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56章 晴天霹靂
    楚君瀾放下閑書迎了出來:“阮掌事,您怎么來了?莫不是葉公子身子不適?”

    “葉公子還好。這些天依著三小姐的吩咐用著藥,食療方子一頓都沒落下,瞧著倒是穩健,只是想著三小姐已有五日沒登門了,特地來瞧瞧可是有什么事絆住了。”

    掌事話說的含蓄,但意思非常明確,楚君瀾平時兩三日便要去給葉以漸看看脈象,這次卻遲了一倍的時間,大長公主府上怕是著急了。

    楚君瀾歉然一笑,請阮掌事到前廳坐下吃茶。

    “真是對不住,我二叔一家近些日便要來京中,家里條件有限,只有我這居雁樓是新蓋好的,能容下那么多人,我正忙著搬家騰地兒呢。奈何我平日的行李雖然有限,搬運也容易,藥材卻是要費時間整理,下人們不了解藥理,我有些藥材配置廢了不少力氣,又不好弄亂了,只好親自動手,是以耽擱了這些天。”

    “原來如此!”掌事理解的點頭,“貴府上有事耽擱,這也是無奈的事,請問三小姐的藥材還要整理多久?”

    “至少還要個三五日。”楚君瀾歉然道,“我二叔一家馬上就要到了,家里也急著讓我搬走,好在葉公子的情況目前穩定,只要他聽醫囑,沒有意外的話是不會病發的。”

    葉以漸的情況的確日漸穩定,楚君瀾心里有數,并不擔憂。

    可在阮掌事和大長公主卻不明其中內情。

    他中的那中不知名的毒卻非常兇險,潛伏在體內不知幾時就會毒發,一旦毒發,誰又能保證是楚君瀾能夠將人從鬼門關拉回來?

    但他們是求人辦事,即便大長公主是給了重金,也不好強迫人立即就去。

    掌事小坐片刻就告辭了。

    楚君瀾將人送走,就往臥房走去,打算修習內勁。

    紫嫣看了看門外,又看了看楚君瀾,疑惑的道:“三小姐,咱們現在還不收拾行李嗎?”

    “不必收拾。你還是要注意后院墻有沒有小石子。”

    “哎!奴婢知道的!”

    小乞兒還沒傳消息來,就說明傅之恒依舊沒離開高大人家,眼瞧著袁康虎問斬的日子就要到了,若是傅之恒這條路子走不通,她就要再另謀出路了。

    楚君瀾盤膝而坐,閉上眼專心的運轉起心法來。

    次日午后,楚才良下了衙,換了身衣裳便去了老太君處。

    “母親,依兒之見,瀾姐兒就不必搬家了吧,她那院子里藥材多,配置的那些東西挪動起來不方便,壞了藥性耽誤了葉公子病情就不好了。”

    “什么?!”老太君急了,蹭的站起身,尖著嗓子道,“不讓瀾姐兒搬出來,你弟弟一家子十幾口來了住哪?客院就有兩間房,你讓他們如何住的開?”

    不等楚才良解釋,老太君就已抹起了眼淚,“反了!反了!我養的兒,心卻向著外人,容不下我這個娘也容不下你弟弟了!我知道我和你弟弟一家要來你心里不喜歡,我走,我走!”

    楚才良簡直一個頭兩個大!

    今日他好端端的被上峰叫去,將他辦的差事一個個“指正”了一番,言辭頗為尖銳,害的他冷汗直流。

    上峰甚至還嚴厲的批評道:“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家宅中事都處置不好,如何為皇上辦好差事……心思也要往家里放一放,可不要耽擱了正經事,人命關天的事,難道是能耽誤的?”

    在楚才良以為自己盼了多年的升遷還沒到來,卻要丟了烏紗時,上峰卻高高拿起輕輕放下,讓他回來了。

    他想了一路,到底家里有什么事傳到了上峰耳中,還是個“人命關天”的事,最后終于想明白了。

    楚君瀾要搬家,耽擱為葉以漸診治,上峰是大長公主一脈的人,這是奉命給他警告來了!

    楚才良氣的火冒三丈,自己兢兢業業多少年都無升遷,卻因家里的爛事拖后腿,如今親娘竟然還撒起潑來。

    “好了,母親息怒,兒子沒說不歡迎您和二弟一家。”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不讓瀾姐兒搬家,存心讓你弟弟一家沒地兒住嗎!”

    楚才良揉著額頭想了想,“這樣,瀾姐兒就不必搬家了,我讓孫氏將她的春芳園騰出來吧,春芳園是咱們家最大的院落,屋子也多,二弟一家人來了不但能住的開,下人們還能寬敞一些呢。”

    老太君聽了眼前一亮,收起眼淚道:“這樣也好,那孫姨娘、云嬌和云哥兒住哪?”

    楚才良揉了揉眉心,“不打緊,王氏的玉清園還有空屋子,他們姐妹平日也親近,讓孫氏和王氏住在一起剛剛好。夢瑩又是個識大體的,與她弟弟妹妹相處的都融洽。”

    老太君對是王姨娘和孫姨娘是否能相處融洽抱有懷疑,但能給楚才俊一家爭取到更大的春芳園才是最要緊的。

    她當即點了頭,吩咐人急忙去通知孫姨娘搬家,又告訴王姨娘收拾院子騰地兒出來。

    下人們去傳信兒了。

    楚才良平靜了一下心情,便與老太君道:“母親,兒子朝務繁忙,且家里如今是您掌管內宅中事,瀾姐兒與恭定王世子的婚事耽擱太久了也不像話,兒子又不方便去與恭定王府的女眷打交道,您多上上心,多去打探打探,千萬要保住這門親事是要緊。”

    老太君面色一凝,面色擔憂:“王府那傻子還沒消息嗎?”

    楚才良搖頭:“并無消息,我已經暗中安排人去尋找世子下落了。我只怕王府是用個拖字訣,婚事若是不成,人家一旦要咱們歸還聘禮,咱們怎么辦?到時拿出祖產祭田來還債怕都不夠!”

    “那可不行!”老太君拍著胸口,“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辦,你放心,無論如何,一定要將瀾姐兒塞到王府去!必須做成這門親事!”

    “兒也正是此意,母親您多費心了。”

    老太君見楚才良態度恭順,且自己又給楚才俊一家爭取到了春芳園那么好的院子,心里舒暢不已。

    老太君舒坦了,孫姨娘和王姨娘卻仿佛遭遇晴天霹靂。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