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22章 好算計
    “這么好的胭脂,五妹妹也舍得拿來給我用,我心里如何過意的去?”楚君瀾輕笑一聲。

    楚云嬌見她有了收下的意思,笑的越發親近了,“三姐姐說的哪里話,一筆寫不出兩個‘楚’字,咱們即便不是一個娘生養的,可到底是一家人。從前妹妹不懂事,若是說話做事有什么叫姐姐不喜歡的,還請姐姐不要放在心上。”

    楚君瀾挑眉。嘴上示好,送來的卻是帶著毒的胭脂。

    這胭脂只要擦了,不出半個月必定滿臉紅斑,沒個三年五載都好不利落。雖不至于威脅生命,但是對于一個正在適婚年齡的女子來說卻是極大的傷害。要知道,在這個時代,女子一生的幸福都寄托婚姻上。

    “都是自家姐妹,五妹妹就不要如此客氣了。那胭脂五妹妹還是帶回去自個兒用吧?”楚君瀾繼續為楚華庭施針,懶的在看楚云嬌一眼。

    “三姐若繼續客套,可不是與妹妹生分了么。”見楚君瀾依舊坐著不動,沒有一絲待客的意思,楚云嬌也覺得不自在,客氣了兩句就告辭了。

    紫嫣送人出去時,一直沒言語的楚華庭皺著眉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要多留心才是。”

    “大哥放心吧,我心里有數。”

    手上施針的動作不停,針鳴聲傳來,楚華庭便閉上眼,眉心蹙了蹙。

    “大哥眼周是否有痛癢之感。”

    “的確。”

    楚君瀾心中有數,笑道:“有感覺就是好的,若是沒有感覺,我怕是還要調整一下方法。”

    楚華庭心下微松,對楚君瀾的醫術又多了一些信心。

    楚君瀾趁著楚華庭扎針的功夫,外頭又傳來寶樂的說話聲音。

    “二小姐,您怎么來了?”

    “我難道不能來大哥這里串串門?”楚夢瑩的語氣極沖,和平日那個溫婉柔弱的大家閨秀全然不同。

    楚君瀾禁不住笑了,小聲與楚華庭道:“她估計快被我氣死了,裝都裝不出了。”

    “寧得罪君子,莫開罪小人。”

    “大哥,你又變著法的罵人了。”

    兩人都禁不住笑起來。

    楚夢瑩快步到了門前,一眼就看到桌上有兩盒粉蝶軒胭脂,當即怒不可遏,強壓怒火走到楚君瀾身邊,向著身后一抬手。

    楚夢瑩的心腹大丫鬟素蘭、素菊立即會意的守住門前,將紫嫣和寶樂都強硬的推在門外。

    寶樂與紫嫣大怒:“你們做什么!”

    “我家姑娘與你們主子有話說,還是別進去攙和為妙。”是素蘭冷笑,“若是耽誤了主子的正事,你們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紫嫣氣的渾身打顫:“呸!狗仗人勢的東西!”

    素菊當即就要與紫嫣動手,卻被素蘭一把拉住了。兩人兩尊石獅子一般守在門前,紫嫣和寶樂只能看到屋內的情況,卻聽不見說話。

    楚夢瑩將兩盒胭脂托在掌心:“想不到,三妹妹與五妹妹的關系竟變的這么好了?”

    楚君瀾一聽她那酸倒牙的語氣,便知其中關竅。

    仗著王姨娘執掌中饋,家里兄弟姐妹對楚夢瑩都小意逢迎,以前分了什么好東西,姐妹們都會將自己的那一份送給楚夢瑩,原身也是如此。

    想來這一次,楚佩珊已經將胭脂送去了,楚云嬌卻沒送去,只要隨便打聽一下就能知道楚云嬌來了東跨院給她送胭脂,表演了一出姐妹情深。

    楚夢瑩再有心機,也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女,估計已快被氣死了,溫婉可人的形象都顧不上,竟直接找了過來。

    楚君瀾對這種針頭線腦的小事真是懶得理會。

    見楚君瀾竟不理會自己,楚夢瑩氣的手都開始顫抖,索性將兩盒胭脂都握在手里,壓低聲音罵道:“你也配用粉蝶軒的胭脂?還用兩盒?多大的臉!”

    楚華庭看不見,卻聽得見,當即皺眉:“楚夢瑩,請你慎言。”

    “慎言?我即便不慎言,你還能將我如何?”楚夢瑩有恃無恐。

    楚君瀾漫不經心的道:“用兩盒就算臉大?加上你手上拿著的,你那應該不只四盒了吧?”

    “你!”

    “你什么你?我看你不只是臉大,你臉皮比城墻拐角還厚!還大家閨秀呢,平日裝出一副溫婉柔弱的模樣,背地里竟干得出搶別人胭脂的勾當,趕緊滾出去,別臟了我大哥的地。”

    楚夢瑩哪里被如此罵過,當場氣的一佛出竅二佛升天,嘴唇哆嗦著,眼淚在眼圈里打轉。

    楚君瀾將最后一針扎好,猛的抬眸看來。

    她一雙水眸寒芒凜冽,將楚夢瑩瞪的身子一僵,心里莫名發慌,未出口的話都被噎了回去,趕緊攥著搶來的胭脂轉身就走了。

    素蘭和素菊耀武揚威的跟上楚夢瑩的步伐,心里卻在納悶。

    為何姑娘搶到了胭脂,卻還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紫嫣和寶樂眼看著楚夢瑩拿了兩盒胭脂走,氣的眼睛都紅了。

    “三小姐,她欺人太甚!”

    “怎么能明搶呢!小姐才剛得一盒好胭脂他們也要搶!”紫嫣抽噎,“我要告訴老太君去!”

    楚華庭臉色鐵青,若不是身上扎著針不能動,怕已經沖出去了。

    楚君瀾沉穩的道:“你們都稍安勿躁,這事兒我自己有算計。”

    “可是……”

    “放心吧。紫嫣不許哭了,也不準找任何人告狀,更不許透出口風,你們不要壞了我的計劃。”

    紫嫣用袖子抹眼淚,乖乖的點頭,即便心里還是替楚君瀾委屈,可楚君瀾醒來后行事她見識的多了,心里只有服從。

    楚君瀾讓紫嫣和寶樂出去,將楚云嬌送來毒胭脂的事低聲告訴了楚華庭。

    楚華庭驚愕的瞪圓了眼:“怎會有這樣的事!”

    “孫姨娘這是打算一石二鳥呢。”楚君瀾手上麻利的替楚華庭拔針,分析道,“這些胭脂都是王姨娘吩咐人開庫房拿出來的,平日里,庫房又是王姨娘掌管。若是我用了毒胭脂毀了容,你說會如何?不單是毀了我的臉,又能傷了王姨娘,還能看我和王姨娘斗個死去活來。她孫茂春倒是能坐著高臺看大戲。”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