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60章 甜棗
    厲英臉漲的通紅,偏生不敢得罪楚君瀾。

    錦衣衛這么大陣仗來“抄家”,那幾個嚇哭的楚家小姐才是正常人好嗎?她可倒好,非但不怕,竟還敢打錦衣衛!

    這樣的性子,若真將她開罪狠了,她是真敢不給曹公公瞧病!壞了曹公公的事,他有幾條命能擔待?

    “今日之所以會來府上搜查,并非無風起浪,”厲英冷靜下來,緩聲道,“府上是不是有一位二老爺,名叫楚才俊的?”

    人群中,老太君一下就站直了身子,不錯眼的看過來:“是,那是我小兒子,大人侍為何提起他來?”

    厲英道:“楚才俊帶著一家人進京,騾車中藏了違禁物,一行人當場便被捉去詔獄,他在詔獄之中非但不配合交代,還大放厥詞,說他兄長是工部員外郎楚才良,必定不會放過抓他的人,是以楚大人下衙之后,也被一同請到了詔獄喝茶。”

    厲英的語氣不無嘲諷。

    楚才俊放的狠話,與剛才老太君所說的那些如出一轍。

    全家人心思各異,面色難看的看向老太君。

    老太君焦急的問:“違禁物?怎么會呢!我們只是小老百姓,哪里有什么違禁物?必定是弄錯了!”

    一旁的緹騎冷笑,“楚才俊帶了獸皮獸筋,莫不是要私造兵器意圖謀反?京畿重地,豈能容這等人橫行?不只楚才俊有嫌疑,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楚才良!說不得他多年無升遷,對天子存了記恨之心,這才想聯合族弟一起謀逆!”

    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將全家人都嚇的傻了眼。

    謀逆之罪,怕是會株連全族!

    老太君張大了嘴,深呼吸了幾次,雙眼一翻暈了過去,玫瑰和丁香趕緊掐人中拍胸口的給老太君順氣。

    王姨娘拍著胸口,瞪著眼:“天啊!二老爺什么意思!我們家收留他,他卻害我們老爺!”

    “喪門星!真是喪門星!”蘇姨娘氣的跺腳。

    “我爹兢兢業業做事,哪里會謀逆?要謀逆也是二叔!”

    楚華云尖叫,被孫姨娘捂著嘴拉倒一邊:“你傻啊!你二叔謀逆,難道你不在九族之內?”

    楚華章嚇的臉色慘白,大叫道:“祖母就不該讓二叔一家來!”

    ……

    災難臨頭,全家人都慌了。

    老太君好不容易睜開眼,聽見楚華章這么說,騰的起身指著他大罵:“你個小白眼狼!我是你祖母,你卻幫助外人指責我!這是我兒子家,我想叫誰來,就叫誰來!”

    “得了吧,你少拿你的祖母派頭!”楚華章紅著眼諷刺,“現在因為你的寶貝小兒子,快把我們一家害死了!謀反的帽子扣上,到時你看皇上爺饒的過誰!”

    老太君是真的怕了,“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我是做了什么孽!才俊不可能謀逆的!他最老實不過的一個人了!一定是你們弄錯了!你們弄錯了!”

    老太君一哭,引得全家女眷都哭起來。

    楚華庭面色蒼白,但人卻冷靜,他扶著寶樂的手走到厲英面前。

    “敢問厲大人,我二叔入京帶來的獸皮獸筋,是能做多少弓弩,裝備多少隊伍?”

    “是啊,”楚君瀾扶著楚華庭,安撫的拍拍他的手臂,“搜出多少?”

    厲英一時語塞,他們故意給楚君瀾一通殺威棒,自然是尋個由頭就抓人了。只要錦衣衛一進門,人都已經嚇懵了,誰還有機會反問他們?

    誰會像楚君瀾這樣,敢跟錦衣衛動手的?

    楚君瀾笑了笑:“我二叔一家常年住在鄉下,特別喜歡打獵,帶點獸皮獸筋,想來也是打算做一兩個弓箭準備打獵的用的,這也算謀逆?若這也算謀逆,天下獵戶是不是都該抓起來砍了?”

    厲英臉色十分僵硬,一時無言以對。

    這時,負責搜檢的校尉抬著數口木箱來到前院。

    其中有大長公主賞賜給楚君瀾的夜明珠和藥材金銀,還有小庫房里老太君管著的那些金銀。

    厲英一見校尉抬出的東西,臉色就有些不好看。

    老太君和王姨娘等人心疼不已,哭聲再度嘹亮起來。

    “呦,這么多違禁品?”楚君瀾挑眉。

    厲英臉上發熱,白了那些校尉一眼,“還不將東西送回去!”

    校尉平日就是走這個程序,如今被訓斥,先是懵了一瞬,轉而又依言將東西抬了回去。

    楚君瀾莞爾:“厲千戶還是帶著人再好好搜一遍,邊角旮旯的地兒也別錯過了,看看我們家還藏了什么違禁物沒有,對了,我房里那些瓶瓶罐罐都是我配的藥,不要動亂了,回頭沒法與大長公主和曹公公交代。”

    厲英擠出一個笑:“哪里,想來也是誤會。”

    楚君瀾見厲英服軟,便見好就收的緩和了語氣,行禮道:“方才諸位職責所在,我也是一時沖動昏了頭,沖撞之處,還請厲千戶與諸位大人海涵。”

    “不敢,不敢,三小姐一片孝心令人敬佩,身為女子能如此維護家人,著實是巾幗不讓須眉啊!”厲英的臺階兒下的順暢,心情好了一些,笑道,“說到底,我等也是為皇家辦事。排查一切京畿之地存在的隱患罷了。”

    “一切都是為了大雍安定,諸位大人著實辛苦,”楚君瀾笑道,“我知道以大人的性子,看不上什么黃白之物,小女子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會給人治治病,這樣吧,往后大人若有了什么病,問到我這里,我會盡全力為大人診治一次,不取你的診金。”

    厲英一愣,隨即禁不住心情舒暢,剛才被打一巴掌的郁悶都消了。

    楚君瀾可是連開膛破肚的病都能治的!

    小太監來喜兒當日傷的多嚴重,他是親眼所見。他輔助楚君瀾給來喜兒看病,其中過程他也看了個清楚,如今來喜兒好轉,曹公公大喜,楚君瀾身份地位往后只會水漲船高!

    他這種當差的人,說不準什么時候就遇上什么事,誰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不求人呢?

    有楚君瀾這個承諾,他覺得自己好像多了一條命似的。

    厲英當即拱手,誠懇道:“多謝三小姐。”

    “厲大人太客氣了。”

    楚君瀾親自送了厲英一行人離開。

    楚家的東西,被錦衣衛怎么搜出來的又怎么送回了原處。

    滿院子的楚家主仆,只眼巴巴的看著楚君瀾與錦衣衛打交道。卻一句話都插不上。

    待到大門關上,楚君瀾一回頭,就對上了全家人的視線。

    “怎么?瞧著我做什么?大家各司其職,該干什么的干什么去吧。”

    老太君擦了擦眼淚,感慨的上前來拉著楚君瀾的手。

    “好孩子,祖母都不知你如今人脈都通天了。今兒家里的財產保得住,可都多虧了你。哎!你都認識那個什么曹公公,還有那個厲千戶,你可要想法子救救你二叔啊。”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