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41章 病弱美男
    “這……”孫姨娘冷汗涔涔,嘴唇翕動,半晌沒擠出一句話來。

    “孫氏,你怎么了?”老太君疑惑的皺眉。

    孫姨娘有心反駁,她并未說過支持二老爺一家進京的話。但當面頂撞老太君,開罪當家主母的后果她們母子承受不起!

    可是若不立即反駁,她不是要背黑鍋了?

    楚才良最怕的就是老太君來了就不肯走,還將二弟和三妹一家都招來。如今老太君卻胡亂攀扯她,這不是在要她的命?

    “娘,我這就去收拾行裝了,”楚才俊歡喜的道,“慧蘭早就羨慕京城繁華,說想帶著孩子們都來看看,如今大哥家吃住都不愁,這好事他們知道了還不樂的蹦高?”

    老太君的注意力被轉移,連連點頭,“去吧,去吧,把孩子們都帶來,對了,你回去順便給巧巧家里帶個信兒,讓她帶著馳哥兒和闖哥兒也來你大哥家,有半年多沒見巧巧了,想念的緊。”

    楚巧巧是老太君的三女兒,最受寵愛,連帶著她的兩個兒子高馳、高闖都是老太君的心頭肉。

    “噯,知道了,兒子這就啟程。”

    老太君笑瞇瞇的點頭,打發了楚才良出門,又當著眾人的面將孫姨娘表揚了一番,直將孫姨娘夸的臉色慘白、搖搖欲墜。

    到底是誰害她!是王氏?還是老太君故意攀扯她?

    當晚,當楚才良暴跳如雷的扇她的嘴巴,打的她嘴角鮮血之流時,她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這位小姐,不是我們王大人托大不肯見您。”刑部左侍郎府上的管家客氣的給楚君瀾行禮。

    “葉公子與我們大人交好,您又是葉公子推薦了來的,我們大人理當招待,只是如今朝廷出了大事,王大人已經忙的兩天沒回家了,實在是無暇他顧,真是對不住。”

    楚君瀾有些驚訝,“敢問管家,朝廷出了什么大事,竟叫大人如此繁忙?”

    “唉,這也不是什么秘密,朝廷爆發了舞弊案,皇上雷霆震怒,金科取才摻了不少水分,如今整個朝堂都風聲鶴唳的,我們大人現在著實沒精力再做其他了。”

    楚君瀾了解的點了點頭,將葉以漸給她的書信揣好,離開了刑部侍郎府。

    袁康虎如今還被羈押在刑部大牢,問斬之日將近。想調查生母的死因,她就決不能放過袁康虎這個線索。

    楚君瀾想打探更多的消息,直接去了上次的茶館聽說書。

    說書先生果然說到此番的舞弊案。

    “……要么說傅大才子是天縱奇才,此番若無傅才子的檄文,天子被人蒙蔽雙眼,又怎會嚴查此事?”

    “莘莘學子寒窗苦讀,卻有人高價買了考題出來,又使銀子買了文章,不費吹灰之力便能榜上有名,這對貧門學子哪里公平?這科舉之中的黑幕之多,簡直罄竹難書……”

    “傅大才子一篇文章,雖換得三日的游街,卻是造福了天下文人啊!”

    說書先生說的口沫橫飛。

    下面的看客們聽的熱血沸騰,連連叫好。

    楚君瀾挑眉。

    想不到,傅之恒竟有這么大的能量。

    上次看他游街,她就有怪異之感,覺得皇上對他的處罰不像處罰,卻像表彰。

    楚君瀾吃了口茶,指頭輕輕點著桌面,仔細將此事來龍去脈分析清楚后,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她知道傅之恒那樣有才華、有學識、有膽識的人為何屢次止步于會試了。

    他是皇上的刀,是天下不平事的喉舌。

    皇上在利用他!

    這樣的人,進了朝堂未必好擺弄,說不定還會攪風攪雨。但如此利用他,皇上卻能達到自己的目的,還能博得仁君之名。

    “也是個可憐人。”楚君瀾嘖嘖了兩聲。

    不過,她似乎找到翻案的辦法了。

    楚君瀾一口吃完了剩下的茶,起身往大長公主府去。

    掌事見楚君瀾登門,歡喜不已,恭恭敬敬的道:“三小姐您來的正好,今兒早起葉公子就有些不舒服,大長公主還說想去請您來呢。”

    “怎么個不舒服?前兒聚雅會上瞧著還好呢。”楚君瀾快步往內宅去。

    “可不是么,大長公主也這么說,”掌事跟上楚君瀾的步伐,“葉公子昨兒就沒怎么吃東西,夜里也沒睡好,今日早起奄奄的,沒力氣,吃東西也懶怠,更懶怠動,小人瞧著著實憂心的緊,大長公主今兒一直守著葉公子,都沒敢離開半步,生怕是那種病又犯了。”

    楚君瀾點頭,“不打緊,我瞧瞧,應當不是什么大緣故。”

    “噯。”掌事心里終于有了底,在前頭殷勤的引路。

    大長公主親自將楚君瀾迎進臥房。

    葉以漸穿著雪白的交領中衣,長發披散的靠著深紫色錦緞大引枕,同色的錦被蓋到腰腹處,面色十分蒼白,端的是病弱美男子的模樣。

    只是見楚君瀾來了,依舊強撐著坐直身子,微笑著道:“你來了。”

    楚君瀾一見他的氣色,面色就是一凝,幾步到了榻前,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

    見她如此急躁,葉以漸笑著道:“無妨的,許是昨日偶感風寒。”

    “別說話。”

    葉以漸被訓的一窒,無奈的笑了笑,近距離望著她長睫微垂專心為自己診脈的模樣,心里生出幾分歡喜來。

    若在往日,不說話是一件極為容易的事,可是現在,他卻總忍不住想和她聊天,許是聚雅會上發現她的才華,才會格外看重吧。

    葉以漸正走神,忽然感覺指尖一麻,低頭看去,便見楚君瀾用銀針刺破了他的指頭,捻走了一滴黑色的血珠。

    “這……”大長公主伸長脖子往這里看,剛要驚呼,就被楚君瀾一個眼神制止了。

    捻了捻指尖的黑血,湊在鼻端嗅嗅,又伸出舌尖嘗了嘗。

    葉以漸見她此舉,臉上騰的就燒熱起來。

    “三小姐,你……”

    楚君瀾并未理睬,笑著道:“大長公主,葉公子身子見好了,日常負責伺候飲食起居的人功不可沒,不如今日大長公主將人請了來,當面賞賜一番?”

    大長公主愕然,隱約明白了什么。

    “你說的是。”溫和的看向外間的婢女,大長公主的聲音慢條斯理,“楚三小姐的話都聽見了吧?傳話下去,讓伺候漸兒的都來,本宮有重賞。”

    “是。”立即便有婢女歡快的下去傳話。

    楚君瀾轉回身,面對著大長公主和葉以漸,也并未解釋,只是取了銀針,刺破葉以漸的手指尖與腳趾尖,一點點將黑血擠出來,用雪白的帕子擦拭血跡,又以銀針取穴,護著他的心脈,轉而去一旁開了張方子,遞給大長公主。

    “著人立即預備下,這是沐浴用的藥湯。”

    大長公主點頭,感激的捏了捏楚君瀾的手,立即叫了心腹嬤嬤來辦此事。

    不多時,掌事便將所有伺候葉以漸的大小丫鬟婆子,連帶宮里賞賜的幾個宮人和廚下當差的婆子一并都帶了來。

    聽說有賞,人人臉上都洋溢著開心的笑容,在葉以漸臥房外間寬敞的明廳站了滿屋子。

    楚君瀾負手走到眾人之間,最后在一個桃李之年的婢女身邊站定。

    “姐姐身上用的什么香,味兒真好聞。”楚君瀾微笑著問。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