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27章 花頭箋
    楚君瀾退后兩步離開蕭運鵬身邊:“既然未來是一家人,我做長嫂的也不好與小姑計較,今日的事就罷了。”

    蕭子蘭哼道:“你計較又能如何?還真當自己是世子妃了。”

    蕭運鵬斥責:“子蘭!”

    蕭子蘭委屈的閉上嘴。

    蕭運鵬又要湊近楚君瀾,忽然身子一麻,腳下拌蒜,直挺挺的往前摔去,他前方正好是楚君瀾。

    蕭運鵬如此作態,遠處人不說,安陸侯世子沈瑜看著便覺得不妥,眼疾手快將人扶住,免得他直接撲在楚君瀾身上。

    “云鵬兄,注意腳下。”

    楚君瀾見狀,遺憾的收起銀針。

    蕭運鵬有些尷尬,他并非故意去占楚君瀾的便宜,只是不知為何身體忽然就不聽使喚了。

    這時楚夢瑩已俏臉緋紅的帶著楚云嬌、楚佩珊到了近前,“三妹妹,不為我們姐妹介紹一下嗎?”

    楚夢瑩水眸怯生生的看著蕭運鵬,欲語還休的模樣。

    楚君瀾嗤笑一聲:“你不是什么都聽見了,還用什么介紹。”說罷轉身就往不遠處的花園走去。

    楚夢瑩的臉騰的燒了起來。

    “楚三小姐!”蕭運鵬哪里顧得上看別人,只覺得美人宜喜宜嗔都是風景,眼珠子都要掛在楚君瀾那纖細不盈一握的楚腰上了,抬腿便要追,誰知道腿動作了,腳卻拔不動。

    這一次,身旁的沈瑜都沒來得及反應,蕭運鵬“啊”一聲大叫,面朝地面直挺挺的摔了下去,雙手胡亂一抓,差一點抓掉楚夢瑩的裙擺。

    楚夢瑩被唬的嬌呼一聲,連連后退才堪堪保住裙子。

    “哎呀,運鵬兄!”沈瑜趕忙攙扶,一旁也有不少隨后趕來的公子湊上來幫忙。

    蕭運鵬額頭碰青了一塊,鼻子下兩管鼻血,滿臉的狼狽,他驚恐的站起身,動了動剛才失控的腿腳,這會子卻又恢復正常了,就好像身子不聽使喚都是他的幻覺。

    他那模樣著實狼狽,周圍不少閨秀都悄然散開,往宴會的花園而去。

    楚夢瑩猶豫片刻,終究還是將自己的秀帕遞了上去,指了指鼻子,“二公子,您流血了。”

    “多謝。”蕭運鵬已感覺到熱血流入口中,抓了帕子捂著臉。

    沈瑜也怕他在自家的宴會上出什么事,連連道歉:“必定是下人不經心,石子上的青苔沒有清理干凈,害的運鵬兄腳下打滑……”

    “不妨事。”蕭運鵬下擺擺手,故作幽默的道,“我只是為之傾倒。”

    沈瑜越發的尷尬了,親自引著蕭運鵬去客房清理傷口整理一番。

    蕭子蘭看著哥哥那副模樣,心里對楚君瀾越發不喜,連帶著對主動遞帕子的楚夢瑩也很厭惡,冷笑了一聲,轉身往宴會場地而去。

    花園中百花綻開,彩蝶翩翩,空氣中淡淡花香夾雜著花果香和脂粉香,一張張鋪設大紅錦緞桌巾的八仙桌錯落有致,穿紅掛綠的婢女們端著果盤茶點穿行其中,男賓與女賓的席位由一道盆栽制成的花墻隔開,既不耽擱交流,又不失雅致。

    身著葡萄紫色褙子的安陸侯夫人屈居側位,首位上端坐著的卻是一身寶藍常服,妝容精致的大長公主。

    楚君瀾在楚老太君身邊空位坐下,不多時,楚夢瑩、楚云嬌、楚佩珊、蘇映雪等人也快步而來,各自尋了位置落座。

    這時已有女子主動上前與大長公主和安陸侯夫人見禮,又給前頭幾桌的命婦們行禮,主動提出彈琴或者舞蹈助興。

    今日的重頭戲便拉開帷幕。

    楚君瀾吃著茶,想著袁康虎那案子的事,有一眼沒一眼的看各家閨秀精心準備的節目。

    不得不說,這些大家閨秀各有所長,節目端的是賞心悅目,表演的好的,便會得大長公主贊揚,被頭前幾桌命婦拉過去說說話。時而有命婦隔著花墻叫自家帶來的兒郎來為之引薦。

    楚君瀾百無聊賴之際,老太君低聲問:“你們可曾預備了什么節目,別耽擱了,趕緊去表現一番,莫要丟了楚家的臉。”

    楚云嬌和楚佩珊都有些膽怯。

    楚夢瑩深吸一口氣整理心情,笑著道:“老太君放心,孫女不會給楚家抹黑的。”說罷起身往前頭走去。

    老太君見自家好歹出了一個節目,這才稍微放下心。

    楚夢瑩一曲琵琶彈奏的宛若珠落玉盤、如泣如訴,安陸侯夫人聽的頻頻點頭,待她一取奏罷,笑著叫她到跟前來和藹的問:“你是哪一家的姑娘?”

    “小女子乃工部員外郎楚家第二女。”

    安陸侯夫人笑著道:“大長公主,您看呢?”

    楚夢瑩小鹿一般的眼睛看向大長公主,眸中水波盈盈。

    大長公主笑了笑:“是個聰明孩子。”

    “是啊。楚大人好教養。”安陸侯夫人也點頭。

    老太君遠遠聽見,得意的臉色都漲紅了。

    楚夢瑩靦腆一笑,“小女愚鈍,讓您見笑了。”

    男賓一側有人笑著道:“這歌舞已看過了,不如咱們做些有趣兒的游戲如何?也好叫我們能參與進來。”

    說白了就是青年才俊們看歌舞聽樂器已經膩了。

    安陸侯夫人笑道:“大長公主,您看呢?”

    “孩子們的聚會,自然是大家的意見為重。”大長公主微笑看向男賓第一桌,葉以漸與幾個才俊都坐在此處。

    得到應允,立即就有男賓討論起來,有說擊鼓傳花的,也有說填詞連句的。但是考慮到一道花墻之隔的女賓們才學有限,最后只擬了個題目,由安陸侯世子沈瑜呈了上去。

    大長公主看過后笑道:“此題甚好。如今正是賞花時候,便做個與花相關的游戲。”

    所有人都點頭,聚精會神的看向首位。

    安陸侯夫人便向著身后吩咐了幾句。

    一炷香后,婢女們抬了兩座屏風木架來,架子上以各色綢帶拴著種類各異的一枝或數枝時鮮花朵,花下都以絲帶拴著一張紙箋,微風輕拂,各色花朵飄擺,花箋隨風飛揚,煞是好看。

    安陸侯夫人起身笑著道:“這紙箋上寫著與花相關的詩句,但作為題面的花朵與下面綁縛詩句所寫之花并不相關,同類的一枝花與兩枝花所寫詩句也不同,考驗的便是記憶力,枯坐無趣,大家都上前來,圍繞著此處轉過一圈吧。”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