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58章 抄家?
    楚君瀾順著他的力道抬頭,她的眼睛太過漂亮,眼神清澈如泉,看的傅之恒一愣,竟生出一些罪惡感來。

    就在傅之恒愣神之際,鵝黃的身影一閃,素白指頭捏住他手腕,將他“咚”的一聲按在車壁之上。

    袍擺糾纏,長發飛揚,她傾身湊近,以檀香扇挑起了他的下巴,玩味的勾起半邊嘴角。

    “若要看美人,傅公子多照鏡子不就有了?”

    傅之恒睜大了一雙桃花眼。

    有生之年,這是第一次被女子如此對待!

    見他這副模樣,楚君瀾哈哈大笑,放開他的手腕坐回原處,檀香扇送來一陣微風,拂的她鬢角長發輕揚。

    “公子方才瀟灑的很,怎么這經歷放在自個兒身上就呆住了?”

    傅之恒眨了眨眼,“這是不是與你當日寫的‘反彈’二字有異曲同工之妙?”

    “自然,沒人規定被罵不能罵回去,女子難道只能被調戲,不能反調戲回去。”

    傅之恒只覺眼前之人一顰一笑,與當日那美少年重合在一處,原來,不論是男裝還是女裝,眼前之人永遠都是這樣的性子。

    他禁不住爽朗愉快的笑起來。

    “其實,即便公子行過萬里路,也未必吃遍天下名酒。”

    “哦?難道姑娘有好酒?”傅之恒桃花眼隨著他的笑容擴大而彎成月牙,漂亮的無可挑剔。

    “公子只管潤色檄文吧。”楚君瀾刷的合上檀香扇。

    “如此自信?”

    “就是如此自信。”

    傅之恒笑著頷首:“既如此,少不得要多叨擾府上幾日了。”

    楚君瀾親自將傅之恒送到了楚華庭所居的東跨院。

    楚華庭早已帶著寶樂等候多時,聽見腳步聲靠近,便微笑起來:“是瀾瀾嗎?”

    “大哥,”楚君瀾快步上前扶著楚華庭手臂,三指順勢搭著他的手腕,“大哥今日可感覺好一些?眼睛還痛嗎?”

    “還是有一些火燒火燎的感覺,”楚華庭側耳傾聽,沒聽見其他人的動靜,便猜測楚君瀾許是沒請到人,安慰道,“沒請到傅公子也不要擔憂,咱們總能想到辦法的。”

    傅之恒站在院門前早已打量楚華庭多時。

    少年氣質溫潤,雖被紗布纏住雙眼,看不真切容貌,但他鼻梁高挺、唇形優美、墨發半披的模樣卻有幾分儒雅出塵之氣。

    傅之恒喜歡欣賞美人和一切美麗的事物,見到美人心情就好,是以不再收斂腳步聲,笑著上前行禮:“在下傅之恒,叨擾楚公子了。”

    楚華庭面上一喜,忙還禮:“傅公子!在下眼盲,不知公子到來,還望恕怠慢之罪。”

    “哪里,哪里。”

    二人客氣了一番,謙讓著在前廳入座閑談起來。

    楚君瀾見傅之恒對楚華庭并無任何輕視,二人相處的也融洽,便不再多留,趕著出門采購材料去了。

    時下的糧食酒恰好可以作為她釀造提純蒸餾酒的原料,她打算配制一種口感醇香的高濃度蒸餾酒,想來必定能打動傅之恒,眼下雖無現成的器物,但她可以改造。

    楚君瀾接下來幾日便沉浸在提純蒸餾酒之中,除了清晨采露,去老太君處問安,每隔三兩日就要給蕭煦和葉以漸看病之外,其余時間都將自己關在居雁樓一層的廂房中。

    綠荑、綠蘿和劉順保家的經過上次蔡媽媽的事,如今根本不敢在楚君瀾跟前造次,她吩咐他們不許靠近,他們就真的不敢靠近。

    何況,如今府里來了傅之恒這樣的大人物,即便是婢女都總往東跨院外頭的小花園子里溜達,期待著能與傅公子偶遇,更不要說得知此事的主子們了。

    “怎么樣,見到了人了嗎?”楚夢瑩面色緋紅的攥著帕子,楚華章剛進玉清園的門,她就趕緊迎了上去。

    楚華章的眼睛亮晶晶的,“見著了,見著了,傅公子才學過人,談吐不凡,著實謫仙一般的人物。”

    “是嗎?”楚夢瑩面帶向往的道,“傅公子都與你聊什么了?”

    楚華章有些尷尬,用折扇的扇柄撓了撓脖頸:“他說那些典故,我都接不上茬,倒是楚華庭和他聊的好。”

    楚夢瑩急的跺腳:“哎呀!平時讓你好好讀書,你卻偏不用心!”

    “你說的容易,讓你去你更是睜眼瞎!斗大的字不認得一筐!”楚華章惱了。

    “你!”

    楚夢瑩又羞又氣,剛要還口,忽而見楚云嬌和楚華云二人提著食盒從對面廂房出來。

    如今他們都住在一個院子,真可謂是低頭不見抬頭見,每次見了面,彼此心里都堵得慌。

    楚夢瑩看著那食盒,笑著道:“五妹、六弟,這是打算去哪里?”

    楚云嬌略帶驕傲的道:“我娘弄了一壇子上好的桂花釀,我正要與六弟給傅公子送去,二姐姐,四哥哥,少陪了。”

    二人說罷,就與楚夢瑩和楚華章擦肩而過。

    楚華章還被楚華云狠狠的瞪了一眼。

    “嘿!不就是桂花釀嗎!難道咱們弄不來?”楚華章大步往外去,“你等著,我去弄酒來,回頭咱們也投其所好去!”

    楚夢瑩追著他道:“你別吝嗇銀錢,記得買好酒!”

    傅之恒泰然自若的享受著貴賓般的待遇,就連楚才良也偶爾來與他見上一面。女眷們除了三位姨娘只來了一次,其余三位庶出的小姐,更是沒事就探望楚華庭,倒是將他請來的楚三小姐,除了給楚華庭換藥時會來,對他也無半分迎合之意。

    可見,她的確是與眾不同的。

    午后,楚夢瑩與楚佩珊依依不舍的結伴離開。

    楚華庭溫柔內斂,并不多言。

    寶樂黑著臉送人出去,啐了她們背影一口:“呸!不要臉!平時怎么不見關心大少爺?真真叫人看不上!”

    “寶樂,不許胡言亂語。”楚華庭溫和的斥退了寶樂,畢竟家丑不外揚。

    但傅之恒是個明白人,這幾日已將楚家的情況看的透徹。他游走于權貴之間,高門大戶中的齷齪事見的多了,倒也并不覺得稀奇,人各有命罷了。

    正當此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激烈的喧嘩和哭喊!

    楚華庭蹭的站起身,疑惑的側耳傾聽:“怎么了?怎么回事?”|

    不等寶樂回答,東跨院的門便被撞開,一群身著飛魚服,手持繡春刀的緹騎沖了進來。

    “都趕去正院,主子奴才一個都不許放過!”

    傅之恒大驚,與抖若篩糠寶樂一人一邊扶著楚華庭,低聲道:“錦衣衛闖進來了。”

    楚華庭驚恐的壓低聲音:“這是要抄家?”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