劉順保家的整理廂房。

    綠荑和綠蘿麻利的張羅著服侍楚君瀾盥洗梳頭、更衣鋪床等事,他們一來,紫嫣立即輕松了不少,只是她依舊不放心別人來上夜,依舊睡在楚君瀾臥房的外間。

    次日天還沒亮,紫嫣就帶著楚君瀾給的一張字條和一根銀針悄悄地出了府。

    楚君瀾則帶著綠荑和綠蘿去給老太君請安。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