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57章 談條件
    “娘!咱們真的要騰地兒出來嗎!”楚華章不滿的大吼,“我不想和楚華云一起!”

    王姨娘臉色鐵青,卻理智的道:“兄友弟恭你不懂嗎?你父親吩咐了,咱們就要照辦!不但要照辦,還要快快樂樂的照辦!你們不要虎著,要學會笑臉迎人,讓人挑不出你們的不是來,往后也要好好的與你兄弟姐妹相處才是。”

    楚夢瑩低垂螓首,小鹿一般的大眼睛眨了眨,忽然回過味兒來,“不打緊,他們來了玉清園,難道還能翻出娘的手掌心?到時還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是怎么收拾?”

    楚華章聞言,終于消了氣,咬牙切齒的道:“敢來我的地盤撒野,我倒要看看誰是父親最寵的兒子!”

    孫姨娘處,楚云嬌和楚華云都已經氣哭了,一邊掉眼淚一邊指揮下人收拾行禮。

    孫姨娘臉色鐵青的回憶事情的來龍去脈,咬牙切齒的一拍桌子:“楚君瀾!好你個小賤人!原來在這等著我呢!”

    “我就說楚君瀾怎么會那么好心,好端端的要將自己新蓋的閣樓給二叔一家住,原來是打這個算盤!”

    “是啊,娘,咱們怎么辦啊!”楚華云急的跳腳,“玉清園那么一丁點,還要擠著住這么多人,我住不慣!”

    “住不慣也要忍耐。事已至此,你爹已經下了決策,難道你還能吵嚷著要搬出去不成?”

    孫姨娘眼神逐漸轉冷,隨即哼了一聲:“王玉清不是厲害嗎?她不是能裝可憐博取同情嗎?老爺這些日子不肯來我的春芳園,王玉清不是得意嗎?我就不信了,有我在玉清園,還搶不過她個賤人!搬過去正好!免得你們的爹總是偏心,悄悄將好東西都給了那賤人和那兩個賤種!”

    楚云嬌和楚華云聽了,心里這才好受一些。

    可是原來好好的住處卻要讓給別人,他們心里到底添堵。

    楚君瀾一夜好眠,次日請安時,就見王姨娘和孫姨娘的眼圈兒都黑了,楚夢瑩、楚華章、楚云嬌和楚華云的氣色都不好。

    她走到幾人跟前,依規矩行了禮,笑容可掬的道:“姨娘和姊妹們這是怎么了?睡的不好?哦,對了,孫姨娘、嬌姐兒和云哥兒怕是認床不習慣吧?”

    孫姨娘面色鐵青:“果然是你!”

    “是我什么?”楚君瀾一臉疑惑,隨即又感慨道,“我覺著父親吩咐的極是,兩位姨娘情同姐妹,二姐姐又素來溫婉大度,最是喜歡與姐妹們在一起的,章哥兒和云哥兒沒事也可以一起探討學問,父親為了咱們一家人能擰成一股繩,著實是費心了。”

    楚華云咬牙切齒:“你!”

    楚君瀾似笑非笑的掃了楚華云一眼,“六弟想來是抄書還沒抄夠?”

    楚華云眼睛瞪的溜圓,又想起了抄寫《孝敬》時的痛苦。

    楚君瀾著看向王姨娘和孫姨娘,像是看到什么有趣的笑話似的,噗嗤一聲笑了,轉身進了老太君的正屋。

    有人害紫嫣,有人站干岸等著看笑話。有人投毒害人打算一石二鳥,有人又想背后趁機搞小動作。這一樁樁一件件,楚君瀾都給他們記著,她動作時,甚至任何人都來不及反應,事情就已經依著她的安排發展了。

    此時王姨娘和孫姨娘都覺得自己像被貓戲耍的老鼠,被按住尾巴,隨時都有逃走的希望,卻隨時都會被抓回來一爪撓爛肚腸!

    他們不約而同的想起大火燃炙那日,楚君瀾對他們說的話。

    她不會讓她們死,有賬,她會慢慢兒的算。

    老太君暗中打探王府消息,又忙著命人預備迎接楚才俊一家時,楚君瀾終于得了小乞兒傳來的消息。

    傅之恒回了風雅院。

    午后,楚君瀾身著鵝黃瓔珞掐紗長裙,臂挽淺灰輕紗披帛,長發以絲帶半挽,戴著面紗,搖著檀香扇,俏生生的站在了一臉疑惑的傅之恒面前。

    都說美人在骨,面前之人隨意站著就有中讓人移不開眼的瀟灑氣質,卻偏給人文雅婉約之感,容顏半掩,妙目含著星光,抬眸看人時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卻又忍不住要別開目光。

    “姑娘,尋在下可是有事?”

    傅之恒微笑,他看的出面前女子沒有風塵氣,應是個出身高貴的閨秀。

    這種大家閨秀肯來風月之地尋他的,還是第一次。

    楚君瀾笑了笑,忽而抬手摘了面紗,盈盈一禮:“傅公子,上次多有得罪。小女子特來給您賠個不是。”

    傅之恒眼神驚艷,隨即便是愕然,最后桃花眼一彎,唇角勾起個玩味的笑,痞痞的道:“不成想我竟遇上個花木蘭?”

    “傅公子見笑了,”楚君瀾宛然道,“小女乃是工部員外郎楚才良第三女,我有一兄長,頗好文墨,對傅公子敬慕已久,因兄長眼盲出行不便,小女特代兄長前來,請傅公子于府中小住,家中已預備妥當,還請傅公子千萬賞光。”

    傅之恒挑眉,笑容如沐春風:“‘賞光’,美人相邀,自然是要‘賞光’的。”

    楚君瀾并不在意傅之恒調侃的語氣,轉身笑道:“多謝公子,請。”

    傅之恒當即就出門告別了依依不舍的雪影姑娘,跟著楚君瀾乘上了騾車。

    馬車內,楚君瀾與傅之恒相對而坐,紫嫣與馭夫一起坐在了車外。

    傅之恒面帶微笑直視著楚君瀾艷極的俏臉:“想不到世上竟有姑娘這般絕色。”

    這般唐突的語氣,說著大咧咧的夸獎,若是個尋常閨秀,怕是要羞臊的滿臉通紅。

    可楚君瀾只是灑脫一笑,因為她并未察覺到傅之恒有什么淫|邪的念頭。他的眼神是單純的欣賞,就仿佛只是在欣賞一件精致的工藝品。

    “傅公子,小女子以真面目前來請您去家中小住,是為表達誠意。袁康虎袁捕頭的案子著實是有冤情的,傅公子俠肝義膽,還請您援手。”

    傅之恒抱臂看著楚君瀾,挑起半邊眉毛壞壞的笑了:“你希望借我的影響力,來為袁康虎翻案?”

    “是。”楚君瀾點頭。

    “這也不是不可。”傅之恒摩挲著下巴,“可我也是有條件的。”

    “公子盡管說。”

    “這世上,能打動我的物事只有兩種,一是美酒,二是美人。”傅之恒折扇挑起楚君瀾精巧的下巴,玩味的笑著:“天下名酒本公子已嘗遍了,但你這樣的美人,我卻是第一次見。”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