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64章 第二踹
    “是啊,我也沒想到,竟能如此情況再遇公子。”楚君瀾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便信步向前。

    晚風輕輕揚起她鬢邊的長發,掐紗裙擺貼服在身上,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段。

    蕭徹被他揶揄一句,原本有些羞惱。

    可是看著她曲線玲瓏的背影,看著她在夕陽下宛若上好錦緞般光滑的長發,他心就像是被小貓撓了一樣。

    這樣的美人兒,若能養在府里,只瞧著都賞心悅目,什么樣的煩悶見了她都不見了。

    蕭徹回頭看了沈瑜一眼。

    沈瑜當即會意的放慢了腳步,看著二皇子腳步輕快的追上楚君瀾不由搖了搖頭。

    “三小姐今日打了錦衣衛的人?”蕭徹主動尋找話題。

    楚君瀾笑了笑:“車公子不是聽見了嗎。”

    “是聽見了,只不過不敢置信,三小姐武藝如此高強,竟打得過錦衣衛?”

    “對方站著不動讓我打,”楚君瀾淡淡道,“我也不過是狐假虎威罷了。”

    蕭徹聽說曹公公腿疾越發嚴重了,楚君瀾又醫術高超,其中關系并不難猜測。

    蕭徹便又另尋了話題與楚君瀾閑聊,言語之間悄然打探著她的喜好,楚君瀾一直表現的不甚熱絡,也不失尊重和禮儀,只是自己的信息沒有透露出一句,讓蕭徹既驚訝她的嚴謹,又覺得挫敗。

    看著蕭徹那剃頭挑子一頭熱的模樣,楚家跟車的仆從笑容都很曖昧。

    沈瑜則是一臉的無奈,從未見二殿下對哪個女子如此上心過,什剎海的水都沒讓他冷靜,難不成他是被一踹定情了?

    蘭苑之中,鼓板鏘鏘,弦樂婉轉,臺上的角兒行腔細膩,正上演著一出《牡丹亭》。

    二層露臺,蕭徹端著茶碗,無心看戲聽曲,卻是時不時要悄悄地看一旁的楚君瀾一眼。

    沈瑜坐在第二排,看著二皇子總是往右看,不由得暗想:“這樣下去,二殿下的脖子怕不是要扭了?楚三小姐還是一會兒坐左邊,一會兒坐右邊比較好。”

    想想那樣的場面,沈瑜低著頭勉強忍住笑。

    楚君瀾原本對大雍朝的昆曲十分感興趣,可蕭徹的目光太過擾人,讓她心里十分不喜。

    她索性道:“其實,你不是什么車公子吧?”

    蕭徹眉頭一跳,轉而望著她:“怎么想起問這個?”

    “那可是錦衣衛,有幾個能指使的動?”楚君瀾一雙美眸宛若星辰,眼神晶亮的望著蕭徹,“難不成錦衣衛的人都改佛性兒了,隨便一位‘車公子’都能讓他們松口放任人?”

    上次與蕭煦閑聊,楚君瀾已得知蕭徹就是當今二皇子,先皇后的嫡子,將來最有可能做太子的一個。

    她不想與這人多打交道,奈何他總是貼上來,還總是將人當做傻子一般擺弄,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讓她心里不喜歡。

    蕭徹卻是贊賞的看著她,“如你這般聰明的女子真是少見。”

    楚君瀾不置可否,“所以說,你到底是何人?”

    “哈哈,何必在意這些?在下不過是想與三小姐交個朋友。”蕭徹想了想,又道,“咱們還是好好的看戲吧。”

    此時臺上正唱到第二出《言懷》,“正是夢短夢長俱是夢,年來年去是何年”一句。

    楚君瀾不由得一怔,心中有了幾分悵惋。

    她來到大雍后,自身的記憶與原身融合在一起,讓她時常分不清自己到底只是來自于現代的一縷幽魂,還是這兩個靈魂都是她。

    她也會想念熟悉的都市,想念父母家人,擔心沒有了她,他們過的不好。

    即便她對一切困難都有迎難而上的勇氣,可心里到底也有柔軟的一處。

    不過這樣的情緒是短暫的。她理智慣了,不容許自己軟弱。聽著婉轉的唱腔,她又不禁想到了袁捕頭的冤案,想到兄長的眼睛,又想到了葉以漸和蕭煦的病情。

    葉以漸的毒暫且只能控制,還沒找到穩妥的解毒方法。

    蕭煦的毒若想解則更為困難。他體內兩種毒藥相互制衡,這平衡一旦打破,蕭煦將會立即毒發,而人體是精妙的,中毒所造成的損傷往往是不可逆的,她要如何才能將蕭煦身體中的兩種劇毒都解了呢?

    天色漸暗,戲還在繼續,楚君瀾卻已沒心情留下了。

    “車公子,天色不早,我也該回去了。”

    蕭徹想了想,倒也不再強留:“我送三小姐。”

    楚君瀾笑著點頭。

    回去時,二人各乘一輛車。

    待來到楚家門前,蕭徹先一步下車,大步來至楚君瀾的騾車前伸手攙扶。

    楚君瀾卻似沒看見他伸到面前的大手,也不用婆子攙扶,靈巧一躍下了車。

    跟車的婆子和馭夫,以及沈瑜和蕭徹的隨從,都不由得低下了頭,假裝自己什么都沒看見。

    蕭煦的臉色一下就僵硬起來,楚君瀾未免也太不肯給他面子了!

    他大手一伸,強硬的攬著楚君瀾肩頭,在眾人尚未來得及反應時將人困在他高大的身軀與墻壁之間。

    “楚三小姐既已猜出我是什么人,為何還對我如此疏離?若這是你吸引我注意的手段,你已經成功了。”

    呵!

    楚君瀾毫不客氣,一腳踹上他小腿,旋身便脫離了他的掌控。

    “少與我動手動腳的,下次再這樣,我踹的可不是你的腿了。”說罷轉身就進了家門,竟對蕭徹毫不留戀。

    楚家的仆從都低著頭,悄悄的進了府。

    看著黑漆大門關上,原本還站姿筆挺的蕭煦忽然抽了抽嘴角。

    “殿下,您沒事吧?”沈瑜壓抑著嘴角的笑,上前來輕聲詢問。

    蕭徹板著臉搖頭:“沒事。”

    “那咱回去吧。”沈瑜微笑提議,轉身吩咐人調轉馬車。

    蕭徹卻是伸手扶住了沈瑜的肩膀,嘴角抽的越發厲害了,咬牙切齒的忍痛道:“別,先讓我緩緩。”

    “殿下?”

    “腿不能動了。”

    “什么?”沈瑜不可置信。

    蕭徹“嘶”的吸了一口氣,終于裝不下去了:“那小娘皮,怎的這么大力勁兒!”

    沈瑜低著頭,告誡自己不能笑,一定不能笑!

    而楚君瀾這廂剛進院子,就遇上了面沉似水的楚才良:“孽障,還不跪下!”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