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31章 心疼愧疚
    這種唯利是圖者竟然是楚君瀾的親人?

    有這種親人,她在楚家過的是什么日子?她如今能力卓絕尚被這樣對待,得木僵之癥的那一年,又受了多少磋磨?

    葉以漸心中翻涌的憐惜化作憤怒,冷笑道:“楚二小姐倒是好教養,在下不才,是代大長公主來給貴府老太君傳話的,敢問楚二小姐是以何身份插言?如此長幼尊卑嫡庶不分的,在下也是漲了見識。”

    楚夢瑩想不到那般溫文的公子竟會如此針對自己,不可置信的瞪圓眼,臉色登時漲的通紅。

    “孽障,不夠丟人現眼!還不退下!”養出這樣丟人的庶女,老太君心里已將王姨娘罵了幾百遍,滿臉堆笑的道,“葉公子息怒,是老身管教不嚴。”

    “楚老夫人說笑了,在下一個外人,也插手不到您家里的事。”

    “哪里,哪里……”老太君一個常年在田莊居住的鄉下婦人,如何見識過真正權貴的氣場?此時早就六神無主,失了方才的強勢。

    葉以漸公事公辦的道,“楚老夫人要管教家中子孫,在下無權過問,只是您若執意懲罰無過之人,卻放任無禮之人不管,針對之意如此明顯,在下是要回明大長公主的。”

    “這……老身身為一家主母,自會秉公處置,今日之事如您所說,的確不是瀾姐兒的錯。”老太君回頭怒斥楚夢瑩,“你這孽障,還不來與葉公子賠個不是!”

    這時,安陸侯府的賓客已陸續出了門,已有不少人看到了此處的場面。

    楚夢瑩臉漲成了茄子皮,行禮道歉覺得跌面兒,不行禮,又畏懼葉以漸的身份,還怕惹的老太君不快。

    見楚夢瑩不肯動作,老太君氣的恨不能踹她一腳:“怎么,你是真不服祖母管教?到底是姨娘養的,竟如此無禮,這樣大的場面往后還如何能讓你出來!”

    老太君的責罵極為尖銳,蕭運鵬、蕭子蘭在沈瑜的陪同下剛下丹墀,就看到了這樣的場面。

    一看到楚君瀾,蕭運鵬眼睛都亮了,心思一動便大步上前來:“楚老太君何故如此動怒?”

    老太君一看來的竟是恭定王府二公子,越發尷尬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楚夢瑩委屈的低著頭,心思一動給楚君瀾跪下了,“三妹妹,一切都是姐姐的不是,還請你看在咱們姐妹一場的份上,求葉公子饒了我吧,你說話,葉公子一定會聽的!”

    蕭運鵬詫異的挑眉看向葉以漸,大咧咧問:“葉公子與楚三小姐如此熟悉?”

    事到如今,楚夢瑩竟還想當著外人的面,給楚君瀾扣帽子?

    葉以漸面色冷凝:“楚三小姐是在下救命恩人,在下的確會竭力報答。只是罰你的人是你的祖母,又不是楚三小姐,你如此作態,著實讓人不解。”

    “原來如此,救命之恩的確是要報答。”蕭運鵬恍然,再看楚夢瑩跪在地上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心生憐香惜玉之意,勸解道,“楚二小姐想來也是一時被嚇壞了,多大不了的事,也就怎么過去了吧。”

    楚夢瑩天鵝一般白皙的脖頸低出柔弱無依的弧度,流著淚道:“多謝二公子。”

    蕭運鵬頗有成就感,笑著擺擺手,有意與楚君瀾搭話,腆顏笑道:“楚三小姐醫者仁心,必定也是這么想的吧?”

    楚君瀾笑而不語。

    葉以漸是為了給她出氣,她若是被蕭運鵬勸和幾句就松了口,豈不是在打葉以漸的臉?

    蕭運鵬沒得楚君瀾的回答,面上就有幾分尷尬。

    葉以漸心情卻好了不少,也不想一直揪著此事不放,怕苛責的太過了讓楚君瀾左右為難。

    “罷了,這是楚家家事,楚老太君自省解決吧。”

    “是,老身回頭會好生管教她,孽畜,還不退下!”老太君松了口氣,連連點頭。

    楚夢瑩抽噎著爬起身,帕子捂著臉退在一旁。

    葉以漸這才放緩神色,轉向楚君瀾,歉然道:“楚三小姐今日實則是被在下牽累。在下與六皇子自幼不和,因病情好轉是三小姐之功,六皇子才會如此憤怒,當眾要給你難堪的,好在小姐處事有度,否則今日怕是被欺負了去。”

    “無妨,有些人天生就氣場不和罷了,也不全是你的緣由。”楚君瀾灑脫一笑,“還請葉公子轉告大長公主,今日多謝她維護之情。若是大長公主能在皇上面前狠狠告六皇子一狀就更好了。”

    想不到她竟會這么說,葉以漸被逗的莞爾。

    蕭運鵬想起方才聚雅會上楚君瀾艷壓群芳的英姿,依舊后來幾句個性的應對,心里越發的癢了,也是拍著胸脯道:“楚三小姐放心,這事若是淑貴妃怪罪下來了,我也能為你作證。”

    楚君瀾挑眉瞟了蕭運鵬一眼。

    這人對她的覬覦之心毫不掩飾,讓人不喜。但是想想他將來的用處,楚君瀾忽而展顏,艷光四射:“那就多謝二公子了。”

    蕭運鵬心里砰砰直跳,骨頭都酥了:“不必客氣,將來都是一家人嘛。”轉而又與一旁的沈瑜道,“沈兄,那桌面兒的事就這么說定了。”

    沈瑜無奈道:“運鵬兄何必在意一張桌子?況且桌子又不是不能用了。”

    “那畢竟是楚三小姐破壞了的,我恭定王府自然要賠償。”蕭運鵬說罷,對楚君瀾溫柔一笑。

    蕭子蘭撇嘴,對著楚君瀾翻了個大白眼。

    葉以漸則眉頭微蹙,擔憂的看向楚君瀾。

    楚君瀾只做聽不懂蕭運鵬的意思,與葉以漸、蕭運鵬、沈瑜行禮道別。

    回到楚家,老太君氣沖沖的叫了王姨娘去上院。

    楚君瀾則被老太君聞聲軟語的安撫了一番,還囑咐她回去后好好休息。上院發生了什么,楚君瀾毫不在意,倒是紫嫣跑出去聽了一番墻根,回來后就歡喜的像是過了大年。

    傍晚,楚君瀾剛剛沐浴過,穿了一身雪白的中衣盤膝坐在內室拔步床上閉目修習內勁,后窗忽然傳來輕微的響動。

    “你來了。”楚君瀾微笑。

    高挑雪白的清俊人影緩步走到了近前,在她面前三步遠處站定。

    未免外面看到屋內人影,楚君瀾特地熄了燈,蕭煦仿若披著滿身清冷的月華,漂亮的星眸中似有星河輪轉。

    楚君瀾笑了笑,“來,我看看你的脈象。”

    蕭煦卻沒動,微抿著唇,垂下漂亮的眼睛:“對不住。”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