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40章 黃雀在后
    楚云嬌不耐煩的皺著眉:“娘親怎么了?為何忽然問起這個來,都過去這么多天了,誰還記得。”

    “快想!”孫姨娘壓低聲音怒斥,“事關重大,你若想不起來,弄個不好咱們娘們都要遭殃,說,當時她什么表現!”

    楚云嬌被王姨娘嚇著了,“娘親,那毒胭脂跟咱們有什么關系?我送的那盒胭脂又沒有下毒,你……”

    說到此處,楚云嬌忽然恍然,睜大了眼睛。

    看著孫姨娘嫵媚的面龐,楚云嬌一個激靈,立即接受了真相,努力回憶起來,將當日送胭脂的過程仔細的又說了一遍。

    “娘,這事兒現在有楚夢瑩頂缸,那胭脂中間經過多少人的手,怎么也怪罪不到咱們頭上來,您不必驚慌。”

    孫姨娘見女兒如此穩重,滿意的點點頭:“我嬌兒長進了。往后行事就要如此,這事兒你說的對,與咱們全沒有干系。”

    “是啊,反正這次楚夢瑩是倒了霉,黃泥落在褲襠里,不是屎都是屎了!”楚云嬌捂著嘴笑,“爹那么在意名聲,王氏和楚夢瑩卻一起讓他丟了臉,這次連對牌都給收了,往后看她們還怎么騎在咱頭頂上作威作福!”

    孫姨娘若有所思的皺眉,白皙的指頭一下下點著桌面,慢條斯理的分析道:“此事也不盡然。你以為,你爹愿意將對牌交給老太君嗎?”

    “娘?”

    “你爹是怕有人在外傳他不孝順,這才迫不得已將管家權交了,老太君是個什么人?管著咱們家,不偷糧盜米那就奇怪了!你爹也怕自己攢下的家底都被老太君給了小兒子不是?所以啊,我看王氏往后也未必就會被你爹不喜。”

    “都已經闖了這么大的禍事,難道爹還要寵她?”

    楚云嬌瞪圓了眼睛,滿臉不忿。

    “傻丫頭,哪里有什么純粹的寵愛?”孫姨娘擺弄指頭上的翡翠戒指,輕笑道,“你爹若是聰明的,往后只會抬著王氏母子,此番王氏管家的權力被奪,定然不會與老太君善罷甘休,你爹給王氏撐腰,恰好能讓他們斗上一場,免得老太君獨大,往后豈不說干什么就干什么了?這家以后還不成了楚才俊的。”

    楚云嬌聽的眼睛發直,將孫姨娘的話仔細都想了一遍,發現還真是這個道理,不免對生母肅然起敬。

    “娘親,女兒愚笨,往后娘親多教教我。”

    楚云嬌撒嬌的拉著孫姨娘的手,逗的孫姨娘咯咯地笑。

    “好,好,我不教你還教誰?你和你弟弟是我的心頭寶,你弟弟《孝經》沒抄完,抄完了我也要好好的告訴他,往后可不能再那么魯莽行事了。他那點小聰明算什么,要做,就要做的叫人看不出是他動的手,這才是本事。”

    楚云嬌點頭,“回頭我也會告訴云哥兒的。對了娘,這胭脂的事,文昌伯府應該不會再查了吧?我擔憂會查到您這里來。”

    “不會了。你爹也怕將事情鬧大。再說無憑無據的,就算有人懷疑,我也是被冤枉的,就像你說的,胭脂經過那么多人的手,誰知道是誰下毒?”

    楚云嬌得意的笑:“娘,你真聰明!這次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王氏那賤人和楚夢瑩那浪蹄子收拾了!”

    孫姨娘莞爾,掐了楚云嬌的臉蛋一下,“多學著吧,這內宅里需要你學的還多著呢!”

    孫姨娘與楚云嬌言笑晏晏,并未發現后窗有個人影閃過。

    楚君瀾腳步輕盈的宛若一只敏捷的貓兒,飛身便越過了春芳園的院墻,若無其事的穿過小花園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孫茂春。且讓你樂一樂。”

    ***

    次日丑時末,楚君瀾換了一身利落的男裝踏著夜色去俊華山采晨露,寅時趕回府,恰好趕著第一個去上房給老太君請安。

    老太君初得管家權,正是最為得意之時,清早起身,便由大丫鬟丁香和玫瑰服侍著更衣盥洗,換了一身簇新的姜黃色寬袖褙子,下著墨綠八幅裙,頭發梳了高高的圓髻,斜插著鎏金簪子,雍容華貴的端坐在了上房正中央。

    她就等著看看,今日到底誰先來,誰后來。

    “老太君,三小姐來給您請安。”玫瑰撩起珠簾,笑著往里回話。

    隨即便見楚君瀾穿著一身半新不舊的蜜合色褙子,笑吟吟的走進來,恭恭敬敬的行禮:“孫女給祖母請安。”

    “好,好,快到祖母身邊來坐。”老太君頗為滿意,這嫡出的孫女雖然性子是軟是硬她摸不透,可是該給她面子的時候,她從來都不落下,總是第一個來捧場。

    可以說,她能奪到管家權,楚君瀾起了不少積極作用。

    楚君瀾笑著坐在老太君身畔,閑談一些家長里短之事,話題引到老家的祖屋,楚君瀾適時地道:“要我說,咱們家三位姨娘里,還是要數孫姨娘最為明事理。”

    “哦?怎么說?”老太君有些好奇。

    楚君瀾笑道:“孫姨娘前兒就說過‘老爺是家里的長子,早早的出來打拼,依靠的都是家族的支持和幫襯,二老爺在家里照看著老太君也著實不容易,以前沒條件時就罷了,如今條件好了,老太君來京城住了幾天,也確定能適應京城的生活,何不請老太君在家里常住’。

    “又說‘有老太君坐鎮,內宅只會更加安泰,最好將二老爺一家都接來,一家人團結在一起才是好的’祖母覺得呢?”

    老太君頻頻點頭,“這話說的不假,一家子就是要聚在一起的,人都說‘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的確是該依著孫氏所說的辦才行。”

    楚君瀾并未表態,又與老太君閑聊起其他來。

    不多時,全家人都陸陸續續來請安,楚君瀾素日都是最早到,是以也并未引起他人注意。

    待到全家人都到齊了,老太君頗為感慨的道:“孫氏是個好的,素日里沒有那么多爭強好勝的小心思,侍奉婆母也恭敬。玫瑰。”

    “是。”玫瑰端著個錦盒上來,雙手呈給了滿心困惑的孫姨娘。

    老太君笑著道:“你做的好,這是賞給你的。”

    孫姨娘不明所以,隱約覺得事情不對,但依舊恭敬的謝了老太君賞。

    老太君順坡下驢:“孫氏說的對,一家人,就是要聚在一起才是,我老了,也不知還有多少年好活,如今幫老大管家,卻要和老二一家分開,我心里也不快活,如今孫氏給我出了個好主意,才俊啊,你明兒就啟程,回去留下人看宅子,將一家人都接過來吧,咱們一起住才好。”

    話音方落,楚才俊就興奮的點頭:“是!娘!”

    王姨娘、蘇姨娘等人紛紛愕然,不可置信的看向滿臉呆滯的孫姨娘。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