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30章 不吃你這一套
    靜。

    還是靜。

    兩寸厚的黃花梨,楚君瀾隨手一扎,柔韌如發絲的銀針便那么硬生生直直扎了進去!

    有不相信的,還撩起桌巾往下看,當看到桌面下戳出的一截針尖,當即驚呼起來。

    “天啊,真的扎進去了!”

    “這得是多大的本事?便是太醫院最擅長針科的老太醫,都未必有這樣的手法!”

    ……

    議論聲潮水一般傳開,所有人都徹底震驚了。

    大長公主不由暗自抹汗,幸好她心思動搖之際沒有沖動的將質疑問出口,否則開罪了楚君瀾,葉以漸的毒如何解?

    “故弄玄虛!”六皇子臉色鐵青,“不過扎個針,能代表什么?暗器之流罷了,我身邊的侍衛也都做的到!”

    楚君瀾斜睨六皇子,忽然輕松一笑:“既然六殿下如此說,我就不會醫術好了。”

    這是當做不會就不會的事兒嗎?

    楚君瀾忽然懶得爭辯,就像大人懶得與孩子爭辯雞到底愛不愛吃米,便顯的六皇子越發的無理取鬧。

    六皇子臉色剎時黑如鍋底:“你什么意思!”

    “我倒是想問六殿下是什么意思。我到底應該會醫術,還是應該不會醫術?”

    “你!”

    “好了。”大長公主走上前來,攬著楚君瀾的肩膀,保護意味頗濃,“六殿下想來是誤聽了什么人的讒言,才誤會了楚姑娘是坑蒙拐騙之人,今日沖動想來也是因為關心漸兒。如今楚姑娘證明了自己的針法,誤會便也解開了吧?”

    面對父皇的親姑姑,六皇子收斂了怒意。

    大長公主滿意的微笑,“律兒今日的確是莽撞了一些,沖撞了楚姑娘,不如本宮做個和事佬,你二人吃一杯茶,這一頁兒就翻過去了,可好?”

    有大長公主說和,劍拔弩張的氣氛一下子緩和許多,楚老太君、楚云嬌和楚佩珊都松了一口氣,唯有楚夢瑩滿眼遺憾,沒見楚君瀾倒霉頗覺可惜。

    六皇子眸光冷銳的看著楚君瀾,沉默片刻,忽然露齒一笑。

    他向后伸手,內侍立即會意的端了兩杯茶上來。

    六皇子接過一杯,抬眸看著楚君瀾。

    楚君瀾眨了下長睫,也從善如流的接過另一杯。

    誰知剛要舉杯,六皇子忽然彎腰湊近,邪肆道:“賤人,早晚落在我手上!”

    外人只看到六皇子親昵的湊近楚君瀾,像在勸她吃茶,也像在悄悄地和解。

    可大長公主離著近,將這話聽的清清楚楚,當即面色大變。

    楚君瀾面不改色,緩緩抬杯湊近唇畔,抿了一口。

    六皇子滿臉的嘲諷,再強勢的女子又能如何,到底都要懾于他高貴的身份!

    楚君瀾一雙美眸直盯著六皇子的雙眼,在他得意的揚起唇角時,忽然露出個肆意的微笑,“噗”的一聲將茶水呸了他滿襟!

    “賤人敢爾!”六皇子的嘲諷與得意凍結在臉上,滿眼不可置信。

    楚君瀾將茶杯往桌上一丟,轉身就走!

    花園之中寂靜無聲,所有人都想不到,楚君瀾竟如此放肆。

    楚老太君嚇的臉都白了,趕忙追上楚君瀾拉扯她:“你別走,你快去給六皇子跪下賠罪啊!你難道想害死全家不成!”

    “是啊三妹妹,你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意氣就不在乎全家人死活了,父親那般重視你,你怎能如此啊!”楚夢瑩加油添醋。

    楚云嬌和楚佩珊嚇的梨花帶雨,也追著楚君瀾催促她道歉。

    因花園之中太過安靜,她們幾人的話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楚君瀾一言不發,腳步飛快,將纏足的老太君、楚夢瑩幾人遠遠甩開。

    就連本來想上前來與楚君瀾和解的李妙春,這時也不敢靠近了。

    大長公主沉聲斥責:“六殿下,你今日做的未免有失風度,不怪楚姑娘動氣。此事本宮會與皇上說明的!”轉而吩咐葉以漸,“漸兒,你送送楚姑娘。”

    “是。”葉以漸拱手,偏生他遵楚君瀾的醫囑,不能劇烈運動,就只能快走幾步,“楚姑娘留步。”

    大長公主的維護,讓在場眾人對此事也有了另一層理解。

    楚君瀾又不是個傻子,自然不會愿意開罪六皇子,原本都已經端了茶要和解,可在六皇子湊近說了幾句話后卻忽然動了怒,要說六皇子嘴上干凈,誰都不相信,六皇子八成是說了什么威脅的話,更有甚者可能是什么下流話。

    可即便如此,被一個寵妃所出的皇子如此對待,尋常閨秀也沒見過有敢這樣正面剛的。

    六皇子咬緊牙關,下頜骨因太過用力而顯得棱角分明。

    沈瑜拱手道:“六殿下,不如隨在下去更衣?”

    六皇子斜睨沈瑜冷哼一聲,帶著隨行的內侍快步走了。

    原本還氣氛熱烈的聚雅會徹底被六皇子攪了,大家敢怒不敢言,紛紛與安陸侯夫人告辭。

    葉以漸這時已來到府門前,見楚君瀾并未離開,正悠哉的站在馬車旁,一臉無所謂的聽楚老太君與幾個庶出姐妹的抱怨。

    “你趕緊給我回去!給六殿下磕頭道歉!”

    “對啊,三妹妹這樣做,等于開罪了皇家,還開罪了淑貴妃,往后咱們一家可怎么是好啊!”

    ……

    在楚家人的嘮叨中,葉以漸平復了一下呼吸,笑著走上前去。

    “楚老夫人安好。”

    老太君被楚君瀾的油鹽不進氣的胃疼,聽見有人喚自己,滿臉不耐煩。

    可回頭看見來的竟是葉以漸,立即擠出了一個笑臉:“原來是葉公子。”

    “葉公子。”楚夢瑩、楚云嬌、楚佩珊齊齊行禮。

    葉以漸還了禮,溫潤一笑:“楚老夫人誤會三小姐了。方才的事的確是六殿下言語侮辱在先,外祖母擔憂楚老夫人位置遠,不清楚六殿下所為還在怪罪三小姐,特地命在下前來解釋,三小姐今日處置得當,保存了楚家千金的顏面,對楚家女兒并無半分影響。何況當時外祖母與其余命婦都靠的近,是非曲直自然是清楚的,大家自會解釋,此事也不會釀出什么后果來。”

    “這……”

    “楚老夫人不必擔憂,有外祖母在,此事定會平息的。”葉以漸笑著道。

    老太君終于噓了一口氣。

    楚夢瑩見狀,圓圓的小鹿眼水汪汪的注視著葉以漸:“葉公子果真是仁義之人,未免三妹被家中責罰還來說項。只是三妹妹如此放肆,也著實是該管教的,若不然,將來怕釀出累極家門的大事。”

    老太君的臉色又變的凝重起來,“是啊,葉公子的好意老身心領了,家中之事老身會自行處置的。”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