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62章 車公子?
    楚才良多年無升遷,從五品官員上朝,連與天子對話的機會都沒有。

    雖知二皇子姓甚名誰,卻無緣得見,乃至如今人就站在面前,他卻不認得。

    但一個安陸侯世子沈瑜,身份也已足夠高了。

    “請。”楚才良恭敬的引路。

    “楚大人客氣,叨擾了。”沈瑜彬彬有禮的微笑。

    “若無沈世子幫助,下官與族弟一家還不知幾時能離開詔獄。”楚才良誠惶誠恐又充滿感激,回頭瞪了垂頭喪氣的楚才俊一眼。

    楚才俊面上掛不住,自知理虧,只能回頭低聲呵斥家人:“還不跟上!”

    二太太周氏以及唐、苗兩位姨娘,并兩位少爺四位小姐帶著一眾仆婢灰溜溜的進了宅門。

    誰知剛走幾步,就聽見一陣叫罵嘈雜。

    “你這個小蹄子,看我不打死你!”

    “老太君息怒,孫女不好您也要自重才是,何苦傷了身子。”

    “章哥兒,我的章哥兒啊!快找大夫來,趙大夫!”

    ……

    楚才良他不悅的皺眉,看了一眼大管家馬巖。

    馬巖看了看沈瑜和另一位不認得的公子,斟酌一下,想來錦衣衛登門也不是什么秘密事,便道:“老爺,才剛錦衣衛來過了。”

    楚才良臉色驟然一變,錦衣衛登門,難道是抄家?

    “現在如何了?家中人怎么樣?錦衣衛的人可還在?”

    馬巖嘴角抽了抽,有保留的回答:“被三小姐打走了。”

    楚才良腳步一頓,表情一片空白。

    打錦衣衛?還打走了?

    楚才俊一家才進京就惹出這么大事來,好容易遇上個比他還過分的,當即夸張的大聲道:“瀾姐兒怕不是瘋了!錦衣衛也是能打得?”

    二皇子蕭徹和沈瑜對視了一眼,滿眼疑惑。

    楚才良大步進了月亮門,就見老太君攥著一只繡花鞋叉腰喘粗氣,孫姨娘和楚云嬌一左一右扶著她,蘇姨娘摟著楚佩珊在一旁低聲抽泣。

    楚華章則木雕一樣,舉著一只手呆站原地,孫姨娘和楚夢瑩急的直哭,不住的搖晃楚華章,可楚華章卻沒有一點反應。

    院子里比集市還亂!

    “都安靜。”楚才良壓著火氣,臉漲的通紅。

    家里鬧成這樣,真是將臉都丟盡了!

    馬巖察言觀色,忙上前大聲提醒:“老爺回家了!”

    院子里安靜了一瞬。

    老太君一見楚才良和楚才俊一家安穩回來,當即撲了過來。

    “才良,你沒事?”又一把抱住楚才俊,嚎啕大哭,“才俊啊我的兒!娘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孫姨娘跑到楚才良跟前抱著他腿哭訴:“老爺!楚君瀾要害章哥兒!章哥兒現在不能動了!老爺你快想想辦法啊!”

    “是啊爹!三妹妹太過分了!不但開罪了登門的錦衣衛,還將一個千戶給打了!”楚夢瑩抽噎,“三妹妹做的著實過分,祖母勸說幾句,她還打人!她……”

    楚夢瑩話音在對上沈瑜好奇的視線時戛然而止。

    參加了聚雅會的人,怎會不認得安陸侯世子?

    “夠了!都安靜!”楚才良怒斥,額頭青筋直冒。

    一家人不得已都安靜下來,這才注意到原來楚才良還帶了外人回來,大家臉上就都有些尷尬。

    老太君、楚云嬌和楚佩珊參加了聚雅會,自然也認得沈瑜,不免驚疑。

    楚才良回頭恭敬的施禮:“真是讓沈世子見笑了。今日錦衣衛登門,想是將家中女眷們嚇壞了,沖撞之處,還望世子恕罪。”

    “哪里的話,錦衣衛登門,女眷們嚇著了也是常情。”沈瑜通情達理的微笑。

    “還請沈世子和這位公子進去小坐。”楚才良便引著人去前廳。

    一家人收拾心情跟隨楚才良身后到了前廳,依著賓主落座。老太君則是帶著女眷們去一道月季雕花屏風相隔的側間整理一番,又帶著楚華云、楚夢瑩、楚云嬌和楚佩珊出來待客。

    楚才良感激的道:“今日多虧了沈世子和這位公子幫忙,在詔獄中說了不少好話,我與才俊一家才能平安回來。否則事情還不知會發展到何種程度。”

    老太君此時坐姿端莊,面容慈愛,根本不見方才的潑婦樣,聞言忙站起身,感激的行禮道:“老身多謝沈世子仗義出手。”

    楚華云、楚夢瑩、楚云嬌和楚佩珊也齊齊行禮:“多謝沈世子。”

    沈瑜看了一眼蕭徹,見對方悄然點頭便站起身還禮:“諸位不必多禮。”

    蕭徹安穩的坐著,姿態悠閑,卻從內而外散發出一種貴氣,讓楚才良即便不認得他也不敢有絲毫的輕視和怠慢。

    掃視了一眼廳中眾人,蕭徹道:“這不算什么,我與你家三小姐是好友,楚大人既是好友之父,我便沒有不出手的道理。”

    “是啊,這次也是多虧了……徹公子,”沈瑜語氣一頓,笑道,“我與三小姐只有兩面之緣,且我在北鎮撫司可沒有這么大的關系,今日之事還都多虧了徹公子幫忙。”

    “原來是車公子。”楚才良將“徹”聽成了“車”,心里還在納悶,朝中好像也沒有一個姓車的權貴啊。

    但是觀察下來,他也看出了門道。

    就連安陸侯世子在這位“車公子”面前都要禮讓三分,態度如此恭敬,就說明這人身份不容小覷。

    楚才良又重新給蕭徹行了禮:“多謝車公子出手相助。”

    老太君與楚夢瑩等人也再度行禮:“多謝車公子。”

    蕭徹哭笑不得,心里暗想:“為了見那小娘子,車公子就車公子吧。”

    蕭徹起身,笑著隨意拱了拱手。

    “既是瀾姐兒的好友,”楚才良回頭吩咐道,“去請三小姐和大少爺出來。”

    “是。”立即有婢女應下。

    蕭徹滿意的微笑,暗道這楚才良倒是個懂事的。

    老太君吩咐人去預備酒宴,答謝貴客,丫鬟仆從一律不用,由家中庶女來斟茶倒水。

    楚夢瑩哭的眼睛略紅腫,眼圈還紅著,更顯得一雙小鹿般的眼睛格外明亮。

    她素白的手執壺,小心的為蕭徹斟了一杯茶:“車公子請用。”

    蕭徹抬眸,見斟茶的是個楚楚可憐的美貌女子,便笑著點了下頭,伸手去接茶碗。

    二人指頭相觸,楚夢瑩臉上一紅,忙羞澀退開了。

    蕭徹卻是玩味一笑。

    女子見了他,這樣的態度才對,怎么偏生楚君瀾就變了個味兒?

    “老爺,大少爺和三小姐請來了。”

    丫頭話音落下,蕭徹就放下了茶碗,不自禁坐直身子往門前看去。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